北極凍原覓熊蹤 守護你我的朋友

2013年1月04日 星期五

川流文教基金會陳維滄董事長:從生活做起 珍惜資源

您是否也留意到,在2012歲末時節,本會推出「堅持守護愛上北極熊」,捐款即贈送《2013愛上北極熊桌曆/掛曆》。感謝您的支持,禮物已全數圓滿贈送!

感謝本會資深顧問─川流文教基金會陳維滄董事長於2012年3月不畏艱難前往北極,在零下30°C ~40°C的酷寒北極,歷經艱辛與危險,拍下一張張、一幅幅北極熊舐犢情深的畫卷。更感謝陳董事長的無私奉獻,讓我們有機會看到這麼珍貴的畫面。

不論您是否幸運地擁有桌曆;現在,就帶您一起了解陳董與北極熊一家相遇的故事,再一次欣賞讓人感動的照片。

與本會結緣 一同守護環境

一直以來,相當關心環境保育的陳維滄董事長,十多年前,荒野保護協會成立時,成為荒野的顧問,大女兒也因為對環保的重視,在荒野擔任志工。2010年初與本會結緣,也是由於長期對環境議題的關心與重視。除了經常對本會表達關心、指導,成為本會顧問,更多次贊助本會,提供我們豐富的資源與支持,一起守護環境。

陳董事長呼籲「環境保育,從生活做起。例如:過年送禮,避免過度包裝。刷牙以漱口杯裝水,隨手關水,避免浪費水資源。」在台灣,隨手一開就能輕易取水,大家忘了水資源得來不易的重要,若能從生活做起,改變觀念,便可帶動身旁親友一起改善環境。

除了對本會的支持,陳董事長也以行動支持每一個環保團體,每當前往各地進行攝影時,皆會認購義賣物品,帶給相關單位實質的支援。

從攝影開始 帶動守護北極熊

大哥聰明的爬到媽媽背上保留體力

「全球暖化所引起30年來北極冰層大幅減少,讓2/3的北極熊可能於本世紀中瀕臨滅絕。北極熊一旦絕跡,勢必引發北極圈食物鏈失衡,導致所有物種生態備受牽連,其中也包括人類。」陳董事長以鮮活的廣角鏡頭,再現茫茫北極難能可貴的純生態景觀,是期望透過北極熊的自然生態,加強全民守護環境的意識。

回國後,陳董事長將拍攝到的攝影作品,編輯成《2013愛上北極熊桌曆》,並無私奉獻給重視生態保育的團體,包括從12年前就開始推動環境守護的本會。藉由此桌曆呼籲社會各界共同守護我們的朋友─北極熊的生存權益! 

酷寒凍原的艱辛

花2小時脫困,回營地畫面

冰天凍地的北極,在雪地中攝影時,必須多層次穿戴,再加上重達4、5公斤的厚皮外套Parka,和大手套mitts,才足以保暖。但是為了按快門,就得脫掉一隻mitt,右手僅覆一層薄手套,兩天雪地奮戰下來,陳董事長的食指和中指都凍得發黑了!

而由於行程的決定比較匆促,陳董事長忘了帶滑雪用的護目太陽眼鏡,僅以普通的變色眼鏡抵擋光害。「起初感到有點暈眩,接著眼睛又乾又刺著難受,我只好隨時保持閉目養神狀,以減少光害。回國之後發覺視力驟降,經眼科醫師檢查,才知是雪地強光造成的傷害,立刻進行眼部手術,讓我親身體驗到人體有多麼脆弱。」白茫茫一片的雪地,即便視線清晰,凍原看似平坦,積雪看似輕柔。然而卻是溝壑處處,崎嶇坎坷,包覆著危險與艱難。陳董與隊友的座車也曾陷在雪地裡動彈不得,在冰冷的環境下等待2小時脫困。可見在酷寒凍原裡的艱辛。

與北極熊一家相遇

北極熊媽媽重見天日

在艱辛的環境下,令人感動的,是隊友們彼此的互相支援與守護。令人欣喜若狂的,是與北極熊的相遇。如同陳董寫的「使沙漠美麗的,是滾滾黃沙的某個地方,茁長一株小草。使凍原生動的,是茫茫白雪的某個洞穴,冒出一隻小熊。」

除了照片之外,陳董更利用文字與我們詳細說明北極熊一家的故事。當母熊生產後,重見天日的那一刻。「遠遠看到一隻毛茸茸大掌伸出雪洞穴口,接著兩隻熊掌試探性地搭在穴口,一顆白色的大腦袋俯貼在手掌上,不停地嗅著、舔著。

快門劈啪劈啪如掌聲響起,母熊將幼熊暫留在洞穴的嬰兒房,給自己數十分鐘“產假”,一場久違的雪浴,洗個渾然忘我!」

媽媽與小熊甜蜜親吻

而小熊出生的第一次出洞,是媽媽的鼓勵「媽媽堅實而溫暖的毛毛腿輕輕貼靠小熊,給牠無聲的支持。小熊與這個世界初次相見,顯然牠是同胞手足中最勇於探索的一位,媽媽給牠一個親親。Welcome on board!」

媽媽領著三隻小熊認識環境,是前往哈德遜灣的勤前訓練,也是小熊們的第一場生命教育。三隻小熊上氣不接下氣緊追著媽媽,有時陷在媽媽的腳印裡,幾乎跪倒雪地,踉蹌一下,又趕緊爬起直追。媽媽優雅的跨過雪堆,小熊攀不上去,順勢滑了下來,但牠並不氣餒,邁開肥肥短短的小腳,掙扎著翻過雪堆去追媽媽。

媽媽帶著小熊了解雪地生活

過動兒小熊老大食髓知味,趁著母熊歇憩的空檔,獨自前往早已相中的野地去探索。小熊自恃聰明,以為溜出來可以玩得盡興,豈知聰明反被聰明誤,當牠收拾玩心想歸隊時,卻不知不覺迷路了!只見牠慌張失措,東突西竄,嗷嗷呼救。

母熊也急得聲聲呼喚,四處搜尋。小熊老大翻過一個小雪丘,終於和媽媽弟妹重逢了。媽媽顯然有些生氣,用鼻子頂著牠的小臉,逕自教訓起來,小熊老大低著頭、垂著肩,大氣都不敢吭一聲。媽媽斥責完畢之後,弟妹們也湊過來數落牠的不是。或許是迷路的驚慌太深刻,小熊老大經此教訓,真的學乖了。媽媽看到小熊老大認錯,就原諒了牠,母子言歸於好。整個畫面串連起來,就是一則生動的故事,由於靜謐中的心電感應,我彷彿也懂得了熊語,與熊家族建立起深刻的感情。 

再見北極熊

2012年11月,陳董事長又風塵僕僕地六度探訪北極,此趟再見北極熊都只有形單影隻公熊,或帶著一隻小熊的母熊,或單獨一隻的母熊。「很顯然,始終在腦海縈繞的小白熊已夭折了!儘管陸續有熊從眼前經過,我的心情卻是乍喜還憂,為牠們的前途茫茫、生死未卜而忐忑難安。」

陳董事長再訪北極熊

通常小熊在一歲以前,存活率只有六成。兩歲左右斷奶以前,依然會因飢餓而夭折,或者被其他野獸叼走。即便躲過重重的生死關卡,全球暖化造成北極海的冰層大幅減少,讓北極熊的生存大受威脅。根據美國最新的一項研究指出,未來四十年如果人類繼續忽視全球暖化的問題,日後衍生的經濟損失將高達二十四兆美金。

「當我想起每一隻北極熊,艱辛的走到岸邊,無奈的看著海的場景,乃至與天災人禍的拼搏,忍不住陣陣惆悵湧上心頭,難道這就是牠們的宿命嗎?人類與北極熊雖然是不同的物種,卻在岌岌可危的地球環境中,連結成了一個生命共同體。如果北極熊沒有了未來,人類又如何能倖存呢?」

陳維滄董事長將生動的攝影集與我們分享,更將之書寫成豐富的故事。若想知道更多故事,請見2013年1月份講義雜誌第310期,深入介紹陳維滄董事長冒著危險與寒冷前往北極拍攝北極熊一家。

同時,懇請您一起支持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北極熊相關議題請上環境資訊中心

認識陳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