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環資,台灣會很寂寞!一封信鼓舞起身邊好友的支持

2011年7月09日 星期六

大學念地質,研究所主修地震的王元才,算是啟蒙早,在協會還沒成立之前,就加入荒野的會員,當起環境志工,開始關注環境議題。

被問到當初支持協會定期捐款的原因,他開玩笑地說:是被陳瑞賓陷害的!(笑)

回想2000年12月,協會在八德路上舊辦公室的地下室,舉辦了一系列的環境信託工作坊,王元才因為認同理念,和協會成為好朋友。當時,TEIA的夢想剛啟動,需要持續投入金錢和人力,還不到一年期間,已經花光了陳瑞賓累積多年的積蓄,接下來呢?

在協會需要經費的時候,王元才說,算是朋友有難,兩肋插刀,在所不惜啦!他打趣地形容陳瑞賓,真是一隻打不死的蟑螂!就是很佩服他的遠見和勇氣,方向對了,不顧一切,堅持不放棄,如果沒有這種蟑螂精神,大概很難成就現在的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去年,協會募款受到日本311福島事件的影響,一般捐款受到很大的排擠,定期小額捐款也不足以支撐。在發完了七月份的薪水後,大概已經沒有經費繼續 運作,更別談下個月的薪水了!在得知協會的難處後,2011年7月9日,王元才在個人Facebook上發表了一封「幫環資寫的募款信函」,簡單引述如下—

伙伴們:

要很抱歉,也很尷尬要跟大家說錢的事,但是我相信關心環境的大家一定不希望環境資訊協會,如此拼命做事的協會因為沒錢關門。他們這個月薪水發完,存款幾乎就沒錢可以做事了!

回顧近十年來,環資(環境資訊協會 )一直都在做些看似不重要、募款不易,卻是影響深遠的事情,例如:環境新聞、環境信託、珊瑚礁總體檢、生態工作假期….。也因為如此,說它是台灣環境運動重要的推手之一,一點也不為過!

最近自然谷被荒野信託下來了,但是很多人大概不曉得最早、最努力的推動環境信託法制化、資訊流通的是環資,我還記得上環境信託工作坊課程時,因為子晏、鎮洲認識秘書長陳瑞賓,而他們推動環境信託的事仍然沒停過,今年八月要外派記者去英國採訪當地城鄉永續發展的議題。

環境新聞則是另一個不起眼,但卻被大家常常討論的,自從網路時代之後,常常收到有關全世界跟台灣的環境新聞,其中有十之八九是來自環資的譯電、報導,家裡有小朋友要做學校報告的,找到也是它。這些工作仍然每天持續進行著,環境資訊電子報也是每天持續發報。稱它是台灣的環境通訊社,也很恰當。

珊瑚礁也是台灣很重要的議題,環資連續五年,結合潛水愛好者跟中研院,每年進行九成以上的台灣週邊珊瑚礁的總體檢,並在網路上發表結果報告。其中每次潛水者下水用的氣瓶、工作人員的交通,都是龐大的鉅資,對台灣NGO來說。

今年大概因為日本地震,捐款受到很大的排擠,我猜可能跟小額捐款者還太少吧?協會在找1000個每月定期定額100元的捐款者,我第一次幫忙寫募款的email,因為真的,台灣沒有環資,真的會很寂寞,很鬱卒的。希望大家一起幫忙囉!

(全文詳見這裡

沒想到,文章一發表,獲得身邊一樣關心環境朋友的迴響,也都陸續表示支持支持。王元才說,其實協會不寂寞,只是不擅表達而已。

王元才參與白海豚行動

身為環境資訊電子報的忠實訂戶,王元才也會從電子報上得知那個環境議題需要幫助,而決定捐款方向。除了協會的定期捐款,也會不定期地支持看守台灣或 綠黨等環境團體,也會支持家扶機構。對於這些十年來的支持,王元才不以為意,完成歸功於協會這麼多年的努力,自己只是在能力範圍內,用實際行動支持。

一路看著協會成長茁壯的他,最後真像一位爸爸看待自己孩子的心情一樣,不忘提醒,環境需要永續,環境行動也要細水長流,希望工作人員好好照顧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