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總統看見了!最後一步,需要你推一把。

2020年9月09日 星期三

提到石虎,你的第一印象會是什麼?敲上關鍵字搜尋,跳出的是一則則驚心動魄的標題:搶救石虎、僅剩500隻、路殺、瀕臨絕種、虛擬東西等......。關於石虎,我們似乎鮮少能在腦海中浮現牠們在淺山森林跳躍的美麗身影,貓科獨有的特殊花紋、矯健的身手與清澈野性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一幕幕橫躺馬路中央倒臥在血泊中的殘影,又或因生活資源衝突而留在獸夾上的四肢,幸運一點的,被熱心民眾發現,輾轉送往特生中心或是動物園救援,未來等待牠們,是漫漫重回野地的長路。

雲豹滅絕後,石虎是台灣僅存的原生野生貓科動物,主要棲息於淺山、丘陵地區,苗栗縣為目前石虎族群數量最穩定的地區。但近幾年,由於路殺、獸夾、捕捉、毒餌等人為因素,族群數量大幅銳減,推估全台石虎僅剩500隻左右,十分危急。

絕望中感到些許欣慰,最近石虎保育討論度逐漸升溫,苗栗及台中也於近期通過石虎保育自治條例,越來越多人開始正視問題,並投入資源試圖挽救。然而石虎絕非個案,看不見的地方,還有多少野生動物因棲地破壞正面臨生存危機?如果台灣的山林、海洋、濕地是屬於每個人、每一隻動物的,是不是就能扭轉現況。

現在我們眼前,似乎有答案。

從2007年,我們推廣環境信託:將土地交給可信任的團體或個人,讓他們能運用專業,永續維護與管理,在契約與法律保障下,不得變賣或做其他用途,使棲地能被長久保護。其實,此模式在國外已發展超過百年,有許多成功保護自然案例。

最廣為人知是宮崎駿著名動畫-龍貓的故鄉,位於日本埼玉縣狹山,當地居民不願讓美麗山景被砍伐成高爾夫球場,於是決定透過「集資買地」的方式,所有人一同動員募款,甚至連小學生也紛紛捐出自己的零用錢。透過募得的資金,陸續買下40座山林,最後不僅成功守住珍貴綠地,也讓當地野生動物從此遠離開發威脅,美麗的森林變成全民、動物共享的財產。

回到台灣,也有由民間力量成功保護下的山林-新竹芎林鄉的自然谷。「若要永保山林,不如一起買下這塊土地吧!」三位自然谷前地主,他們的願望很簡單:「一定要留給後代乾淨的山林、空氣、水。」透過環境公益信託,正式委託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管理。

在自然谷,我們守護超過500種動植物,更記錄到林鵰、八色鳥、穿山甲、山羌、台北樹蛙......等14種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這些振奮人心的畫面,不僅說明土地開始恢復生氣,更印證了我們可以透過自身力量,找回與野生動物的共存之道。

但,自然谷是台灣第一卻也是唯一成功的環境信託案例。

其實在台灣,也有很多深愛大自然的人,願意捐款和捐地來支持環境信託。但無奈的是,現階段稅法認可的公益信託,受託人必須是銀行,才會有合理的賦稅制度以及優惠。如果民眾、專業組織想做環境信託,必須面對不合理的課稅。

有位許先生曾聯繫我們,他已經在自己的地上復育台灣原生樹種,身後想把土地捐出來成立環境信託,持續復育,永續做大自然保護,未來不會被小孩挪作他用或因不確定因素而違背自己的初衷。但法律上,這個案子如果能夠順利成立,將會面臨被課遺產稅或贈與稅。而這些不公平課稅制度,也使環境信託成立變得困難重重。

能永久保護環境的機會就在這裡,我們不想放棄。

我們需要你一起,把困難變簡單!

過去6年,我們努力研究、推廣及實踐環境信託的理念,甚至設立一個研究法規的專案,想把這個能永久守護棲地的途徑帶進台灣。

  • 2018年,我們與專家學者一同討論修法法條,在努力不懈下,終於趕在年底,完成信託法公益信託專章部分條文修法案,成功投遞進立法院。
  • 2019年財政部賦稅署首次正面回覆認同現行公益信託賦稅制度不合理之處,口頭承諾會來探討如何修改法條。然而年底修正草案審查會中,修法條文方向以及時程表依然尚未出來,迄今2020年初仍未有明確答案。
  • 2020年,我們藉由與蔡總統面對面機會,再次重申環境信託修法的重要性,盼執政機關可以重視民間訴求。

人力有限、經費短缺的情況下,我們花了好長的時間才走到這。力度雖弱、行動雖緩,但就像龍貓森林,我們相信當每個小小的行動開始發酵,終將成為最關鍵力量。

最後一哩路

2018年,在自然谷附近曾有民眾通報發現石虎。過去從未在新竹拍攝到石虎的蹤影,如今確認有石虎出沒,除了振奮人心,更證實棲地保存與野生動物保育息息相關。

打破經濟發展與野生動物保育衝突的框架,這次 ,我們不要再犧牲了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