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鼠台湾行之环境信托

熳五 松鼠学堂

文章轉貼於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NDg5MzQwMg==&mid=2650874758&idx=1&sn=285806dde301c547c4fae6a42cccd908&mpshare=1&scene=1&srcid=1013p0V9CmGMorImKwzaQcwu#rd

----------------------------------------------------------------------------------

此次台湾行,东东和东妈都最感兴趣的就是自然谷了,东东期待去攀树、东妈期待去了解环境信托。

自然谷位于新竹的芎林乡,是面积1.2公顷的一块山谷地,2007年一群荒野保护协会的伙伴集资将其买下,用以保护低海拔森林生态。为了确保实践最初的理想,地主们2011年选择以公益信托方式保护土地,玉成:环境保护公益信托自然谷环境教育基地。2014年起台湾环境资讯协会接手成为受托者。

 

我们进入自然谷时天在下着小雨,它真的如名字一样自然的存在着,没有多少人工的痕迹。加上蔡智豪老师给我们讲过的理念,我第一时间的判断是:守着它就是环境信托了。

 

按照计划,我们先来到一棵五、六人合围的芒果树下,那里有一个木制的平台,几位教练已经在准备,许多绳索、钩环、安全帽和手套,还有穿到自己身上、腿上的绑带。带我们攀树的教练就是自然谷的地主之一——吴杰峰先生,和蔼可亲胖墩墩的他认为:“树不只是树,他是一个生命,还有无数依附树而生存的生命”(我脑海中秒闪出什寒村口的那棵重阳木,不懂的去看看就明白了)。有着如此执念的教练,教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问候树。我们将右手掌贴在树干上,心里默念“您好,芒果奶奶!我们要来在您的树干上进行攀树活动,我们会做好防护措施不对您构成伤害,谢谢您给了我们可以攀树的条件。”当然,我的心里还会说“奶奶,您生活在自然谷很幸福吧,我为您高兴”。


取得芒果奶奶的同意,我们的攀树活动才开始。第一个任务,教练让我们自己想办法把绑带穿明白,说实话,真的很难,大家你琢磨进一条腿、她琢磨上一条腰带,相互帮助着总算都穿上了,本来望着六、七米高的树冠我没想过自己会去攀,可教练说在树下帮助伙伴也要穿好绑带的,穿绑带只是动脑、动手、合作的第一步。接下来是学习使用绳结向上攀登的技术(绳结是关键技术,好奇的我决定以后一定要学一下)。说起来就是在绳结的帮助下,利用身体伸屈的差距来向上延展空间;做起来却是整个身体的协调动作,如何收缩身体、如何拉伸放松绳结、如何结保护扣、如何松开绳结下来等许多环节,还要加上旁边保护队友的适时收放绳,听过后还要到实践中摸索半天才能掌握。东东第一个攀上了树冠,其他人也都掌握了这门技术,东妈只想实践一下攀树的整个动作要领,不知不觉就升到了树冠上。应该说人类真的不愧为自然中的智人种,没了灵长目的手臂功能,用几根绳子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攀树之后我们开始观察和了解自然谷了,一群年轻人在这偏僻的山谷里都做了什么?据说当年接手时这里有很多外来物种,一些绞杀藤横行山里,自然谷的年轻人们坚持在这1.2公顷的土地上清理藤蔓和外来物种,又在自然资源调查的基础上补种了当地的物种。他们做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今天我们看到了许多自然生长状态的植物,各得其所、欣欣向荣。我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的蕨类异常繁茂,这些植物中的老化石,偏偏又卷又旋地长出萌萌的新芽,而且每一种的孢子分布形态都不一样,难怪康和堂老师被他们迷住了(我也有点儿悬)。这些繁茂的植物王国里还藏着好多可爱的宝贝,跑得快的大动物我们看不到,两个伪装高手就让我们爱得走不动步了。

 

环境信托起源于英国的国民信托,其宗旨是:为全民的利益,永久保存优美或有历史价值的土地、建筑物及自然环境,法律赋予信托物业具有永久不让渡的特权。最著名的环境信托案例就是《彼得兔》绘本的作者碧雅翠丝·波特小姐将自己所购买的湖区1619公顷土地与14座农庄公益信托给英国国民信托组织,意在:保护湖区、避免开发过度与小型农场凋零造成的环境破坏与传统生活方式的崩解。现今,这14座农庄仍由农人在耕作,羊群悠然地在湖畔的坡地上漫步,百年不变的乡村生活活生生地保留了下来。后来环境信托被带到日本,黑姬森林、天神崎海岸、知床半岛、龙猫森林等环境信托案例在日本大量出现。

 

 

环资会发起人陈瑞宾先生认为环境公益信托概念是:将“环境”交付到“可信任的受托人”手上,而环境受到妥善维护管理后,所造成的好处及利益,其实是全球的公共利益。

 

我理解,法律与契约,信任与专业,是环境信托能够得以实施的基础。我之所以对环境信托如此关注,因为我在考虑可否借鉴用于羊山湿地的保护上。

回来后我查找了许多相关法律,我国《信托法》、《慈善法》中都有关于环境、生态保护的公益信托、慈善信托的规定,但环境信托的概念基本上在我国没有实际操作性。因为环境信托的基础是对土地、海洋等资源的永久的被法律保护的所有权,而按照我国《土地管理法》这些资源的所有权属于国家和农村集体,所以其他个人、企业是不具备委托人条件的。

 

《信托法》第十九条规定“委托人应当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组织。”、《慈善法》第三条规定“本法所称慈善活动,是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捐赠财产或者提供服务等方式,自愿开展的下列公益活动”,可见国家也不能成为环境信托的主体,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民委员会是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组织,那么在中国只有村民委员会可以成为环境信托的委托人。得出这个结论,我有些失望,但看到深圳红树林基金会接管深圳红树林生态公园的实践,我又笑话自己钻牛角尖了。不拘于名吧,政府托管给专业组织也是一样,或者现下流行的政府与民间资本合作也可以,只是法律上欠一个永久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