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A與我共譜的情歌 -- 永不止息的志工與NGO戀曲

2007年7月01日 星期日

志工,對大學以前的我是個陌生的名詞。總會刻板的認為「這不就是社工在做的事嗎?」上了大學,接觸不少社團活動,耳濡目染之下,對當志工有了一些概念。然而我總以自己功課重、要準備研究所考試等理由,一次次的壓熄內心深處那股想要幫助別人、奉獻的心。即將遠赴英國負笈求學的胤安

當志工,是當完兵後的事了! 當完兵後,我一邊準備出國深造,一方面參加各場研討會,希望能多方面吸收各項知識。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一場國家公園研討會中,結識了來自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以下簡稱TEIA)的採訪記者,替我的生命中擦出不小的火花......

在實地接觸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之前,我已經訂了每日出刊的環境新聞電子報,一次次看到電腦螢幕上時常出現的「徵求志工」,卻總是在填好報名表、要按下「送出」時止步,一堆藉口讓我又再次的把志工履歷檔案束諸高閣,存在資料夾的某處。

在國家森林研討會,我知道這是絕佳的機會,不能再臨陣退縮,因此在會後向TEIA的伙伴說明我當志工的意願。隔天,我就到TEIA會報到,開始學習當一名志工。

就我的瞭解,志工的種類五花八門,有選擇到醫院服務的志工、有的人到原住民部落幫忙教導小朋友們功課、還有圖書館中任勞任怨的志工、更有志工不辭千里遠赴異鄉,只為了保存海灘上碩果僅存的綠蠵龜卵或是參與海外醫療團隊。這些志工的熱心付出精神是令人感佩的。

在TEIA,我與其他新聞掃瞄志工負責每天的新聞摘錄,也就是上網搜尋台灣、中國以及國際相關環境新聞,以協助編輯部編電子報。這樣看似輕鬆的工作,如果沒有用心去蒐集環境新聞、進而摘錄或改寫新聞,也就不會有精彩絕倫的電子報呈現在讀者前。

胤安参與2007/06/16二子坪生態工作假期留影回想一開始做新聞掃瞄的時候,因為不熟稔協會網頁的操作模式,加上對於如何找尋環境議題以及適當改寫還很生疏,每週一天短短的八則環境新聞竟要花上我2小時以上的時間,等到我真正熟練已經是一個半月後的事了。

除了做環境新聞掃瞄,平時還跟著協會的人上山下海,充當「壯丁」(在TEIA,男生是少數動物)。不管是記者會、研討會,或是協會主辦的生態工作假期,只要我有空就會去幫忙採訪、撰稿。看著一篇篇自己寫出來的新聞稿、拍攝的相片刊載在電子報中,那股成就感真不是筆墨可形容的。

就快要離開協會了,離情依依的我真的非常捨不得離開這個與眾伙伴共同努力的園地,我們有著共同的夢想,而且都有著將夢想轉變成理想的勇氣,持續傳播教育大眾的環保種子,期待它在每個人的心中發芽、茁壯。離開故土,前往異國,縱使萬般不捨,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祝禱,期待TEIA能持續茁壯,成為環境資訊傳播中的中流砥柱,繼續為守護這塊土地而努力。

雖然離開,但我還是TEIA的志工,我的心不會離去。

這是封給TEIA的情書,待我將它譜上樂曲,傳唱這段難忘的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