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香的志工歐吉桑

2007年12月07日 星期五

記得去年八月,明日香景觀保存志工協會的會長三木健二先生,浩浩蕩蕩率5名成員來台,參加花蓮南華生態工作假期。活動期間,三木先生觀察犀利的說,台灣的志工,都好年輕啊!

的確,5名日本志工中,兩名女性約40來歲,3名男性分別是60、64、及65歲。相較之下,平均年齡不及35歲的台灣志工,實在有夠年輕。即便被年輕軍團包圍,慈眉善目的三木先生仍說:「我有一顆最年輕的心。」三木爺爺的認真與專注,讓他的英姿屢登台灣傳媒,是當仁不讓的志工狠角色。與日本志工們大合照

今年11月,我有幸與秘書長一同前往日本參加明日香工作假期,與其他30多名日本志工,在兼具自然之美與歷史風情的飛鳥時代古都,一起整理荒廢梯田上蔓生的竹林。我們需持鋸子或刀子,將竹子鋸倒、削砍竹葉、搬運與燃燒廢葉、並將工作的現場清理乾淨。工作並不困難,但需要技巧,以及體力。

來到明日香,我終於明白,日方去年並非刻意派遣老人兵團來台。以這次參加的志工為例,半數以上是超過50歲、白髮蒼蒼、甚至身影有些佝僂的歐吉桑。換成在台灣,我們總以為銀髮志工體力有限,年輕志工耐操,這觀念已經落伍了。許多日本歐吉桑,有些已退休,幾乎年年都來參加工作假期!其態度之認真,身手之矯捷,動作之俐落熟練,甚至喝酒乾杯時的豪邁熱情,令我這個雖常帶工作假期,其實連刀都拿不穩的台北飼料雞,瞠目結舌,甘拜下風。

以去年曾來台參與菸樓泥牆工作、今年64歲的山本尚武先生為例,今年已是他第6次參加明日香工作假期,同時也是明日香景觀保存志工協會的一員。山本桑從事過許多山地保存工作,砍竹子不過小事一樁。工作期間,那些長在斜坡上、最難處理的竹子,山本桑第一個跳下去砍。厚實的竹子給他看到,沒兩三下就應聲倒地,枝葉也咻咻咻瞬間砍個精光。 
相較於山本桑,我的肉腳實在令人慚愧,不一會兒便手痠腰痛加鐵腿。削竹葉看似容易,但我始終抓不好方向和力道。見我將竹子削得坑坑凹凹,山本桑還打趣的跟我說,這樣竹子會痛喔!

山本桑除了粗活了得,細工也很厲害。砍下的竹子,除了部分供居民當燃料,志工們也可DIY做竹杯、竹蜻蜓。做竹杯不難,但竹蜻蜓的翅膀得削出薄翊才精巧。我手拙,山本桑直接削一隻漂亮的送給我,令人見識他多才多藝、像老頑童的一面。

新開先生奮力的鋸竹英姿另一位已二度來台、明日香景觀保存志工協會的副會長新開高尾先生,來台期間不論在南華作木梯,或七股編竹枝,均展現出Pro的架勢。據說新開桑在奈良山裡還親手蓋了一棟木屋,可見他的確有兩把刷子。這次見識到他在竹林中,不管用哪種工具都能飛快工作的本事,不免覺得他來台所參與的勞動,可能太羽量級了呢。

志工歐吉桑的工作效率奇高,不過一天光景,大片竹林已砍得差不多了。看到這群活力充沛的志工歐吉桑,透過參加工作假期,不但在勞動中鍛鍊筋骨,改善景觀,更結識一群年齡相近的朋友,一起開心做工,大口喝酒,不禁覺得參加工作假期,實不失為銀髮朋友排解時間、貢獻社會、同時也受社會肯定的好方法。

這群厲害的志工歐吉桑,據說已有不少人打算明年跨海來台參加工作假期(這都要感謝山里達雄先生在活動中對七股工作假期的感人分享)。我開始考慮,明年得多招募幾名台灣志工歐吉桑,讓他們好好交流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