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下海女神龍/本會專案經理湯谷明側寫

2009年5月07日 星期四
 

「民俗植物學還反映了這個社群的生活,或是神話傳說,甚至還包含植物本身的效用等等……」聽她的分享,我明白了在「系統分類」的嚴肅學術之外,民俗植物還跨越了民族誌、人類學等範疇,頓時對眼前這位個子不高、知識淵博的女生留下深刻印象。幾次談話經驗,也常對她理解世界的一些觀點,感到趣味盎然。趁著上個月協會進行部落考察的熱度猶存,對於計畫這次行程的專案負責人,更激起濃濃的好奇心;於是五月份的會訊,便排定了這位專訪人物。

湯谷明,大家都愛暱稱她為小小,一個看似精力用不完的自由工作者,在協會小小在步道試走活動中對花蓮林榮國小的小朋友「開講」。裡主要負責林上山下海女神龍湯小小;感謝蔡怡珣提供照片。務局和海洋國家公園的專案,前者有以「步道遠足趣」為主題的繪本及部落格徵件、展覽、步道試走等活動;後者則是全省跑透透、力倡海洋保育宣導的體驗式活動,在在都反映了她對自然的熱愛,並且樂於用各種方式向大家推廣與分享。「其實我當初中興畢業後,最早是投身在補教業的。70年代左右,經濟起飛後跟著補教業蓬勃發展,我努力存了一些錢後就在想,自己一輩子就要這樣一直下去嗎?於是我開始接觸了NGO,一切都從導覽解說員開始的……」小小回憶著說。

雖然住處坐落在台北繁華的東區,但是在小小身上並不容易感受到都會或是商業氣息;相反的,走入山林野地才像是回到她老家,一路上辨識植物蛙類、說部落故事、解釋石頭岩脈等等,都像在介紹熟稔至極的老友。帶著協會夥伴到南投巴庫拉斯部落一行,才真正見識了這女人豪氣的一面:溯溪爬樹、喝酒划拳、劈柴搬運,樣樣不讓鬚眉。「這就是NGO的人力使用定律: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畜用……還有啊,志工當工讀用、工讀當兼職用、兼職當正職用、正職嘛……就當7-11用囉!」小小隨即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

第一次知道小小年紀已逾40的時候,訝異自然不在話下,一來外表根本不像,其次是她跟大家打成一片的樣子,讓人完全沒有年齡差距的感覺。後來得知小小每天都有固定游泳的習慣,加以時常往野外跑,當初的訝異就釋然了。

小小在步道試走活動中對花蓮林榮國小的小朋友「開講」。豪氣干雲的小小到哪總是笑聲朗朗。

實際上,豪氣干雲的小小,也有柔情、細膩的另一面,「我家阿布今天……」「阿布今天又……」別誤會,阿布是她最愛的狗狗;家中的動物伴侶總是她常記掛在心的寶貝,不但常跟牠們說話,有一次,心愛的蜥蜴死亡,小小特別為牠辦了喪禮,在法會上誦經,難過更是持續許久,逢人就拉到一塊兒,聽她為蜥蜴緬懷感傷。

我常想起《小王子》一書中的某些章節,好比說一幅畫,是一隻蛇吞了大象,喪失想像力的人總憑第一眼的印象,就認定那只是一頂帽子;他們也沒有辦法透過形容詞的描述,去想像一座華麗的城堡,除非你告訴他們售價。而小小嘛,卻像是個有了年紀的孩子,歲月好像沒在她身上留下世故的痕跡,並非她不懂什麼是險詐,只是她一直用率真坦然的態度來處理繁複的人際。

當太多人在精明計較的時候,也許就需要這麼一種人,默默的作著看似傻、卻不傻的堅持吧;我們走出小小的住家時我這麼想著,NGO的價值也許就在這裡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