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以沫,給最聰明的同行者

文 / 台灣野望自然傳播學社秘書長 王誠之

我徘徊於廣告行銷與自然保育之間二十年,深知對於資訊的掌握,往往是成功或是失敗的關鍵。曾經告誡過新人:不是最聰明,別來做廣告。所謂「聰明」,倒不是要求每個人都智商一八0,而是一定要「耳聰目明」,瞭解趨勢、掌握時事,才做出最快、最準確的回應。相對而言,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可以是最「聰明」的自然保育團體,早在2000年就運用internet分享自然環境相關的資訊。

行銷學另有妙喻:廣告是空軍,銷售是陸軍。協會稱職的扮演空軍的角色,進行資訊的戰略/戰術轟炸;近來更進一步化身傘兵,跳入艱困的現場,固守自然環境的陣地。我與瑞賓兄在不同的領域各自努力,並非熟稔的朋友,但對於協會持續努力十餘年,卻是深知箇中甘苦,總是得要先天下之憂而憂,但不知者卻始終謂我何求?瑞賓兄勇敢地發動了面作戰的肉搏拼鬥,三軍已發,但糧草仍須補充而行。儘管我個人的能力有限(事實上同樣需要支援),但憑藉著相濡以沫之情,用杯水車薪對這個最聰明的友伴表示心意,以示不相忘於台灣生態環境這滔滔的江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