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資與我

文 / 蔡平嬋(第六屆環境新聞編採營學員、環境資訊電子報讀者)

※ 編按:和其他社福團體比起來,環保團體總屬於冷門一類,10年來協會走過風雨,不可或缺的是支持者的雪中送炭和肯定,而來自支持者的鼓勵總讓人心頭暖暖,本期會訊介紹環境新聞編採營學員,也是電子報忠實讀者分享的文章,且看她如何一步步深入環境資訊的世界,在她眼中的環資又是何等模樣?

平嬋(右二)參與第六屆環境新聞編採營結業照。

2009年11月22日,第一份環境資訊電子報寄到了我YAHOO!的信箱裡,起因於弟弟的建議。

我的兄弟都是很關心自然生態的人,哥哥的偶像是研究黑猩猩的動物行為學家珍古德,即使媽媽不允許,還是先斬後不得不奏的養過很多魚兒、鳥兒、小兔子、小老鼠、小狗...我弟弟很久以前的志願是住在森林裡成天追著台灣黑熊跑,後來有了潛水證照念海洋生態研究所,成天泡在海裡種著珊瑚礁。我家有很多已經倒了的大樹出版社的書,少不了動物學家勞倫茲和珍古德的書,我多少看了一些些,但我活在蛋殻裡的漠然,總讓我跟動物們親近不了,怎麼說呢?我是「了無生趣」的,爸媽白手起家每天睜開眼慘烈的搏鬥,常常是劍拔弩張的高壓生活,媽媽營養不良我沒喝過奶水,家裡窮我也喝不起牛奶,我是喝米麩長大的,漸漸的我長成植物。

還好我爸爸媽媽很愛爬山,一到假日就帶著我們往山裡跑,以前爸爸甚至會把大卡車後車箱佈置成小客廳,沙發組搬上車,任小孩玩耍。我四個月大就被爸媽抱上合歡山了,靜謐的森林給安靜的我帶來無窮的安全感。盧貝松拍過一部片子,說森林有療癒的能力,他跟我們有一樣的細胞,訴說著相同的語言。我們家每逢假日便直奔森林浴療程。

後來一個人到台北生活,也一個人爬過陽明山,但很怕人的我對一個人的爬山終於無疾而終,只能遠遠地想著大自然。

我弟弟很久以前就不吃魚翅,我忍不住問他的生態環境資訊都從何而來,於是,我開始訂閱環境資訊電子報

我還訂了快樂動物電子報、永續工程電子報、國際環保新聞週報,那時後我還不知道,這許多份電子報其實系出同門,同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以下簡稱環資)所發,在都市裡生活,無法親近自然的我,只能透過電腦的萬花筒,想像自然。

我待世界以漠然,世界報我以冷然,直至現在,我的信箱幾乎沒有人在寄信給我,只有環境資訊電子報,是我一直以來不離不棄的朋友,忍不住也想走進YAHOO!信箱裡跟他問聲好。

2011年9月初,因為看不慣傳統平面媒體報導不深刻,甚至舉凡中字輩(中天、中時、中廣、中視...)媒體都被中旺集團收編報導不全面,收到環資將舉辦【保森大地:環境新聞編採營】的報名表,2011年是國際保育森林年,沒有想太多就填好回覆了。

去參加營隊,才發現環資其實人不多,二、三十人,都很年輕,二、三十來歲(小編爆料:那是因為那天在場的,正巧是全協會最青春的部份呢(逃~)),這些人,可以每週穩定發報,2010年發起【全民來認股。守護白海豚】公益信託,2010年4月第一階段認股(認購土地面積為200公頃),短短數月募得1,948,241股,認股人數達47,696人,第二階段認股行動(認購土地面積800公頃)緊接著9月1日開跑。這些人做的事,真是神奇的偉大。

編採營為期兩天一夜,那時後也不會想到,幫我們上新聞攝影入門的公視記者郭志榮先生,就是漂浪島嶼的munch。我對機器一向不在行,相機又遭狗兒蔡小虎咬壞,郭先生教著如何用傻瓜相機拍出人物特寫時我玩了一下,其他時間還是忍不住發呆,講專業技術時都聽不下去,現在想想真後悔。但我認真記住了他說的一些話,他在一個冰天雪地,一個個小木屋點亮一盞盞溫黃小燈的幻燈片後,說了歌德的祈禱文:

全然委身在
一件事情上
宇宙的各種力量
就會匯集起來
讓您
美夢成真

回家後加入了編採營的臉書社團,一次彭說了有守護水圳的新聞採訪活動,想到可以去田裡走走,也是沒想太多就報名了。跟一群作家們遊莿仔埤圳,環資的詹寶也同行,她說了很多去英國採訪城鎮轉型尊重當地生態的事,講了心靈的力量,我聽得津津有味。

回來以後,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彰化溪州因中科四期面臨的生態衝擊,寫了篇文章,沒多久守護莿仔埤圳的部落格徵求刊登。

那陣子很奇怪,今年中秋節,這輩子第一次見著藍腹鷳,為文紀念,寫完到環資編採營的臉書社團留言,抱著分享的心情,我們那期學員有鳥人潘明麗,她為了水鳥們的存活爭取到保育溼地認可,阻擋了不當開發,我想至少她會了解我的喜悅,結果一篇留言被環資登上了副刊

那天醒來,假日的早晨,一如往常打開信箱,一如往常是環資的電子報,而標題竟是我夢裡的藍腹鷳,真像做夢,而更像做夢的是,同期電子報有農陣培培的文章,講日本用自然農法種蘋果的木村爺爺(雖然後來發現是美麗的錯誤,錯得多美麗),我怎麼也不會想到,我和培培,不只是出現在同期電子報上,後來還有了,一起從農村願景會議北上,搭乘同部汽車、同節高鐵車廂的緣份。

環資於我,已不只是發布資訊,更有美好緣份的聚集。環資的彭瑞祥認識上下游新聞市集的蔣慧仙,蔣慧仙認識台灣農村陣線聯盟的蔡培慧;環資的詹寶認識1212凱道聚集力推民間版土徵條例【土地正義不容妥協晚會】打鼓的湯寶。環資老大陳瑞賓、主任王鎮中、幫我的藍腹鷳投稿的品瑀、寄巴奈簽名【反美麗彎頭巾】給我的于璇...大夥兒搭上了同部車。

我還不知道自己能做些甚麼,但在車上,駛向美好,不再如過往只能悲憤的看著風景流過,生命之於我,一度不是了無生趣的了。

環資的網頁很像是保育界專用臉書,進去以後,轉來轉去會發現很多人都可以兜在一塊兒,公視記者胡慕情「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部落格,我直至她爺爺過世(我奶奶在不久前先一步去了天堂國)才浮出水面,三天五頭的留言,關照一個美好的靈魂。當然你不可能不認識獨立媒體的小朱姐朱淑娟小姐(上次去夏耘訪調成果發展會,她還問了我接雨水水龍頭的事,我只是愣愣沒說甚麼,其實我心裡好想跟她說她有夠棒),很多場合也一定看看得到苦勞網的記者孫窮理,他常常有很鞭辟入理的反省,逼著你去思考。

環資的新聞專區,細分為台灣、國際與中國三個區,這些專區的新聞主要來自環資記者的採訪、國際媒體的翻譯、志工摘錄各主流媒體的新聞、學著專家的邀稿或投稿、其他環保媒體的稿件提供等等,自2001年11月6日開史有紀錄以來,至今環資已累計達26,502,428次的網頁點集量,以閱聽人所在地分析,台灣當地閱聽人約佔近9成,其他1成來自世界各地,其中又以同為華人社會的中國、香港、澳門居多,再來華人聚集比較多的美國、日本、加拿大、英國也不遑多讓。環資已是【華人社區最大的環境資訊媒體】。

這麼厲害的環境資訊媒體,源於2000年4月17日,幾個20幾歲年輕人的一份電子報。環資的初衷,是透過知識的媒介形成形塑社會的力量,2000年辦理第一次環境信託工作坊,針對台灣環境狀況找出環境信託行動可能性,同年開始與國外環境信託組織接軌,研究國外環境信託案例。2006年底,一位熱心地主,欲以公益信託方式,將面積六甲的山林交付給環資管理,稱之【台東成功環境信託體驗園區】,2010年,有我們熟知的白海豚公益信託活動。

今年11月底,我去參加了環資主辦,關於資訊、土地、管理【台灣環境NGO個案研討會】,因為那陣子實在太累(哪時不累啊我),報告內容多少由電子報略知一二,忍不住打起瞌睡,但是聽到環資財務捉襟見肘,快發不出薪水,馬上醒過來,我還沒參加過去日本取經,引進的生態工作假期啊!我也想去陽明山清除外來種苦草及水蘊草阿!我也想去台南七股編竹籬護沙啊!環資你要活下去阿!

前陣子金馬影后葉德嫻說要把奬金捐給台灣守護白海豚的團體,我留言給環資老大陳瑞賓先生請其去爭取,他卻說彰化環保聯盟或者媽祖魚守護聯盟更有資格獲得捐款,還說很多環保團體財務都不好(我個人認為台灣對環保團體不太友善,對社福團體就好很多),募款對環資來說除了是改善財務壓力,更重要是溝通過程。

「努力讓大家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一次又一次,才有可能打動對方,說真的,遠比社福機構來得辛苦,但,就是努力囉.!」陳瑞賓說。

然後我慢慢明白,就算有一天,環資只剩三個人,環資也會活下去的,環資累積無形或有形資產,就像一個家。小時候,家裡再怎麼困苦,爸爸媽媽都會讓我們相信世界是有聖誕老公公的,我們小孩子開始寫信給聖誕老公公,頭一年,聖誕老公公讓我們如願了,第二年,我們興高采烈把養大的心願寫成一張卡片,說我們很乖,想要任天堂,第二天醒來,我的禮物是一小塊義美紅豆小羊羹,媽媽才說聖誕老公公其實就是爸爸媽媽,陽光下的義美紅豆小羊羹,半透明美得像童話裡不曾見過的紅寶石,我小心翼翼地,過了很久才細細品嘗那一份甜滋滋地溫暖滋味。環資再怎麼了,也會有聖誕老公公,守護著它。

您願不願,當一次聖誕老公公

那一天,好早,編採營上課了,早到阿達嗓子都還沒開,他唱著〈媽祖魚,底兜位〉...

※ 編按:平嬋,妳為文訴說對環資的感情,讓小編及一干同事久久不能自己啊!謝謝妳的支持,人家說,權力是最好的春藥,對咱們來說,來自各方、各種形式的鼓勵則是威而鋼努力不懈的泉源!如文中所說,本會不管怎樣必定會咬緊牙根支持下去!(當然,若你/妳想出錢出力更是再好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