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交互激盪的聖域 我的TEIA

2007年8月01日 星期三


在協會的這段日子裡,我把自己的生活劃割來看,有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工作,但在工作中我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夥伴,也尋得了生活的價值觀;翻看自己的日誌,來到協會工作第一天便興奮地寫道:「每一項都要延伸來思考,這就是當好奇心碰到一大堆令人好奇的事情的感覺可以形容。」凝目盼望的文樺,正要展開對世界的探索

記得每年底研討會接踵而至之際,一會兒是城市規劃議題,一會兒是保護區政策檢討,而工作的樂趣便在於不同的觀點八方而至時,思緒滔滔無法遏止 。偏偏文字的工作需要沉澱,有時乘著思浪手指盡情舞動,有時就像潮來潮去困在潮間帶;若以生態的觀點,這潮間帶擁有無比豐盈的生命,文字觀點呢?

面對持續而來的思潮,仍必須隱隱退去,退去,便成了一個時間的節點,釀成一時的文字,虛心待另一個潮漲的衝擊來到。

 

但是沒多久,我便明白那是和我所喜愛接觸的環境不同,我喜愛時常閱覽山林之美、閱讀前輩所記錄的鳥類生活秘密,假日我會選擇一處少人煙的地方窩著,期待每一次與大自然接觸的感動 ;但是,工作上我無法避開那些重大的議題,環境中有真實的蘇花高興建、治水預算免環評、樂生療養院保留事件…因為編輯的角色,每天必須接收許多負面消息,每當文字透露出我的情緒時,主編總會提醒我報導要中立。

身為環保團體又是媒體的我們該怎麼去談中立呢?

 

我的困惑並沒太久,反將這份矛盾心情存在心底,時時警惕自己,尤其是每次規劃專文或去作採訪報導前都會提醒自己,要去聽與我意見相左的人說什麼;生活中不也如此 ?事情都有多面角度與不同人的解讀,每當我放下預設立場去聽、去觀察一個事件時,總能發現灰色地帶,就像河流的交會時的混濁。

 

記得哪裡看到一句話:「印度人一向認為凡是兩河交會點一定是聖地。我想,思想的交會也是神聖的。每當一個觀念或一種生命態度觸動了我,我總會驚起,恭恭敬敬地接受這種心領神會。」看到別人形容出自己沒費心咀嚼的的感動,我更覺得在協會將近兩年的時間是一趟聖地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