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蔣家語獻上一朵月色玫瑰

2008年4月07日 星期一

人們熙來攘往
樂音稍縱即逝
所有的玫瑰如一,逐瓣舒展--
以五十四年的光陰去
燦然綻放 (註)

「與他們夫妻倆第一次碰面是在一場研討會上,在眾多人群中,他們給人第一眼的鮮明印象就是:好一對神仙眷侶!……在後來並不算多的相處時間裡,蔣姐姐親切溫柔說話的樣子,一直就像大姐姐一樣讓人感到溫暖;而她才華洋溢、充滿實踐力的生命力,也讓我看見她『以最溫柔、善良的姿態在人間的行走』。」環境資訊協會秘書長陳瑞賓回憶起蔣家語在他心中的形象。

後來「環境資訊電子報」創刊時,蔣家語與楊憲宏夫妻倆,就以電子郵件方式與協會密切互動;在認同協會理念,同時看見工作人員對環境所投注的熱忱下,很快就以加入永久會員的形式,表達對協會的支持。

也因為協會的人力及財務向來十分吃緊,當時任職於大愛電視台的蔣家語與楊憲宏二人,下班後常常就順道從電視台那帶幾份便當過來協會。雖然理由總是:這是多的,不幫著吃完反而浪費;但對當時協會的工作人員來說,卻是一種不著痕跡的體貼。

而他們心中也不時掛念著協會大小事,總想著如何為協會廣增資源,包括時常送來蔣家語所著作或翻譯的相關作品。

「小時生活的眷村有很多動物陪伴,有狗兒、兔子、鴿子等。直至眷村被拆搬家,失去了近一百坪的大院子,想到要給這些動物們自由跑跳、曬太陽的空間,只能送至鄉下。分離時,雙方依依不捨,只能撫摸道別,而狗兒只是靜靜站著,眼睛始終含淚望著遠方,大家都哭了,將近十年的感情,他不再只是一隻狗,更是家中的一份子…」從她所翻譯的《瑪雅的第一朵玫瑰》童書的譯者序中,讓人深刻感受到這段兒時的眷村生活,自然造就了她溫柔、善良與充滿生命力的個性。

長大後,她持續付出相當大的心力在動物關懷的議題上,除了曾擔任「關懷生命協會」義工、主編《台灣動物之聲》雜誌,也在1990年以〈台灣屠殺野生動物現況系列報導〉協助了「野生動物保育法」的立法通過,將海豚、紅毛猩猩列入保育類動物,而獲得曾虛白新聞獎之公共服務獎。

保持童心的她,也將關懷的觸角延伸到為小朋友們創作兒童故事,《瓶子裡的小星星》是她著手的第一本書,另一本《長不大的小樟樹》則在1991年入選義大利波隆那國際插畫展;另外,她還翻譯過很多繪本故事書,像是《傻鵝皮杜妮》、《養豬王子》、《小羊和蝴蝶》、《小種籽》等,還有獻給少年的讀物《瑪雅的第一朵玫瑰》;並擔任過民生報兒童版主編,也為兒童節目編劇。

1999那年,蔣家語面臨鼻咽癌襲擊,但她一直勇敢堅強地積極面對,即使面臨死亡逼前的恐懼也絕不低頭,不允許自己在疾病的摧殘下變得軟弱;反而像個天使一般,不時協助其他新加入的病友,並積極為病友們組織同學會,讓大家可以相互扶持、一同對抗病魔。蔣家語在經過長達半年的化學療程後,雖然過程極為艱辛痛苦,但此次治療很成功。然而,三年半後,當鼻咽癌再度復發時,她堅強地面對一次比一次更加艱難的治療歷程,甚至一度惡化至需要持續進行血液透析,難以吞嚥而需插管進食的境況;然而,我們依舊看見她以最溫柔的微笑、樂觀且信心十足的態度面對這個生命中最重要的課題。

陳瑞賓提到,過程中他始終懸念著這位心目中親切的大姐姐,也曾多次希望與友人一同前去探望她,但一直未獲回音,只能斷續從楊大哥那兒得知她的狀況。雖然,楊大哥談話的方式總是透露出受過科學訓練般的理性,彷彿生病就是那麼一回事,不需大驚小怪,也不用特別擔心,但卻也了解她的狀況並不好;但為了減少她的負擔,以及避免不必要的感染,最後也就未堅持去看她的意願。當3月接獲她過逝的消息至今,陳瑞賓依然難掩不捨與想念之情,更希望能有機會能進一步整理蔣家語生平所寫的相關報導,好完成她的一樁心願。

註:引用自蔣家語的譯作《瑪雅的第一朵玫瑰 ~ 紀念一份特別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