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寫徐渙之老師

2008年8月04日 星期一

「如果是抱著來買玩具的心態,買了成蟲回去玩玩,死了就不管了,這種客人我是不賣的。」徐渙之老師手上拿著甲蟲,堅定地告誡著。

熱天午後的台北市,協會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進到徐老師的工作室,滿室的昆蟲與器材,間雜著蟲蛹、標本和「真的」甲蟲玩偶,什麼是玩具、什麼是教材,在老師的工作室裡有自己的定義。

從教育的角度看,昆蟲是最好的教材,又便宜又容易找,而且這本來就是人跟大自然的相處之道,就看家長怎麼帶小孩認識這個世界。如果家長認同用飼養的方式,來對待昆蟲,徐老師的「六足昆蟲工作室」提供的是和昆蟲、和大自然相處的知識,透過這條捷徑,讓身處都市叢林的小朋友,認識大自然的生生不息與生老病死。可惜的是,總有一些不明就理、把昆蟲當作商品的客人,忽略了昆蟲背後更多生命的意義。無端犧牲昆蟲的生命不說,也連帶給孩子「最好」的負面教育——什麼東西都可以用錢買,包括性命?

 

進入昆蟲的世界 學學不老的本領

從徐老師開始進入昆蟲的世界,這幾年來台灣的自然生態,有了許多不一樣的變化;個性像頑童的徐老師,也有自己一套面對世界變化的態度。「老要有活力」,是徐渙之老師對我們一票人說的話,雖然一路走來面對許多掌聲與噓聲,但徐老師到老仍保有源源不絕的活力,這也許是從昆蟲的世界學來的本領。

 

從原本的生態王國,到現在需要關心環保的團體提倡「生物多樣性」議題,台灣的生態變化由此可見一斑。怎麼樣愛地球,守護家園,在老師的眼中看來,沒有生態復育,只有生態復救,因為這些需要復育的物種,原來都是台灣土地上的一份子,說復育太沈重,本來就有的東西,只要我們一步一腳印的復救,就會回到我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