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採訪現場幕後:從里約到亞馬遜 語言不一定通的旅程

2012年8月01日 星期三

台灣官員在周邊參與會議之畫面

親愛的會員、捐款者您們好,不知道,您看了環境資訊中心首頁「關注RIO+20」專題了嗎?想必您已知道,這個發生在地球另一端的環保大事,這個專題中,匯集了許多國內外媒體報導、台灣NGO觀察分析等;而更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協會就像以往,設法排除萬難,取得了第一手、所有中文網站獨有的觀察報導,真是彌足珍貴呢。

很高興,終於有機會出力,讓協會的世界觀拼圖,又更完整了;也希望這樣的世界觀,可以讓台灣的朋友更完整認識這個世界。

多虧了有所有協會同事相挺,幫忙處理許多後勤事宜,幫忙代班,我有機會代表協會到巴西去採訪,把協會的故事帶到第一線,也把第一線的故事即時傳回台灣。這一趟,13000多公里的里程,一去20天,走訪兩座大城、一座小鎮、一個持續兩周的國際環保盛會,一個影響範圍比台灣大好幾倍的流域反水庫抗爭現場。

這個過程,所體會到的遠比寫出的多得多。

里約高峰會的朋友們

人在巴西,是個陌生卻又在媒體上熟悉的國度,第一次在南半球國家,心情是興奮的,責任是沉重的,因為這是第一次在英語不容易溝通的國家採訪,雖然聯合國官方會議,尤其是Rio+20永續發展高峰會這麼重要的會議,主要語言一定是英文,但畢竟是在一個講葡萄牙語的國度,有許多草根人士和巴西本國的環保人,未必能用英語溝通;再加上,但有打算趁著在里約距離較近,想去台灣環保團體也在關心的亞馬遜採訪反水庫運動,但行前聯繫一直鬼打牆,似乎受到「無視」,也不知到時能不能去成現場。因此,就在對里約的會議雖然已有充足的準備,但對亞馬遜雨林的聯繫情況卻空白的狀態下,出發了。

同行的NGO團體

在里約現場,和十位民間環保團體一起同行,又是住在佛光山里約禪淨中心,住宿、用膳、寫稿時,身邊都是台灣人,而 Rio+20高峰會和許多周邊會議的議程與文件、或是大遊行的時間,早已發布在網站上,每天晚上再確認一次想參與報導的會議和活動還在不在,就沒問題了。人在里約,心裡是蠻踏實的。

當地的巴西朋友Isabela Menezes Dimas 與 Manawa Gonçalves

倒是有個採訪趣事,例如在某一場會議中,見到在巴西擔任過環境部長的環保人士Marina Silva,很興奮地前往聆聽演講,並在會後追著他採訪,原本以為他是國際知名人士,又當過大官,應該會通英文…報上我的來歷,來自台灣獨立媒體之後,沒想到,他一竅不通,只會說母語,幸好,他旁邊有位聽得懂英語的朋友陪伴,可以把我的問題翻譯給他。只見Marina Silva以葡語滔滔不絕回應我的問題,趕緊用手機錄下影音,以備回去好好聽寫;但他講完後,問他旁邊幫忙翻譯的朋友,卻無法把葡語翻成英語,讓我傻眼。這時候,我只能抓緊Silva的朋友,急切地問有人可以幫忙翻譯嗎?幸好,他找到了一位親切的女性,但因為他們一群人實在行程很趕,沒有時間停下來,於是我們邊走邊翻譯,我一面把手機錄像放給他聽,他邊聽邊把意思用英文說出來,我則再用另一隻錄音筆把英文錄起來,回去再聽寫。

上面這些動作,都是一邊走一邊完成的,感覺很神奇,在語言不通的對象,在匆匆來去的現場,也是可以這樣完成採訪。Marina Silva的語言,即使已經用英文翻譯過,還是感覺很有力道,能打動人,真是不虛此行。

至於亞馬遜反水庫的行程,在里約終於聯絡上了。

亞馬遜河之爭議水壩

水壩施工現場

因為在亞馬遜河最大支流之一的星谷河上蓋水壩,這是爭議非常大的議題,在巴西國內卻因現任總統和執政團隊獨斷獨行,反水壩的環保團體和原住民,亟欲透過國際壓力來對總統施壓,那麼,自然不能錯過Rio+20各國元首和環保人士集結的時機,於是,他們在民間人民高峰會現場展開盛大的抗議行動,並且廣發新聞稿,於是,我終於和里約現場和這些人碰頭了。

見面三分情,和外國人、和原住民,也是一樣。見到面,表明確實很希望能到現場,台灣人確實很關心,他們很親切地介紹我當地的可以聯繫的人,很熱情的告訴我該怎麼到現場,以及當地聯繫窗口。太好了,和聯繫窗口聯繫上,確認對方願意提供採訪協助,還可幫忙翻譯,鬆了一口氣,前置安排到大致抵定了。

亞馬遜當地的原住民

到了亞馬遜雨林現場,景觀是很壯麗的。雖然星谷河流域所在的巴拉州(並非亞馬遜州),和一般刻板印象中的「叢林」(jungle)比起來,林相較為稀疏,樹林裡也不是濃蔭遮日的叢林印象,但這裡仍是很原始的雨林區。

到了現場,看到寬廣壯觀的星谷河,看到許多原住民在當地還維持相當傳統的生活方式,才知道當地原住人為什麼如此反對水壩。在雨林裡,大部分地方沒有汽車路,他們重度依賴水路;有的原住民,是開了兩天的船才得以到反水庫現場聲援。到這裡,才知道「生命之水」的真實意義,看到他們用水交通,傍水而生,真的難以想像他們失去自然的水流,甚至被迫遷居後的生活會有多麼劇烈的改變。

只是,亞馬遜雨林的生態果然不好惹,我在當地第二天,突然左手背腫得跟受傷一樣,但奇怪的是我並不痛,也不癢;原本還以為是飲食失調或水分補充不足而水腫,但腫脹處卻又頗硬而不是軟軟的。後來回到城鎮去了免費公立診所,醫師告知應是蚊蟲咬傷,當地朋友告訴我應該是蚊子咬到,有一名計程車司機告訴我,他也被咬過,三天後就消腫了。我到藥房買了醫師開的抗生素,照醫囑吃藥,果然漸漸就好了,也算一段奇特的經歷。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與巴西

在巴西,交到許多專注環境問題的朋友,也讓當地知道有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還有獨立媒體環境資訊中心的存在。

巴西是金磚四國(BRIC,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之一,他們經濟崛起的同時,也對全球環境帶來沉重的壓力,平常我們可以透過簡體中文網站,或語言相通的中國NGO來理解中國問題,甚至透過交流來影響中國的環境議題;但在巴西,台灣很少有人能如此和當地NGO直接聯繫,很榮幸我代表協會參與了其中,讓我們對世界經濟和環境相互影響的認識拼圖,又多了一角。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