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資會永遠的mamu

2019年11月06日 星期三

僅以此篇紀念台東比西里岸部落的mamu Fusay (陳蘭妹女士),我們永遠的Mamu(阿美族語,阿嬤之意)。敬愛的mamu Fusay 在2019年10月2日凌晨離開了我們,回到她心心念念的天家。

2006年因為一位地主無償提供在台東成功鎮附近山裡的一片廢耕林地,而讓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開始有實踐環境信託的場域。從2006年起直至現在,台東成功鎮的比西里岸部落,一直都是環資會很重要的精神發源地與理想實踐的場域。而mamu Fusay也像是環資會所有工作人員及志工們的阿嬤般,照顧著我們的日常生活。從她身上,我們不只學習阿美族的風土文化,更深刻感受到那開朗及包容一切的阿美族精神。
 
當年,我們初次來到台東成功鎮三仙台旁的比西里岸部落,mamu Fusay帶點腼腆的微笑,化解了我們來到新地點的緊張,而她為了照顧部落孩子們而開的早餐店,更是我們每天一定去報到,回台北後還會朝思暮想的地方。之後,更提供了她的家,做為我們工作人員長駐或短期借住的據點。
 

 
(拍攝者:黃苑蓉)

回想起這長達十年借住mamu家的情境,大多都是歡樂有趣的,例如有時會沒大沒小的叫她mamu kayoing(阿美族語的美少女之意),常會逗的她害羞的笑;或者臨時幫部落的餐廳接待客人,需要去跟mamu拿青菜時,當作息正常,正在午睡中mamu突然被挖了起來,問她菜是放在冰箱哪裡時,經過一陣雞同鴨講,結果發現,mamu的青菜根本不是從冰箱拿,而是直接去屋旁的田裡採。還有,每天晚上九點睡覺、三點就起床的mamu,在我們問起她為什麼都要那麼早起,都去哪裡時,總是開玩笑的回答我們說:「起來去找男朋友。」但其實,她是起來做饅頭好準時開店,以給部落孩子在上學前都能把肚子填飽。


(mamu的早餐店,拍攝者: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2010年,我們在台東成功比西里岸部落與社區發展協會一起合作遊學台灣的計畫以及之後數場的生態工作假期,mamu Fusay除了是我們強力的後勤以外,更是我們重要的部落老師,常見到許多年輕朋友圍著mamu學習簡單的阿美族語、歌謠以及詢問過去的部落生活經驗。2014年,我們嘗試在部落推動友善農耕計畫,而mamu的農地,也成為我們重要的據點,我們稱這塊地為「學田」,是我們向土地及部落學習的田野。

  
(mamu處理月桃葉,拍攝者:黃苑蓉)

也許就是因為mamu Fusay總是無時無刻的陪伴著我們,讓我們不曾意識到會有再也看不到她的一天。而這一天,來得實在很突然又讓人措手不及,但相信現在在天上的她,應該維持著她靦腆的微笑、看著我們這群她口中的wawa(阿美族語,小孩子),東忙西忙的上山下海。
 
來不及親口跟mamu說,謝謝妳!也希望mamu在天上繼續看顧著我們,讓我們有更多的能量來守護為這片她所深愛的大山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