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西里岸傳統領域解密】再探岩棺

守護行動: 標籤: 比西里岸部落地圖行動 
文 / 比西里岸學田小農夫

12月底,再訪岩棺。
記得上一次我們請老人家帶我們初訪這塊位在Tapoloay的岩棺已經是4月的事。
複習一下-->【比西里岸傳統領域解密系列1】岩棺地之二Takenipay&Tapoloay 比西里岸的岩棺們

 
圖:2015年4月14日,我們和老人家一起尋訪岩棺。

這次是帶著成功商業水產職業學校的紀錄片創作社團——原力天團的指導老師和兩位學生探訪岩棺,
紀錄拍攝老人家對於岩棺的記憶。兩位學生都是比西里岸的小孩,4月的時候都因上課的關係無法跟著大家一起去尋找岩棺,這次剛好透過紀錄片社團的實做練習課程,一起來了解自己部落的故事。

經過數月,週圍的地貌變了許多,這次通往岩棺的路跡看起來相當乾淨。記得4月來的時候,年輕人們為了開路還砍了不少草。上回一起來過的mamo Fusay也喃喃地說「有人來這裡mifariw喔,有人來這裡mifariw喔!」不過畢竟岩棺附近都是私有地,有人來整理並不意外。
經過整理後的地貌,也讓過去流經此處的cawang(水圳的分流),變得比較明顯可見。Mamo Fusay指出過去圳溝的走向,我們立刻就可以心領神會(上次是完全看不出來)。我們還驚奇地在路徑上發現疑似山豬出沒的痕跡。

 
圖左:Tapoloay的岩棺附近新近開出的路跡;圖右:從Tapoloay附近眺望傳統領域山頭。

除了Tapoloay的岩棺,我們也帶著老師學生們去看以前另外兩座岩棺的所在地──Takenipay。相較於4月來的時候,Takenipay田區的田草都長了,有點沒辦法想像當初岩棺位於田中的樣貌。不過另一個老人家說的岩棺發現位置──Takenipay海階邊緣的斜坡,倒是被清理得很乾淨,連原先被草掩蓋的水圳都重見了天日,mamo Fusay說這條水圳叫做Tomodan。

2015.12.21岩棺地
圖左:Talenipay(岩棺地),過去曾有一座岩棺就在這片田中;圖中:從岩棺地邊緣山坡遠眺富家溪,邊坡附近據說就是另一座石棺的所在位置;水圳Tomodan,經過清理後重見天日。 

距上次造訪岩棺已時隔8個多月,上回為我們解說岩棺的阿公Kacaw腳變得更不方便了,學生們只能先取幾段現場的影像後,再去下面的工寮找阿公詢問岩棺的事情。
山上的工寮似乎有種氛圍,讓Akong Kacaw的記憶更能被喚起,許多我們之前聽過、但零零散散的故事,這次卻發現原來是彼此連貫的。

讓我們先複習一下-->【比西里岸傳統領域解密系列1】岩棺地之一Takenipay&Tapoloay 傳說中的人形石像
這次,阿公終於記起了那塊人形石板的名字,叫做Haniwa(記音)。這座半身大小的人形石像,確切位置在Cilacosan,大概是在學田跟岩棺地之間的地方。

而那座位在Tapoloay的岩棺,每逢有祭典時,祭典所需的獵物,會特別拿到這個地方來處理、放血,進行儀式。獵物的鮮血便會沿著岩棺上的溝槽流下,大概具有某種儀式上的意義吧!

至於岩棺祈雨的儀式,阿公也說得更清楚了。首先,我們要去Capak,這個有倒插生長的竹子之處,拿取這裡的竹子枝條,再到岩棺地敲下岩棺的碎片,拿到河口做儀式,就會下雨了!(也因此,那些Capak拿過竹枝的人都說有看過那些倒著生長的竹子喔!不過究竟拿的人有沒有認真去capak這個地方拿竹子?阿公表示:呵呵~)


再探岩棺,我們好像把阿公腦中的記憶拼湊得成更加清楚完整了。
小小延伸出去的感想是,同一件事多問幾次也值得喔!畢竟人的記憶是那麼難以捉摸,可能在某個時間點,在某種氛圍催生下,老人家的記憶開關就突然被打開了~
有空的話,也多跟你們家裡的老人們聊天吧!或許也會有什麼新奇的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