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田日記】鄰田土壤哀歌

守護行動: 標籤: 田間記事
文 / 比西里岸學田小農夫

節氣小滿開始後的第三天,成功鎮的雨漸漸下大。
梅雨季節,是一年當中重要的地下水補水期,大地正拼了命的吸收水分。

但是,某些不當開發的土地也要遭殃了!
大雨,是土石流的前奏曲。

學田基地的鄰田,2014年10月遭逢巨變(見【學田日記】晴天霹靂!學田鄰田的巨變)
開挖整型以來,誇大的階面與詭異的懸崖,就出現在我們的旁邊,被天翻地覆翻攪後又用怪手重壓的土地,
灑了除草劑之後,陷入沉默,初夏太陽又烘乾了土壤,她乾裂了,連雜草都長得很慢,
終於,等不及雜草醫生全然覆蓋土地的傷口,大雨就來了。

大雨後,鄰田開始落石  地表逕流的土壤已經沖到不見,露出石頭  整形出來的陡坡,土已經開始掉下來
 

鄰田的土地踩起來像是沼澤,還出現了像妊娠紋一樣的沖蝕溝,雨後形成的地表逕流,
不留情地一直帶走這裡的土壤,詭異的懸崖也開始崩塌,土石滾落兩層樓高度下的產業道路。

逕流形成的沖蝕溝,帶走了土壤 鄰田的土地踩起來都是水,無法穿拖鞋行走,鞋子會被黏住 從詭異的懸崖往下看,土崩落了,石頭滾落到兩層樓高度下的產業道路

噢! 這裡是什麼世界,為何站在這裡,令人感到害怕與陌生!?

一群來自西部的投機客們,向比西里岸的居民買了農地,再已將近五倍差價的暴利賣出,
怪手無情把大樹鏟除,整平成為所謂的「無敵海景農地」。
這塊經過數代前人養土的田地,如今卻成了一塊土壤不斷流失的土地,
這樣到底對誰有好處呢?

【延伸閱讀】海景農地?來看看曾經造訪比西里岸兩週的夥伴,發表於天下獨立評論的專文分析
許文泰:白浪的稅改與成功的海景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