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麗龍的美麗與哀傷

2011年8月08日 星期一

編按:身為環保團體,協會致力落實各種回收、再生行動。咱們的工作人員都得通過考試,記清楚垃圾分類共有幾種?又分成哪些類別?不過現代社會垃圾百百種,要搞清楚什麼可以回收,什麼不行還真得花一點工夫。七月的慶生會上,大夥兒開心地分享了蛋糕、唱了生日快樂歌,但考驗也隨之而來……

黛子小姐和咖啡紙杯男相遇並相戀,可是咖啡紙杯男漸漸老去,最後化成煙灰消失在風中。黛子小姐很傷心,她一個人很孤單寂寞,想要追隨咖啡紙杯男  而去,可是她跳海、把自己埋進土裡、上吊……雖然遍體鱗傷但是卻無法跟隨咖啡紙杯男的腳步。過了一百年、兩百年,黛子小姐的孤單與哀傷有誰瞭解……

這是一部廣州美術學院學生動畫創作的倩節,獨特的環保意識用動畫生動的呈現,任人看了都要流淚(泣)……

7月12日協會工作會議舉辦慶生會,吃了蛋糕,無知的我以為保麗龍蛋糕盒是垃圾,於是直接丟進垃圾桶裡了。睿智的秘書長瑞賓發現後,要我查一查保麗龍的生命真相。在google大神的幫忙下,發現保麗龍小姐其實是可以回收的!早在1994年4月15日她就正式被歸類為發泡塑膠容器的一般容器回收處理。不過回收過程麻煩,所以一般民眾都不想處理(專收回收的伯伯阿姨們也不會回收保麗龍)。我想,連民眾都覺得麻煩,執行力向來低弱的政府單位應該也會懶惰吧!?接著又看到環境資訊中心網站有篇相關報導:回收保麗龍杯作白工?環署:進行了解。報導中指出:「雖然環保署公告保麗龍杯要回收,不過地方清潔隊反應,沒有下線回收業者,最後還是通通送進焚化廠或掩埋場,形同白做工,也讓資源回收的美意大打折扣。」

由此可知,台灣目前的回收處理程序並不完善,以致有時達不到真正的效益。但其實號稱萬年不化的保麗龍經過再生處理後,可以做成玩具、筆筒、花盆、衣架、錄影帶匣、電話機殼、即可拍相機外殼等硬質、不具彈性的塑膠再製品等塑膠粒二次料。而在國外則以回收塑膠與保麗龍等素材回收再製,開創了複合材料枕木,做成新的替代產品。不但效能超越傳統枕木,也減少了樹木的砍伐。希望有一天台灣可以制訂出更明確的回收處理程序和應用,真正達到垃圾減量的效益。

當然回歸原點,就是要呼籲大家盡量不要再買或使用保麗龍製品了,包括一些小吃店和飲料連鎖店。以蛋糕為例,很多蛋糕店也用紙盒包裝的喔!(編按:負責購買慶生會蛋糕的同事注意啦,要挑紙盒包裝的喔!)保麗龍與黛子小姐雖然都以白晰潔淨與漂亮的柔軟身段的模樣出生,但接下來就要忍受千年的孤獨。我們不是保麗龍,怎麼會知道保麗龍的悲哀?若真的不小心在消費時幫她「贖身」了,也請好好的將她分類回收,讓她有可能有再次拓展生命的機會,而不是在垃圾山哭泣或是焚化爐裡製造怨念的毒氣。無知的錯讓我犯了一次就好。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不只是個資訊提供者,也身體力行實踐各種環保理念,當然包括垃圾分類,但即使是環保團體,也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在協會裡,我們會互相監督、改正做錯的地方,像之前常有人搞不清楚廚餘和堆肥的差別。有一次孟純被馬妞抓包,結果罰寫了20次「我會做好廚餘與堆肥分類」,之後就比較少分類分錯的狀況(驚!幸好祕書長沒有叫我罰寫:保麗龍可以回收請好好處理她)。以上資訊,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能一同進步,在能力所及範圍,落實每一件有利環保的事喔!

           

延伸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