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施月英 — 永不妥協的環保女鬥士(上)

2011年9月05日 星期一

※ 編按: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與施月英結緣甚早,但直至今年(2010年)因為開始推動濁水溪海埔地公益信託,彼此才有了更密切的聯絡。在大大小小的環評場合,不難看到她衝鋒陷陣的身影;她開朗樂觀、仗義執言,面對強權從不退縮。談到現代環境運動,絕不能不認識這號人物。本月起,我們將透過她的同窗好友兼戰友的眼睛,來觀看、瞭解這位女鬥士的生命故事。

施月英,一位對花草動物超有愛心的小女人,永遠都很開心樂觀。她來自鹿港,對家鄉的熱愛,讓她即使面對黑道威脅也絕不低頭。她,縱橫環保署環評會和營建署區委會,不合理就抗議是她一貫作風,相關會議每場必到,所以即便是開發單位也要敬她三分,堪稱是這幾年環保界的女王蜂。

為環境奮鬥 來自對生命的關懷

在中科三期環評被退和環保署耍詐的閉門會議時,施月英和環保團體齊力衝撞警察,完全是個「恰查某」。但其實在那副剽悍的外表下,包著一顆無比柔軟的心。記得唸研究所的時候,筆者和月英在校園裡目擊到一隻貓被車撞後滿嘴鮮血躺在地上。一般人見狀通常只能在旁悲憐,無計可施。但嘉義農專畢業的月英,秉著獸醫專長,二話不說,小心地抱起垂死掙扎的貓,並拿出不知是從哪裡變來的針筒和藥劑,為這隻受重傷的貓打針,再送到學校尊生社,她專心對待貓咪的樣子一直在我腦海裡抹滅不去。

想知道月英到底有多愛動植物,只要去她家做客就知道了 —— 她養了10幾隻貓咪、2隻一黑一白的狗,之前還曾養過兔子、雞還有撿到的白鼻心。她認為人類不應該將動物結紮,所以家裡的動物數量不斷擴張。而陽台種滿植物,遠看就像個次生演替的小叢林,她也很喜歡花,她說「看到花就很開心!」。這些生活態度流露出月英對動植物的關愛,因此,也就不難理解她對人類污染環境的厭惡。

開心牧場的夢想 v.s. 豬羊變色的真相

國中畢業後月英考上嘉義農專,覺得求學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因此學業成績(英文除外)相當亮眼,最自豪的就是「牧場學習」這一科,畢業總成績是全校第一名。老師還誇她:「以前從沒有女生有這樣的好成績,你是第一個。」也因為老師的加持,畢業後她想當牧羊人,她說,快樂的牧場生活才是她的最愛。

但後來在牧羊場上班時,才發現牧場生活並不快樂。只要時間到,羊群就等著被榨奶,她覺得羊很可憐,因此失落地離開牧場公司,轉戰到泰山企業。這回換成照顧豬,憑著牧場實習第一名的實力,她將每一隻豬照顧的妥妥貼貼,就算是得到口蹄疫的豬,只要獲得妥善照顧一樣可以活下來。也因此她非常不能認同全面撲殺的作法,許多健康的豬就這麼冤枉地死去。

雖然跟動物相處時非常愉快,但她還是忍不住沮喪,因為這些豬的命運就是被宰殺。她說:「豬也是有感情的,就像牛一樣,知道自己即將要進屠宰場,便會開始焦躁不安。」因為內心的道德交戰,最後她還是選擇離開喜愛的牧場生活。

從兔子血開始 意識到環境汙染

見識牧場生活的真實面後,月英換了跑道,進入生物科技公司,當起生物科技員,面對的動物從豬變成兔子。生物科技員這看似高級的名稱,說穿了,就是在養動物、將病毒細菌注射到試驗動物身上,最後終結牠們的生命。然而最令她感到可怕的是,公司處理受汙染血液的過程相當粗糙,因為那些可能已染病的兔血未經處理,就直接流進工業區的廢水處理場再排到水溝。她說:「這個工作讓我意識到環境汙染的可怕!」

有夢很美,然而一旦真相撞擊到自己的道德良心呢? 因此,月英又離開了生物科技公司,這回進到一家生態調查公司,月英回想起這段日子,雖然短暫,但卻過得很快樂,認識了很多鳥類,對於生態攝影開始產生興趣,尤其喜歡拍鳥,最喜歡老鷹,正如同她的名字有個英字一般,她的英文名字是「Eagle」,也有人會叫她英(鷹)仔。

不過,參加環評會議的人都知道,環評報告書是由開發單位出資,並發包給生態調查公司來操作,在這種情況下,報告書的結果通常引人疑竇。當時在生態顧問公司的月英,常發現到調查報告被竄改,且經常避重就輕,另外也深刻體會到,調查歸調查,對環境的改善毫無助益。

駕照被扣 成生命轉捩點

有時當下認為的衰事,其實是上帝故意設下的安排。誰也沒料到月英進入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竟是因為被警察吊銷駕照!

在生態顧問公司雖然快樂,但現實總是讓人沮喪,因此心中醞釀起離職的念頭,就在舉棋不定時,她碰上了一件衰事:因為一次違規,駕照被押在警察局(以前可以押駕照抵罰款),但月英依然冒險無照上路,卻又被警察攔截,駕照因此要在警察局扣押一年。但車子是做生態調查必須的交通工具,無照駕駛等同跟荷包過不去,於是月英便決定離開生態調查公司。正巧此時彰化環盟正缺一位人手管理福寶溼地,朋友得知她對水鳥有興趣,便告訴她這個消息,就這樣開啟了她與環盟的緣分。

月英在彰化環盟不到六年,她的潛力特質即獲得相當大的發揮。這期間她也發現到自己的不足,聽到恩師鄭先祐教授的演講後大受感動,所以決定去唸靜宜生態所,從鄭老師那邊學習到做研究應該要有的查證精神,不能空口說白話,而這也讓她在之後環評相關會議,都會很認真研讀報告書,熬夜做投影片,設法找到研究報告來佐證自己的論點,或是揭發開發單位的錯誤資訊,她也堅持每場環評或是區委會的會議,她一定會到場,到場必定發言,也因此一些環評委員或是開發單位都知道施月英這號人物,即便是最近被網友罵到臭頭的環保署長,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認真。

※ 編註:進了彰化環盟後,為了捍衛環境,施月英開始了一連串與政府、地方人士的角力賽,究竟她是如何面對、衝撞這些不合理的體制和扭曲的人性?而在這些過程中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酸甜苦辣?細說月英人生,請待下月分曉!

【延伸閱讀】
到環境資訊中心看更多月英為環境奮鬥的報導:

【特稿】拯救白海豚 缺政府就不行!
【中科三期】人民怒吼:這是一個鬼環評 
應付環評要求 人工濕地功能不大
在中科三期的路上 與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