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76861890_c975d6b7bf

紐西蘭珍貴襲產 保存及創新毛利文化

  • 作者 許惠婷(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專案執行)
  • 日期 2014.09.17

紐西蘭有形或無形的襲產中,原住民的毛利文化佔有重要且獨特的地位,是紐西蘭整體文化重要的一環。保存毛利襲產並提升大眾對其認識,因此成為紐西蘭文化保存的重點工作。

「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Heritage New Zealand Pouhere Taonga是紐西蘭首要的襲產保存組織,由紐西蘭襲產法(The Heritage New Zealand Pouhere Taonga Act)賦予及規範其權利義務,目前掌管紐西蘭的48處重要襲產、負責紐西蘭襲產名單(New Zealand Heritage list)的登記與認證、確認考古遺址的狀況,並管理及發放「國家襲產保存基金」(National Heritage Preservation Incentive Fund),鼓勵民眾保存文化。

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的重要工作之一即是保存毛利文化,除了其所受託管理的重要襲產中,有許多和毛利的文化或歷史有相關聯外;也提供毛利社群諮詢建議、資金補助等支持,協助毛利人保存其文化及襲產。

Taonga pūoro 毛利傳統樂器 (圖:Declan Cudd CC BY-SA 3.0)
Taonga pūoro 毛利傳統樂器 。轉載自 Declan Cudd(CC BY-SA 3.0)

不只是建築 傳說中的「聖地」也要保存

依法律規定,紐西蘭珍貴襲產下設毛利襲產委員會,是全國推動認識及提升保存毛利有形文化襲產及地上物(land-based heritage)的首要單位,主要任務包含認證、登記並保護毛利文化的聖地(Wāhi Tapu)、聖區(Wāhi Tapu area),以及和毛利有關的歷史地點和區域,並有權力保護這些襲產免受開發等破壞威脅。

保存的聖地可能包括獨木舟登陸地點、墓葬、岩石、樹木,或是歷史上重要事件發生的地點,也可能是某個傳說故事發生之處;聖區則是聚集了數個聖地的區域。聖地不一定是人造建築物或有明顯特徵,但是這些重要地點及地區對毛利的口傳歷史、信仰、祖先和身分的自我認同甚至生活經驗有重要意義。

除了毛利人本身的聖地或聖區外,有些歷史地點或遺跡也可能和毛利歷史及文化有關,例如教堂、學校、集會所等建築物,或是考古遺址等,這些都在紐西蘭珍貴襲產保護的範圍內;當然,一個地點可能同時被認定為毛利聖地和歷史地點。

紐西蘭最古老建築:見證毛利與傳教士的相遇

舉例來說,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所管理的48處重要襲產中,包含了紐西蘭現存最古老的建築──凱里凱里(Kerikeri)傳教站,這裡見證了歐洲傳教士初到紐西蘭時和原住民毛利人相遇的重要歷史。

1819年,傳教士向毛利部落Ngapuhi購買了土地,由歐洲技工及毛利原住民以3年時間一同興建完成木造結構的傳教站,完工後陸續有毛利人及歐洲家庭居住在此。建物雖經歷過毛利部族間的戰爭,但得以保存下成為全國現存最古老的建築,其原因之一是建築物本身座落於鄰近毛利部落防禦性山城要塞之下,受到毛利酋長Hongi Hika的保護。

1834年,Kemp家族買下這個傳教站,在此居住了142年後,於1976年捐給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的前身──紐西蘭歷史地點信託(Heritage New Zealand Pouhere Taonga),因此傳教站現在也被稱為Kemp House。

除此之外,鄰近傳教站也有一座石頭商店(Stone Store),是全紐西蘭現存最古老的石造建築,於1836年完工,當年是作為傳教士貿易站興建。紐西蘭歷史地點信託於1975年向Kemp家族購買,讓石頭商店和Kemp House一同保存為博物館的一部份。

KeriKeri傳教站 (圖:Moriori)
KeriKeri傳教站。圖片來源:Moriori。

現在凱里凱里傳教站以博物館的形式保存下來,訪客來到這裡可以聽取導覽,認識這些歷史;參觀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恢復成1843年代樣貌的古老建築,以及見到博物館內保存早期傳教士使用的家具、工具、圖書及Kemp家族受贈的毛利文化相關寶物等。

石頭商店的使用則延續當年貿易站的概念,一樓規劃為紀念品商店,訪客可以在此選購和19世紀早期這裡所販售的相似商品,這為參訪者創造了十分有趣的經驗!

重現傳統知識 激發當代創意

私人擁有的聖地或歷史遺產,可向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管理的國家襲產保存基金申請經費進行保存工作。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亦會聘請專業顧問提供諮詢與建議,協助毛利社群。但襲產受到保存之後,如何妥善及明智地利用,更是襲產保存組織關心及努力的方向。

除了作為連結族群過往和未來的橋樑,毛利人更視襲產為「靈力(mana)」的展現,他們期望藉由襲產和毛利傳統知識(Matauranga Māuri)的保存,增強族群認同、經濟發展、教育機會,並對生態永續有所貢獻。毛利傳統知識是毛利人在和自然世界互動的過程中所累積的在地傳統知識,近年來日益受到毛利社群的重視,並且期望能活化及創新地利用。

因此在保存毛利襲產時,毛利襲產委員會和紐西蘭珍貴襲產組織特別加入了毛利傳統知識的運用。例如曾經日漸式微,成為博物館玻璃櫃中展示品的毛利傳統樂器Taonga pūoro,經過有志之士的努力研究和重新詮釋後,除了成功重現Taonga pūoro在宗教儀式中發揮的功能,其模擬的風聲、蟲鳴、鳥叫聲也越來越常在樂曲創作中使用,甚至成了電影配樂的元素,傳統樂器因此重獲新生。

毛利襲產不只為了毛利族群本身的利益,對於紐西蘭的整體文化、社會、自我認同,甚至經濟發展都具有潛在價值。在類似的復興經驗中,除了體認到保存並活用文化襲產不僅讓文化更有生命力,還讓人們感到與祖先更親近,更重要的是,保存襲產不只是再現過往歷史,而是在前人的傳承上激發出靈感,創造屬於當代的新意。

更多文章

走訪民間保護區,開啟民間保育力
專欄
走訪民間保護區,開啟民間保育力
2021-06-08
面對不斷流失的自然與文化資產,身為一般民眾的你、我可以做些什麼呢?自3月初開始...
圈護自然,守護荒野的各種努力
專欄
圈護自然,守護荒野的各種努力
2021-06-04
很多人都在問,土地交付環境信託之後呢?如何達到環境保護的公益目的?台灣環境資訊...
永久保存的二三事,公益信託大哉問
專欄
永久保存的二三事,公益信託大哉問
2021-06-04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今年三月舉辦公益信託系列活動「自然與文化資產保存,我們能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