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售七成防曬品干擾生態,Neogence霓淨思推出友善海洋防曬乳

2019年6月06日 星期四

夏威夷與帛琉立法禁用傷害珊瑚的防曬成分

炎夏將近,不論是藥妝店或是各個美妝品牌,都展開了防曬產品行銷大戰——從潤色型、透明款、好推不油膩款、運動防水型、到SPF和PA數值的比拼,各款防曬產品無不使出本領,想要從貨架上脫穎而出。

如果只加上一個選購條件,就能替你篩掉七成以上的選項,選購防曬品是不是就簡單多了?

國際珊瑚礁協會(ICRI)調查顯示,每年約有1.4萬公噸的防曬乳流入海洋,其中所含的化學成分,可能使高達75%的珊瑚礁受到生命危脅。平均一年靠著珊瑚礁賺進1720億美元(約5.2兆台幣)的夏威夷已經通過法案,2021年起將禁售兩種傷害珊瑚礁成分防曬品,預估七成以上的防曬品都將受到影響。和夏威夷同樣湧入眾多潛水客的帛琉,更進一步地禁用10種有害海洋的化學成分。

澳洲大堡礁近年珊瑚白化範圍達1,500公里,危機史無前例。圖:The Ocean Agency / XL Catlin Seaview Survey.
澳洲大堡礁近年珊瑚白化範圍達1,500公里,危機史無前例。圖:The Ocean Agency / XL Catlin Seaview Survey.

造成珊瑚白化的原因

・ 氣候暖化,導致海水溫度升高;

・ 海洋酸化,導致海水PH值改變;

・ 海洋污染,例如化學物污染、泥沙落塵......

其實大多數防曬品都沒有你以為的那麼好

被科學家點名的主要是二苯甲酮(oxybenzone )和甲氧基肉桂酸辛酯(octinoxate)兩種化學物質。這兩種物質的毒性會造成和珊瑚相依為命的共生藻離開珊瑚,使珊瑚開始白化,然後死亡。

送檢美國市售防曬品有13年經驗的美國環境工作組織(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 EWG),在2019年五月底剛出爐的13屆防曬指南指出,市面上仍有超過75%的防曬品含有二苯甲酮等等有害的化學品。對人體來說,二苯甲酮是一種過敏原,也是一種內分泌干擾物。它能穿透皮膚,被人體所吸收,而且「幾乎在每個美國人身上,甚至在母乳和羊水裡都檢測得到。」

許多被應用在防曬品中的化學物質,不僅會造成珊瑚白化,也會對於水中生物造成傷害,甚至會透過生物累積使毒性增加。對於人類來說,防曬品的有害成分,可能會干擾內分泌系統或是引發皮膚過敏,甚至影響兒童的發育。原本應該是用來預防肌膚受損以及皮膚癌的防曬品,效果反而從保護成了加害。

針對上述的有害成分,知名大廠嬌生和拜耳都以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沒有足夠的證據指出這些成分是否安全,因此對於禁用特定成分防曬品的政策提出異議。有些科學家也認為,關於內分泌干擾的研究是在實驗室進行,不足以聲稱防曬品有害水中生物或是人體健康。

儘管各方對於化學性防曬乳對身體的危害存在著不同的看法,但目前已經有美妝品牌開始以友善海洋做為出發點,著手調整自家化學性防曬品的配方——尤其是二苯甲酮和甲氧基肉桂酸辛酯兩個成份。

造成珊瑚白化或傷害水中生物的四種化學成分

1. 二苯甲酮(oxybenzone),又稱二苯甲酮3 (benzophenone-3)

2. 甲氧基肉桂酸辛酯(Octinoxate, Ethylhexyl Methoxycinnamate,Octyl Methoxycinnamate)

3. 甲基亞苄基樟腦(4-Methylbenzylidene Camphor)

4. 防腐劑 Butylparaben

「擦防曬就不要下水」關心環境的民眾也許會發下這般豪語——但即使不參加水上活動,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防曬品還是會隨著卸妝洗臉、洗澡、洗手、洗衣、排泄......進入污水系統再流入海中。如果不擦防曬,讓自己暴露在皮膚受損的風險之下,反而是矯枉過正。

根據ICRI報告顯示,海洋中防曬劑量的來源,約有30%是因海上活動直接流入大海,而70%則是經由汙水排入海洋。圖:Neogence 霓淨思提供。
根據ICRI報告顯示,海洋中防曬劑量的來源,約有30%是因海上活動直接流入大海,而70%則是經由汙水排入海洋。圖:Neogence 霓淨思提供。

既然美國市面上有超過75%的化學性防曬品含有有害成分,表示仍有25%的防曬品是相對安全的。EWG 第13屆防曬指南送檢超過 1300 件防曬品,並依據「對皮膚造成過敏」、「干擾內分泌」等項目,對市面上的防曬產品進行評估,向消費者推薦安全好用的防曬品,也建置了品牌與成分查詢功能,讓消費者可以檢視自己手上的防曬產品是不是符合 EWG 的標準。

台灣本土醫美品牌 Neogence 霓淨思即以海洋友善防曬品做為開發產品優先的項目。他們認為,物理性防曬確實因為不使用化學成分,可能不會傷害珊瑚,「但考量物理性防曬的防曬係數若做到SPF50,容易有泛白、粉感重,且黏膩厚重不好推等等困擾。在UVA的防護上也比較難像化學防曬一樣做到四顆星。」為了兼顧防曬均勻度與廣度1以及消費者的使用感受,決定以開發化學性防曬品為目標。

拿掉有問題的化學成分,很難嗎?

「改個配方就好了啊!」霓淨思抱持友善環境的動機,主動排除 12 種可能危害海洋生態或是對皮膚沒有好處的化學成分2。透過通訊採訪,品牌公關陳光軒表示,「在產品打樣的時候才發現,市面上的海洋友善防曬大多不太好推、質地也偏黏膩,而清爽、防曬能力又好的配方,都是會危害海洋的成分。」研發團隊經過 9 個月的測試、重新打樣與調製,才研發出清爽水感且相對友善海洋生態的防曬品。

在產品進入量產之際,霓淨思又遇上另一個品牌創立之後從沒發生過的難關——買不到原料。向國際原料商訂貨時,他們發現其他國家的大廠也一樣看中環境友善的化學成分,並且將原物料全數訂走。得知這項消息後,品牌上上下下毫無頭緒,甚至一度考慮要放棄這項產品,所幸仍在創辦人與研發團隊跨海接洽之下,找到另一家原物料供應商,在 2019年5月推出「Neogence霓淨思(海洋友善)水感全效防曬乳SPF50+/★★★★」。

霓淨思(海洋友善)水感全效防曬乳。圖:Neogence霓淨思提供。
霓淨思(海洋友善)水感全效防曬乳。圖:Neogence霓淨思提供。

Neogence 霓淨思(海洋友善)水感全效防曬乳 產品資訊

・ UVB防禦能力:SPF50+

・ 防曬均勻度:0.947、Boots Star 四顆星★★★★ ,代表防曬產品對於 UVB 與 UVA 的防曬能力均勻程度

・ 臨界波長(Critical Wavelength):可抵禦至 380nm 波長,臨界波長數值越大,代表防曬的廣度越大

Neogence 霓淨思(海洋友善)水感全效防曬乳 環保特性

・ 產品外盒使用FSC認證的紙張,確保不會使用到濫伐製造出的紙張;

・ 移除產品外盒的玻璃紙,減少塑膠的使用,讓整個紙盒方便回收;

・ 瓶器選用高密度聚乙烯(HDPE)材質,是目前台灣回收率及再利用率高的可回收材質。

點線面都到位:不只友善珊瑚,更要友善整體環境

2018年9月,北台灣海域首次記錄到大規模珊瑚白化,在新北市番仔澳、基隆潮境也發現泥沙蓋珊瑚的狀況。而全球升溫、海水酸化、化學污染、一次性塑膠濫用、沿岸土地開發、漁業過度捕撈......,都讓海洋腹背受敵,更讓原本就敏感脆弱的珊瑚礁生態面臨空前的危機。

2018年9月北台灣海域首次記錄到大規模珊瑚白化。圖:陳昭倫提供。
2018年9月北台灣海域首次記錄到大規模珊瑚白化。圖:陳昭倫提供。

選用友善海洋的防曬品只是第一步,若想保護珊瑚礁、海洋環境,乃至於整體環境,那麼選購產品時便需要將產品包裝與材質、生產過程的用水用電等等因素考慮進來。

沒有百分之百環境友善的方法,唯有持續關注、主動了解,對產品廣告、明星代言、行銷語言保持警覺,才有機會從眼花撩亂的商品中做出比較好的選擇。選購防曬品時,試著看看產品包裝上的成份吧!

公益消費快訊

Neogence霓淨思「海洋友善計畫」,不僅要以全新海洋友善防曬與實際淨灘行動守護海洋環境,更決定將海洋友善防曬的部分收入捐給致力於環境保護將近20餘年的「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捐款金額全數用於「珊瑚礁體檢計畫」,公益支持長達十年的珊瑚礁生態監測,守護孕育寶島的海洋生態。於Neogence霓淨思官方網站上,每售出一支「(海洋友善)水感全效防曬乳SPF50+/★★★★」即捐款NT$50予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前往Neogence霓淨思「海洋友善計畫」
 

※ 本文由Neogence霓淨思捐款支持報導產出,除了提供該企業內部資料之外,該公司不干涉報導之獨立性。

[1] 阻隔UVB及UVA照射
[2] 不含二苯甲酮(Oxybenzone)、桂皮酸鹽(Octinoxate)、甲基亞芐亞基樟腦(4-Methylbenzylidene camphor)、氰雙苯丙烯酸辛酯(Octocrylene)、對羥苯甲酸酯類(Parabens)、三氯沙(Triclosan)、苯氧乙醇(Phenoxyethanol)、對氨基苯甲酸(Para-aminobenzoic acid)。並且不含小於100 nm的奈米粒子(Nanoparticle size <100 nm)、色素(Pigment)、香精(Fragrance)、酒精 (Alcoh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