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谷的日常

文/吳佳奇(自然谷專案經理)

究竟要選擇穩定的工作,還是追求自己的信念?

    一晃眼,我已經在「自然谷」工作一段時間了,儘管當初家人頗有微詞,不懂我為什麼要辭掉科技業的工作,揮別穩定的薪水,執意到一個所謂沒有錢途的地方上班,其實他們並不了解,這是我在大學時候的夢想。叛逆在我小時候不曾發生;卻在人稱輕熟女的這個年紀,開始想要有自己的選擇了。

初來乍到

    從竹科來到自然谷大約30分鐘的車程,「沒多遠的距離嘛!」我心想著,這就是我之後要工作的地方嗎?帶著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我來到自然谷。走著走著,突然發覺手機居然沒有收訊!初來乍到,自然谷已經開始對我放大絕,讓人想低頭滑手機都不行,彷彿在提醒我,嘿~還不抬起頭來,看看週遭的綠意!

    一開始上班的時候是五月,走入自然谷,看到漫天飛舞的油桐花,落在大型蕨類上,連一向不浪漫的我也無法撇開視線,森林與夢幻的交織毫無違和感。     

簡單,不簡單

        其實這份工作並不輕鬆,很多人以為我只不過是在這裡走走步道,紀錄一下生態,有人來的時候招呼一下,還要做甚麼?天呀,要做的可多了!在自然谷,甚麼都要自己動手來,以前覺得習以為常的事,現在都不那麼簡單。

       工作上,從處理行政業務到自己寫新聞稿、寫志工服務活動企劃、企業接洽與活動估價,從環境信託講座到生態導覽都要一手包辦;生活上,吃的食物要自己煮,喝的水要用柴火燒煮,如果過夜,連洗澡水都得自己燒,這對我來說真的是非常酷炫的一件事!回想以前在科技業,下班很少有人主動關燈,飲水機按一下就有水喝,更有專門的打掃阿姨整理環境。而現在的工作與生活,雖然充滿了各種不便,但每當帶領志工活動的時候,大家一同揮灑汗水、為環境努力,甚至得到志工們的肯定,並許諾以更友善自然的方式生活,這一刻,讓我覺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志工一同透過雙手協助自然谷工作

        現在生活所有的不便,反而更讓人珍惜生活中所擁有的一切。也不禁讓我反思,科技的發達雖然讓生活越發便利,可是不是也讓人習慣了浪費呢?
       自從在環保團體工作以後,我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算是環保人士,比起其他同事桌前筆電上貼了滿滿的宣示貼紙像是國光石化、守護大埔、反美麗灣、守護石虎等等,我真心覺得自己差太遠。最明顯就吃飯的時候,看同事因為一家店只提供免洗碗筷猶豫好久而忍痛不吃、看著同事手裡拿著大碗公去外面端飯回來吃,寧可壤自己不便利,也不隨意製造垃圾,這些舉動讓我覺得又驚訝又可愛,能跟一群願意這樣守護環境的人一起工作,我很榮幸。

人員沉浸在大自然美景之中

        想想之前工作與現在的差別,從一個恆溫冷氣房到一個沒有冷氣的地方,從日光燈到沒有開關的「日照燈」;從不知外面天氣是豔陽還是雨天,到徹底感受天晴雨落、聽蟲鳴鳥叫的地方,南轅北轍的差異,說也說不完。我很感謝,能有這樣的機會與經歷。

         一直有人問我,每天走同一條道路不膩嗎?老實說,還真從沒想過這樣的問題,每天光是在坐忘台辦公,就可以看到各種旺盛的生命力展現在眼前,就如同這條每天走的路,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季節,自然與光線的交錯,千變萬化。

 

任何改變,唯有開始,才有接下來的故事

       與當初信託這塊土地的前地主杰峯大哥聊完過後,在心底投下一顆震撼彈。他追求的很簡單,只是想好好保護一片自然森林,只是想要呼吸乾淨的空氣、喝乾淨的水、吃無毒的食物而已,多麼簡單的事,卻似乎是現在生活無法實現的現實。而這樣簡單的願望,竟讓他們願意將土地信託出來,期望自然谷這塊土地可以被永久的保存下來。

        自然谷當初被買下來的時候是2007年,那時我是正在念大學的年輕女孩,好巧不巧在學校的一堂課中許下傻傻的願望,希望未來可以當個環境生態保育人士。時間晃眼過,2015年的現在,我居然坐在這個地方,看著森林在我眼前活了過來,腦袋想的都是如何作棲地維護、如何推廣環境信託與環境教育;就這樣,開啟我的半戶外的辦公生活。

 我想這中間最大的差別,就是以前總問為什麼?
 現在,我學會問,自己能做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