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對的事情,我想保護我最喜歡的環境

文/林冠妤(國立清華大學 環境與文化資源學系 實習生)

一、回顧

回顧這次實習,我在新竹縣芎林鄉待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對照實習前所立下的目標:「希望可以藉著這次的實習參加完整的環境教育計畫」、「希望可以學習到不同的環境保育及環境教育方式」與「希望可以在實習中學習到各種友善環境的態度」三個目標都有所達成,且在自然谷期間,也養成了將生活消耗降到最低的生活態度。

在這四十天內,我參與了工作假期與導覽等實際的環境教育執行,也在與指導員們、社區相處過程中學習到了不同環境保育與環境教育的方式,更從他們身上學習到了友善環境的態度,在他們身上,我看見的是對於世界真正溫柔的態度,也許他們偶爾看起來義憤填膺、激進,但正是因為他們在心中深深愛護著環境,對於環境的溫柔使他們嚴格要求自己盡量不做出傷害環境的事情,並且有實踐力地去執行。

在這四十天內,我參與了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許多業務,業務相當龐雜,人手又不是很充足,只有三個人的自然谷,有行政工作、募款與公關業務、棲地經營等工作要執行,卻只有三個人,一人負責一項,例如棲地經營 中,包含生態調查、竹林疏伐、環境維護等,這些工作都不是一個人就能做得到的,更何況還要一邊培訓、照顧志工,原本已經吃重的工作量更加緊張,志工未來也不見得會成為穩定的勞動力,環保團體的工作十分的辛苦,真誠地認為對環境需要有相當的愛才得以保持熱情。

十分感謝指導員們對我們非常信任,總是帶著我們上山下海的工作,交代給我們的事情也總是相信我們辦得到、能夠完成。


實習結束前合照,左起按順時針:指導員黃千桓、指導員許惠婷、指導員林冠佑、道法自然吳采愉、自然谷委託人吳語喬、指導員謝伯鴻、華龍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詹榮妹、指導員吳佳奇。

二、省思與總結

在這次實習後,我回顧自己改變最大的大概是下列兩點:

首先,是跳脫以往以理論自居生態中心主義者的高傲態度,在環境中學習真誠地與生態們平等對待。

從前對於小型生物幾乎抱持著不當生命看待的我,開始認真地思考大家在環境中的位階同等重要,不再隨手、隨意的傷害他們的生命。最大的例子,是我終於學會,即使害怕蜘蛛,也會努力去尊重牠。牠在這個世界上只是自由地存活著,對於人類而言不只無害甚至有益,即使我再怎麼懼怕牠的外貌,也應該平等地尊重牠。

其次,在實習下班後的夜晚,我每天都會與指導員們聊天,他們不斷地與我分享自己在環境中的經驗、生命的經驗。

他們的生命與我相比更有實踐力,對於環境也更加友善,這相對地影響我在實習後,仍沒有忘記自己要對環境友善的心。我仍舊帶著大大的便當盒出外購買食物、隨身一定帶著購物袋與環保餐具、絕對不使用塑膠吸管,除了這些微小的實踐力外,我更開始在關注議題之虞,有了參與的勇氣與實踐力。

也許是在實習下班後被問了太多次「未來想做什麼」了,我不斷地與日夜相處的惠婷、冠佑討論著環境與生命。雖然有點像取暖,但我們互相分享著彼此的夢想、理想,也希望未來在路上可以互相照應,我也看見了從整個地球的角度來看,生命其實沒有我想像中的長。人類在地球上何其渺小,我在這個地球上能夠扮演的角色太卑微,即使是社會地位再高的人,我認為我們在地球上的位階,與其他生物們並沒有不同。

也因此,我似乎在心中默默放棄了,那些「別人」認為一個成功者須具備的刻板印象,我不需要那些普世大家認為是成功的印象來證明我的生命價值。

何況生命如此短促,我只想追求我喜歡的事物,我只想做好每一件對的事情,雖然要留下好的種子給後世不見得做得到,但至少不要種下毒瘤給予我的後代子孫。我想創造一個更適合我們、更友善後代的環境,由自己開始做起,省思著自己還能夠為環境做什麼,渺小的,但是一步一步地向前邁進!我想做對的事情,我想保護我最喜歡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