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大自然的禮物-小花蔓澤蘭大作戰

文/謝伯鴻

【2019/09/28】

人類師法自然,在自然環境中取得了許多靈感及啟發。9月28日教師節,鹿寮坑在當天來了15位志工協助清除山路兩旁的小花蔓澤蘭,為社區盡一份力,也送給了大自然一份特別的禮物。

前幾天氣天陰晴不定,不禁讓環資的工作人員們十分擔心活動無法成行。好在上天眷顧,當天給了大家吹著涼風的晴天。這次志工來自四面八方,有著不同的背景,但相同的是對環境熱切的關懷及樂於付出的心。其中還有一位在澎湖服役軍人趁著來新竹受訓的空檔報名這次的志工行動。


志工群聚石爺石娘廣場,準備今天清除小花蔓澤蘭的任務。

來到鹿寮坑,當然要簡單了解當地的文化及信仰。鹿寮坑是一個位在山谷的客家聚落,是先民設寮獵鹿的場域。最早山區種植阿薩姆紅茶,在茶產業沒落後,村民改種海梨柑,進而成為台灣的海梨柑之鄉 。除了農業文化外,這裡還有很多的有趣信仰及傳說。社區內的廣場上座落了兩塊大石,村民稱之為「石爺石娘」。祂們原本是在鹿寮坑溪床上,由於石爺有顯靈許多事蹟而被當地民眾奉做神靈請到廣場上供奉,甚室居民的小孩難教養,都會讓石爺收為養子以求平安。除了石爺石娘外,在鹿寮坑往關西的山稜上還有一間伯公廟,據說數次曾顯靈幫助過往路人,因此被村民尊為顯伯公。而我們這一次的工作,就是清除通往顯伯公的路邊小花蔓澤蘭。


講師伯鴻介紹石爺石娘的故事。

「小花蔓澤蘭原本生長於南美洲蔓性植物,由於他生長快速且種子眾多,因此來到台灣後對生態造成了嚴重的破壞,許多植物都因被他覆蓋而死亡……。」在講師伯鴻講解完入侵外來種的危害及安全事項後,志工們便上工大顯身手。這次的工作用到的器材不多,大部份的時間只需一雙手套,像拔河般大把大把的將植物拉下來,再裝進大型垃圾袋中就可以了。只有高懸樹上的藤蔓,才需要用鐮刀斷莖,讓樹上的部位自然枯死。志工伙伴的戰力強大,一大片的藤蔓才三十分鐘的時間就清得差不多了,有些志工甚至停不下來,盡可能的將手伸長去勾原本拉不到的地方,想要把這此入侵台灣的物種一網打盡。稍事休息後大伙更進一步的擴大清除了區域。在兩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志工們總供清除了27袋的小花蔓澤蘭,共計260公斤。


熱血志工們認真清除小花蔓澤蘭,不一會的時間一大片的藤蔓都被清除乾淨了。

享用完美味的客家餐點後,志工透過導覽認識自然谷的生態。在講師的帶領之下探索用疊石工法製作的百年碳窯、品嚐台灣土肉桂葉子的甜辣滋味,驚喜地在姑婆芋上發現一隻台北樹蛙。只見台北樹蛙因受驚擾而弓起身子,不久發覺這群人沒有惡意,又將四肢收回身旁呈現保水姿勢,志工們就圍在這隻綠色小精靈面前不停拍照。在生態解說完後,大伙回到木屋,利用路邊採集的葉子、花瓣製作獨一無二的葉拓手帕,不同於以往將顏料塗在葉上的方式,這次的做法是直接用將葉子內的天然色素壓印在布上。這樣的做法除了天然無毒,更能藉由在尋找合適素材的過程仔細的觸摸、觀察葉子。


滾動撞球,將植物的原汁原色拓印在手帕上。

在木屋,講師京翰介紹「環境信託」這種環境保護的方式給大家認識。「環境信託」對台灣人來說也許很陌生,但在英國它已經操作了120年,透過契約及土地使用限制,長期且穩定的將我們想保護的自然環境及文化資產保存下來。從英國湖區彼得免莊園到日本狹山龍貓的故鄉,講師娓娓道來這些環境信託成立的故事。而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在台灣推廣環境信託已十餘年,2011年在協會、委託人吳杰峯先生、吳語喬小姐及荒野保護協會的努力下,促成了台灣第一個環境信託案例「自然谷」。許多志工聽完自然谷的故事之後,想要好好繞完自然谷的全部範圍,可惜因為時間的關係無法達成。最後心得分享,從事職業軍人胡起榮表示「原本大學念教育相關科系,從以前就一直很擔心溫室效應、生物多樣性減少等環境危機。由於希望能更直接、更快的幫助到我們身處的自然環境因此參加志工行動。而其它志工在心得分享時表示,要保護身處的自然環境,環境教育及及實際行動需要相輔相成,現在的民眾及學童環境保護意識越來越高,在這樣的情況下希望台灣的環境越來越好。最後大家在自然谷牌坊下與志工伙伴和自己完成的葉拓手帕大合照,結束這充實又有義意的一天。


志工拿出自己的作品,開心的大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