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8月份志工快訊:有緣千里來相會

2012年9月01日 星期六

七月份協會志工招募時,其中有一項任務是「學者資料庫的建置」。這是協會正在進行的「建構永續​發展支持者網絡行動」專案的一部分。

在此專案中,我們希望能優先建立直接和全國大專院校老師們對話的平台,藉由他們再延伸影響到大學生們。這樣子我們的環境保護行動,才會更有力量。相關行動的推動,在台灣除了仰賴媒體的宣傳,政府政策及學者研究的努力外,民間團體的力量,亦為國人所看重。

台灣從環境基本法中規範永續發展委員會之後,從中央到縣市政府紛紛設立,做為政府、學者專家、民間三方溝通的平台,但仍侷限於少數人的參與。多年來也不斷想透過各種智庫、聯盟、研討、座談……等努力,希望能闢建出一個良好的溝通管道和平台。而這樣的目的要實現,首先第一步便是建置「學者資料庫」。

然而,這卻是一個曠日廢時,接近「愚公移山」「精衛填海」「填海造陸」的建構過程。

以大學來說,台灣的大學至少兩百多所,大一點的學校,可能會有十多個學院,光一個學院就會有幾百個教授,一個學校可能就有幾千人的資料要建置。假如一個學校的建置需要15-30小時,完成台灣學者資料庫的建置則少需要3000~6000個工時。這的確是一個相當冗長的工程。

這個冗長一方面是時間上的冗長,另一方面則是,「建置資料」這樣的活動,並非在自然環境跑跳,也不同於服務人群會得到等量的回饋。可以說是一個「坐在電腦前,找到需要的資料,整理成適當格式,把這件事反覆一萬次(可能不只)」的活動。

在非營利組織(NGO)裡有句話是這樣講的:

和活動現場第一線的工作類型比起來,行政類型(資料建檔)的工作,往往最需協助,但也因為「無聊、繁冗、很難有什麼具體回饋、技術上無挑戰性、細心度又要求極高」的屬性,看起來容易,卻反而最不容易招募到志工的類型。

環境資訊協會前後也花費了近一年以上的時間,中間也歷經完全中斷,負責人輪番更替,後來又接續下來。志工們在台灣各處輪番參與資料建置過程的不同階段。

甚至是這樣的:每日,利用睡前的一個小時,開啟SKYPE和檔案,一群人一起線上會議:一邊建置學者資料庫,一方面則是聊些什麼。這個時間堅持不要多也不要少,彷彿是個習慣。例如你起床時五分鐘的伸懶腰操,或是睡前一杯熱牛奶,又可能是中午吃飯後,習慣性的繞著巷子走一圈,或是你每日固定閱讀書報(或是看電視)。

這個過程可能很像是背英文單字的訣竅(也許你也可以想像成打電動升等級),如果要有具體成果,最好的方式並非一次塞入大量的資訊。而是少量少量的,每日每日的累積,時間一拉長,就能漸漸顯現出成果。面對猶如馬拉松賽的資料庫建置,我們可以說這彷彿是以涓滴之勢灌溉荒漠,那可能猶如鐘乳石分泌的速度。

我們感謝親赴協會的志工們,甚至那些遠在台北之外,那些在花東、中南部、外島和國外的志工們。因為透過網路連線,這些志工們分別在不同的時間、不同地點,或許很多,或許一些,或許100小時以上,或許僅僅30分鐘的參與。前仆後繼加入建置資料庫的行列。而更難能可貴的是,也有志工表示:透過「每日作一些」這樣的方式,應用在自己的生活如準備考試、背單字、減肥、每天慢跑……時間一拉長居然也有了不小的成果。這是我們始料未及的「美好意外」。

在資料庫建置進入尾聲之前,這才發現,這個專案我們終於走出第一步。那個感覺像是信天翁的起飛,首先經歷琅琅愴愴的助跑,一跛一跛,甚至反覆的摔倒,後來越跑越順,直到累積足夠的俯衝力,然後終於有向上飛馳的力量。

在此謝謝「五內四海」的志工們,我們也許未曾相見,僅是透過網路的聯繫,電話幾許的聲響,又或許偶爾見面,然後各自埋首。也可能有人先行離開,又或許有人遲來。

這些與那些,深深致謝。

第一步完成了,真正重要的是接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