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A亞洲發展策略的過去與未來

2007年10月01日 星期一
 
2004年花蓮南華生態工作假期吸引許多國際友人的參與
從從協會成立以來,我們就透過環境資訊中心的努力,不斷的想多蒐集其他國家的環境議題,希望能夠為台灣的環境保護工作,注入一些新的元素。一直以來我就認為和其他國家合作的困難,只在於協會內部的企圖心和能力,畢竟,我們的人力和財力總是十份侷限。因此,究竟該如何兼顧各國的環境議題與資訊,長期來看,這是協會國際交流發展策略的問題。

事實上,以協會的人力及財力來看,每年我總會要努力的透過理監事聯席會和年度會員大會來檢視,將協會的業務集中在協會的宗旨和任務的範圍內。因此,所謂的國際交流,仍至於TEIA的亞洲發展策略,其實就是環境資訊中心、環境信託及工作假期…等重要任務的發展過程。在這樣子的脈絡下,其實協會各項任務中,都企圖和國內外的單位合作,企圖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生態工作假期築起國際交流的管道

在2004年透過和台灣拜耳的合作,舉辦了第一次的生態工作假期,便邀請了不同國家的志工,包含日本國民信託協會的前工作人員佐佐木孝子(Takako)前來。除了展現協會多年來,單方面派員參與日本國民信託協會工作假期的一個回應,也是開啟雙方一個有來有往、更密切的交流。Takako還多次來台參與我們的年會,成為我們日後和日本合作的重要伙伴。

日本國民信託協會前工作人員 佐佐木孝子而2006年明日香村景觀保存志工協會的正副會長協同該會志工等人,親自前來參加在花蓮的生態工作假期,提昇了台日雙方往來的層級。在花蓮的活動中,三木健二會長有感於所有參與者的努力及對保護環境的熱誠,以及對日方的友善,於是提議雙方一起合作,希望能共同推動亞洲地區環境信託的工作。

兩岸交流一起為兩岸環境保護努力

在陸委會的委託下,2006年邀請大陸環保團體、2007年邀請大陸記者來台灣參訪,突破過去由旅行社主導、旅遊比例佔了七成的交流模式。雖然因為兩岸的簽証規範而吃足了口頭,但我們卻真正的做到了兩岸實質的交流,獲得所有參與者及與會者的肯定。一行人,一路拜訪全台具代表性的環保組織、環境議題的現場,了解台灣經濟發展的背後的犧牲和代價。同時也透過相互交流,瞭解大陸朋友保護可可西里藏羚羊的事蹟、為長江的江豚請命的哀傷時,我都會想到在大陸這樣極權體制下,環境保護面對許許多多的問題及困難,相形之下,台灣的環保團體,似乎已在享受許多前輩犧牲所灌溉的樹蔭。

世界社會論壇看到世界面面觀

2006年,協會亦派員前往委內瑞拉、巴基斯坦參加世界社會論壇,親身體會什麼叫做another world。在委內瑞拉,見識到物價不輸給台北,捷運比台北還早、貧富差距卻極端懸輸的南美洲城市。在巴基斯坦,我們走進了忍不住遮住口鼻的漁村,村民卻因買不起捕魚証而只好看著台灣和大陸籍漁船,掠奪當地的海洋資源。

亞洲發展下一步

TEIA的亞洲發展策略,就在這些經驗及過程中慢慢浮現。因為,我一直認為應該要走出去,不是只是去開開眼見、見見世面,而是去為我們的土地,為我們的朋友做一些事,那怕很微薄,很有限,我們都不應該放棄。但也很清楚台灣還有許多國際社會的現實問題,包括台灣環保團體在國際事務上遭到的排擠,同時協會本身的錢力、人力,以及同事們為了工作幾近身心俱疲的壓力,這些內憂外患下我仍然覺得要努力堅持下去,相信在尋求同事的共識和各位會員們的支持之下,國際交流和亞洲發展,會在我們做的每件事裡,自然浮現。明日香村景觀保存志工協會三木健二會長為大家簡介

因此,我們將和日本展開十年推動亞洲地區環境信託計畫,在今年嘗試和日本明日香村景觀保存志工協會簽訂合作協議,籌畫兩個單位的合作,於明年開始安排工作人員互訪與交換,透過更實質的參與及認識,認識雙方的文化和不同的想法及生活習慣,再逐步邀請友會和不同領域的團體,進而邀請不同國家加入。

十年,看似不切實際,但我們都知道「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我相信如果只想靠著一年、兩年的年度計畫,頂多不過是幾個有心人彼此成為好朋友罷了。套句和朋友聊天的話:「我們的成果,不在眼前的計畫賺了多少錢,或是自己的能力變得多好,能寫出什麼美好的成果報告,而在於經過五年、十年之後,我們能不能像古惑仔電影裡一樣,能夠集結一大票人,為了共同的理想而一起行動。」 對於未來的發展,雖然想法還不夠成熟,雖然缺乏足夠且實際的經驗,也還在為接下來的幾個月的薪水而焦慮,雖然…有那麼多的難題…但是,我相信我們的心會在一起,會一起經歷這接下來的五年、十年,不僅僅是一起做著夢,也將一起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