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背後的問題:褚士瑩教您吃喝玩樂也能救地球

2009年4月03日 星期五

協會又出征了!!!金車教育基金會在3月1日邀請協會成為金車文藝講座的協辦單位;這次我的任務是去會場擺攤,宣傳協會以及販賣協會所印製的環境手札,本以為只是一個要工作的假日天,但演講的內容深入我心,讓我有個收穫滿滿的禮拜天下午。

善待地球的食衣住行

當天的主題是這樣的:「吃喝玩樂也可以救地球」,其實這個主題是非常的耐人尋味的,吃喝玩樂真的可以救地球嗎?褚士瑩舉了個例子:所謂時下流行的『節能減碳』所開創出的太陽能發電,對地球真的友善嗎?那電力公司以傳統的方式發電所造成的環境汙染高,或是回收太陽能電池所造成的環境汙染高呢?種種類似的問題總讓我感到迷惑;我真希望有人可以告訴我某個真理,讓我可以溫柔的對待地球,讓它永續的發展,不會因為人類的無知而毀滅。

而我們現存的時代,是一個訊息不時再更迭的世界,有些你深信不疑的道理,其實只是你被蒙蔽了,有些你現在認為對的事,到了明天或許就成為錯的,又比如『有機蔬菜』概念的種植對健康或是對土地的永續是好的,但對於世界糧食的供需卻是失衡的。也許今天有人提出一套論述可以說服我,我又怎麼知道推翻它建立另一個價值觀的人何時會出現!褚士瑩在對待這些事情的方式是要我們了解世界並不是非黑及白的,我們所知道的越多,就應該用越謙卑的方式去看待這整個世界。

公益旅行

那怎麼樣出發去了解這個世界呢?要怎樣以宏觀的態度去解決世界上正在發生的問題呢?褚士瑩提出了公益旅行這個想法。

在我們的認知裡,旅行就是應該盡情享受的,而公益而是因為同情而付出的;也許在某個大學的暑假裡,我們充滿理想的上山下海為我們認知中的弱勢族群服務,以為自己是個可以拯救這個世界的人了;但那個時刻,我們有認真的以同理心的方式站在被施予者的立場,對於我們所做的事有著絕對的信心,可以解決他們碰到的問題嗎?還是只是一廂情願的陶醉在自己的認知中呢?但那也許只是一個暑假,由許多人的犧牲來成全我們的服務;在那樣的氛圍中,我們提供而被提供著去創造那個屬於我們在20歲夏天美好的回憶。但這是需要不斷不斷的去學習的,我們越不排斥去參與,而且用正確的態度去面對我們所接觸的世界,遺棄掉我們之前所認知的公益即付出的觀念,我們才有可能在公益旅行中學到的更多。

這讓我深刻了解到協會目前正努力推行「生態工作假期」的重要,協會號召了國內外志工,上山下海,打造人工棲地、保護海岸或修復歷史建物。藉由實地的工作與生活,融入當地自然與人文環境,學習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之道;協會「用汗水灌溉綠地球」的概念,呼應了此次演講的主題,原來玩樂真的可以救地球耶!

現今台灣NGO的處境

再來褚士瑩發現在台灣有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大部分的人只有在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才會去關心某個議題,而且不能理解為何其他人都不會去在意;但反過來說,我們為要等到事情已經發生到自己周遭的時刻,才開始關心環境,或者是貧窮的問題呢?

也許因為有了深刻的了解與體認,投入了NGO╱NPO組織的行列,褚士瑩也發現多數台灣的組織在營利方面是非常有潔癖的,這或許是好的,但也不是絕對的;他提供了一些觀點來打破大家的迷思:即認為事情做對了,就會賺錢,所以不要去排斥賺錢;NGO的生存之道,為何不用做生意的方式,把每一分錢用在對的地方,找到可以賺錢的方式,以各大的資源聚集去做更大的事情呢?他對於這個問題說出了其癥結點:沒有靠救濟而致富的窮人!所以投身在組織的工作者必須好好思考的問題。

開放提問的時間,有人以社會資本化的課題去強調企業所造成的傷害;提問者有著排斥大企業的心態,甚至花了許多力氣去抵制它們;褚士瑩跟大家說:企業對於環境或是世界的關連要從我們的心態中消除,當然企業理當是有它的社會責任在;但我們個人對於環境或是世界的關連反而更大,重點是──因為商人或是企業只顧慮人們的需求,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需求,它們從何著力呢?

結語

在這場演講中,褚士瑩給我一種宏觀的看法,一種深刻的概念;讓我去思考許多問題背後的意義以及如何以其他的角度去思考事情。有人是這麼唱著的,「有一種無聲的話語,只有尋夢的人彼此才聽的見」;在褚士瑩的演講之後,我的腦海中是這麼想起這句歌詞的…。那些我曾想要表達卻說不出的詞語,那些曾想過卻無法付諸的行動,都在此刻得到了支點,讓我有力量的把夢想撐住;我在心中默默的對褚士瑩說:雖然你不認識我,但是我謝謝你!謝謝你讓我對於之後再協會的工作有了更明確的想像以及寄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