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綠世代環境新聞編採營

2009年7月06日 星期一

「知道身邊發生什麼事,我們才有機會去關心,並為我們自己和下一代而努力。」

協會連續四年舉辦的「環境新聞編採營」,5/23-5/24台北場次在學員名額爆滿的情況下圓滿落幕,今年編採營十分特別,除了跨越濁水溪,到了台南舉辦外,今年的編採營可是兩天一夜的實戰營隊,讓學員「即學即用、深入參與」的實際練習,就讓我們一同瞧瞧這次台北場活動有什麼幕後小秘密吧。

不抽鑰匙,請抽「神奇小卡」

「什麼!?編採營要過夜!?」許多人聽到第四屆編採營要過夜,都發出很大的問號。過去總是將課程時間分成兩天,並將報導產出時間拉長到一星期,有別於以往,這次希望學員能在兩天一夜的營隊中,親身經歷記者生活為了結稿的緊湊感,加上更為豐富的課程,因此規劃了兩天一夜的營隊,可謂是盛況空前!

在兩天一夜的編採營中,學員要與不熟識的人一同參加研習並過夜,然而要如何讓現場氣氛不會流於僵硬的上課形式,一開始活絡學員的氣氛,則是一個難題了。為了讓大家解除「尷尬」,編採營工作小組設計一連串的破冰遊戲,就是要讓大家「混熟」!不過,既然是編採營,破冰遊戲也要很「編輯採訪」。有經歷過聯誼「抽鑰匙」的人應該可以想像,藉由挑選物品來認識物品主人的故事;在編採營,將鑰匙換成卡片,在最初報到之時以抽牌互相採訪的方式認識彼此,挑戰採訪功力之餘,很快的,也讓氣氛熱絡了起來。

實戰at night

話說夜晚,才是「營隊」的重點,但是,這營隊既沒有營火、也沒有載歌載舞的歡樂氣氛,而是挑燈夜戰的開了一個場特別的「綠世代座談會」。邀請了清大經濟系二年級生林子堯與環境資訊中心主編彭瑞祥,分別以兩代立場,彼此交流並針對所參與氣候變遷締約國大會的經驗和心得與學員分享,開啟兩代綠世代對談。

事實上,座談會除了「座談」之外,座談會現場也是一場模擬記者會,讓學員現場針對這個座談進行採訪和攝影,讓學員對於記者會現場有更多認識。而這一場模擬記者會也是需要撰寫新聞稿的,截稿時間訂在隔天早上八點前!真的是模擬的很徹底。

學員們的成果在第二天「採訪密集分享、叮嚀與作業提醒」中,由講師趙善意為學員做回饋,讓學員能夠立即了解如何修正新聞採訪寫作。等等!除了「新聞稿」外,每組別也要在隔天八點前交出組的「專題規劃」,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夜晚不夠用、會帶著熊貓眼回去的編採營」。

 注意!公民記者出沒

在台北場編採營結束後,學員們可是收穫滿滿,正式成為「跑新聞」的公民記者了,像是學員黃慧珊一個人去了「老嬸婆ㄟ土角厝」事件採訪,寫了一篇十分完整的報導,同時也刊登在yahoo奇摩新聞,獲得超高人氣。而資訊中心記者苡榕也特別發了一封群組信給志工們,名為「有志工真好~~」的感動與感謝信,內容特別提到他在採訪現場與參與編採營的學員不期而遇的經過,感受到大家認真努力為環境發聲,相信有大家持續的努力,會讓更多人藉由瞭解環境進而關懷環境,甚至是為環境付出行動的。

後記(就已經是花絮了還有後記喔)――協會出現泥娃娃?!

作者:呂苡榕(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資訊中心採訪編輯) 

「我怎麼躺一下床就變這樣…。」瑞祥把撒在他床上的泥土用手收攏丟進垃圾桶。
「瑞祥身上怎麼有土啊?」卓斯心裡吶喊著。
編採營台北場23日當天晚上,在結束一整天活動以及開完檢討會後,大家擠在男生宿舍房間裡吃零食和閒聊。瑞祥在他的床上滾來滾去一陣後,一把泥土抖落在床單上。
「啊~不想洗澡!」瑞祥翻身準備睡覺
「你把被子蓋好,肚子都露出來了等下感冒怎麼辦。」小易貼心的嘮叨。
這天的結尾,是小易和瑞祥老夫老妻一般的對話。

身上抖落泥土和不洗澡是一組相互映證的徵兆――瑞祥是泥娃娃。所以他身上會有土;所以他不洗澡,怕碰水之後會溶化。

星期一,編採營結束的那天,瑞祥遲到了。大家紛紛猜測他遲到的原因,然後我說出了「瑞祥是泥娃娃」這件事,也許是他路上遇水了,不小心融化,正坐在某個屋簷下把自己捏好。 
「這樣萬一他在辦公室融化,我們要把腳伸起來,不然會不小心踩到瑞祥的某個部分」肇萱很貼心的設想萬一三樓哪天漏水,大家要維持瑞祥的完整性。
然後大家開始說出心中對妮娃娃的願望。
「那可以把它融化捏成五個嗎?這樣可以一次做五件事耶」
「那要記得捏手指,這樣才可以打字」
「可以不要有嘴巴嗎?不然五個一起碎碎念好恐怖」
「可是沒有嘴巴不能接電話,不然只要一個負責接電話的有嘴巴,然後關在抽屜裡,要接電話的時候再放出來」
「瑞祥會不會已經來了,聽到我們這樣講,正在樓梯間哭」
「不會啦,他又不知道我們在講他」
然後,泥娃娃話題讓大家度過一個愉快的早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