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A十八般武藝第一式:水肺潛水與海蛇漫游

2009年12月02日 星期三

今年的珊瑚礁總體檢第一次由NGO主辦,號召許多熱情潛水志工參與台灣珊瑚礁總體檢邁入第12年,協會成為第一個舉辦此項活動的NGO,在今年5月到9月,於全台海域共展開5梯次活動,號召潛水志工,一起來替全台珊瑚礁健康檢查,織起海洋生態的守護網。偉大的任務執行,沒有三兩三怎行?上山下海不打緊,遇上暈船和海蛇,只能迸出一句話:Oh! My God!

「不要、不要!我這輩子死都不會去學潛水的,海裡的蛇狀物太多了!」

去年那時,我還非常堅決的回絕在潛水朋友的邀約;而且我是認真的,對於無敵怕蛇的我來說,光想到海蛇前後左右上下在四周游動,已經嚇到快休克了!

沒想到,接下2009珊瑚礁總體檢Reef Check的任務後,我跟傳說中不會游泳又怕水的信託中心孫主任,就這樣被踢下三月寒冬中的水池……

「主辦單位居然沒有人會水肺潛水,太說不過去了,給我學!」 

志工準備下海囉!「是~是~是~」我們兩個只能臉色發白、牙齒打顫的竭力回答,因為,三月時的水溫,只有不到15℃呀,啊──啊啊啊!

從水池中的15℃,一直到5月實際下到海裡實習的18℃,老實說,一想到要潛水,就會忍不住嘆一大口氣!因為一到海裡,實在冷到兩眼發直、牙關緊閉到牙齦抽痛,而且總是擔心設備還好嗎?下一步驟是什麼?還吸得到氣嗎?教練還在旁邊嗎?!根本毫無心力仔細端詳海裡有什麼。因此對於當初進行海洋實習的東北角海底有啥,還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終於熬到第一次出師,在綠島實際下水和潛水志工一起進行珊瑚調查啦!

6月初夏,氣候宜人,連海水都是我沒有感受過的27℃!終於,我們的四肢舒暢的在海中展開,也第一次開始左右探頭,看到綠島海底亮麗豐富的各式魚呀、珊瑚呀!

我暈~~不知道是我的錯覺嗎,旁邊游來游去嘟著嘴、張大眼睛、一搖一擺的各色魚類,讓我想起眷村中和藹可親的大叔大嬸,真會忍不住跟牠們打起招呼。但是技術欠佳的我們,總是無法控制的左漂右移,到最後還得麻煩技術超強的潛水志工一一領回,真是辛苦了!

跳過艷夏,來到9月時的小琉球和蘭嶼,水溫仍算怡人,但是漸強的秋風讓海平面開始騷動,穿梭兩地坐船出海潛水,讓平常搭捷運就會暈的我更是吐到不行。不過潛水時的暈船,步驟算是較為繁瑣……

「一開始保持平衡望向遠方,頭腦清醒毫無暈眩;接著準備下水裝備動來動去,腦中彷彿有水波攪動,開始不怎麼對勁;再來拿到預備的餐盒,無法抗拒食物香氣的低頭準備大快朵頤時,這下……從頭到胃都在翻騰,最後只能趴在船邊吐到過癮。神奇的是,暈得亂七八糟的我,下到水底後就馬上恢復,畢竟,海中無波無浪穩得跟什麼一樣!可惜的是,調查完畢上升至水面後,跳上跳下的海浪馬上又擠壓了我的胃。匆匆上到船上正準備大吐特吐,卻看到從海中一個個向上浮出的人頭,只能拼命捂住嘴巴,想盡辦法不要吐在大家頭上……就這樣一直撐到最後一個志工都上船,才鬆開我的胃、我的嘴……」

蛇蛇乖,不要來找我呀~~總之,克服了四肢僵硬、吐就吐吧等身體障礙以後,珊瑚體檢當中還需要克服就是心理障礙了──海蛇!!

還好在每次珊瑚礁體檢前,放在msn當作暱稱的「蛇蛇不要來」咒語發揮了效果,一直都沒出現任何一條形似海蛇的物體;連有海蛇出沒的綠島,聽志工說蛇蛇們都很配合的藏在海底隙縫中,不讓我瞧見。

直到調查最後一站──蘭嶼。               

咒語式的祈禱終於破功了!這會兒,海蛇十分活躍的在我面前展現牠們瑜珈般的身段,左邊扭、上面扭、後面扭,三支氣瓶三次下水全都看到牠們!有一隻更是過分,當我還在海面上確認裝備時,牠竟漂上來在我面前瞪著我換氣,Oh! My God! 我只能用盡吃奶的力氣瘋狂轉身游向最近的志工,然後大吼:「啊──蛇!牠有沒有跟著我?啊~~」尤其背上管線因擾動而輕觸著身體,讓我不禁以為被海蛇纏上而更加魂飛魄散。

從3月開始首次接觸水肺潛水到9月最後一場調查結束,我和孫主任都完成這輩子沒想過的任務──水肺潛水;也因為學會這項技能,讓我見識到深藍當中的3D立體世界,那陸地上無法感受到的美妙震撼,海中各色珊瑚、生物、魚類都讓人驚艷連連。

科學指導員跟隨著參與珊瑚礁總體檢的志工們,隨時提供適當的協助;照片提供: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珊瑚礁演化生態與遺傳研究室蘭嶼水下的珊瑚礁,遭藻類覆蓋;照片提供: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珊瑚礁演化生態與遺傳研究室

 

然而,任何只要有些潛水歷史的志工,都會嘆著氣說:「唉,這樣你就喊美,那是你沒看過以前台灣的海底世界!」對他們來說,以前珊瑚密佈、魚群吹著泡泡排隊睡覺、大龍蝦揮舞雙臂歡迎的畫面,如今都已成為心痛的遺憾!

(p.s. 很抱歉沒有放上志工照的海蛇照片,因為我不敢打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