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氣大寒:家的意念 (上集)

守護行動: 標籤: 田間記事
文 / 黃苑蓉 2016.01.20

前言:比西里岸部落的Kacaw(陳先順)阿公,他今年已經88歲了,人生經歷了三個時代,部落傳統社會、日本時代、國民政府時代。他說,「這幾年身體明顯變差了,趁我還有辦法說話,回憶過去的時候,把我的故事寫下來!」老人家所珍惜的、想要傳承給下一代的、不管時代如何變換都要守護的,所謂部落的價值是什麼?就從人之初的「家」開始說起吧……


比西里岸傳統領域山區之一。攝影:黃苑蓉

昭和2年(1927)的夏天,Kacaw誕生在Pisilian(漢語音譯白守蓮或比西里岸)部落Licay的家裡……

部落依水而生

Pisilian的舊部落(Kaniaro),現在叫做「高台」的地方,她的南側有一處溪谷,終年流水不斷,這裡是部落重要的水脈,溪水源自海岸山脈,東流入海,經過Kaniaro時往下切過海階台地,切出陡峭而潮濕的山谷,斜坡上布滿竹林,陽光難以穿透,族人在竹林間走出一條蜿蜒的道路,一邊通往海,一邊通往部落。

靠近部落的溪谷裡,是大家洗澡、洗衣、取水、設置水力設施的地方。說到洗澡,男女生各據一區洗澡,坦誠相見,從小洗到大,也不覺得怎麼樣,如果在現在的社會就會覺得害羞了。奇特的是,這水脈似乎有一點地熱,冬天洗澡時,水是溫的,不覺得寒冷。各家的少女清晨從這打水回家,把家裡的水缸裝滿。

2016 舊部落全景
 圖:2016 舊部落全景。

Icowa ko roma ni Licay(Licay的家在哪裡)

Kacaw的家距離溪谷最遠,在Kaniaro外圍的西北側,四周有水田、水圳環繞,家裡有寬廣的院子,大樹,茅草屋住的是大家族,最多曾有20多人一起生活,除了父母、自己、兄弟姊妹,兄弟姊妹的孩子,還有母親的兄弟同住,好不熱鬧。主屋裡有通鋪及火塘,冬暖夏涼。

Kacaw小學畢業的年紀,還沒有進入聚會所擔任pakalongay(阿美語,音近「巴卡隆愛」在阿美族部落,成為正式年齡階級的青年之前,受訓練磨練的青少年群體)之前,開始幫忙家中工作。

左圖上:陳先順阿公的老家;右圖上:陳先順手繪老家內部;左圖下:陳先順阿公與自己的家園地圖;  右圖下:2016 KACAW阿公工寮向東的景色。攝影:黃苑蓉
左圖上:陳先順阿公的老家;右圖上:陳先順手繪老家內部;左圖下:陳先順阿公與自己的家園地圖;  
右圖下:2016 KACAW阿公工寮向東的景色。

青年Kacaw的一天

清晨四點,起床、吃早餐,展開一天的milaoc(維護水圳工作)。首先去看自家水田的水圳有無正常,若流水變少,就到kasalilaman(汴頭,指分流圳水入支渠的閘口,按用水比例分配,用水量大的田區,閘口就較大)查看,疏通阻塞流水的異物。

早上七、八點,帶著自用的工具與便當,到Katatala'an(會合點,族人前往田區、山區前的重要路口,大家都在此相約集合出發)與「Kakoting」水圳的巡水組員會合,集合時每人繳交50元當作當日共食的買菜基金,同行的有30多人,因為大家共用這條水圳,所以每個用戶要出人力一起維護。

出發後沿途巡水,移除阻塞水路的枝葉土石,排除各種狀況,以保持流水暢通,直到tafa'(源頭取水口)。Kakoting圳的源頭在tinkikaishia(傳統領域地名,日語「電氣會社」之意,因為這裡曾預計設置水力發電機組)的下游不遠處。中午工班就地野餐,通常都是自備糯米飯當主食,下午繼續工作,傍晚4點半左右解散。巡水工也是有微薄日薪的,同樣由使用家戶集資支付。

Kacaw出門巡水時,其他的家人都在水田裡忙碌,農忙時,親族之間會mibaliu(集體換工),集中火力到各田區完成農事,例如插秧,收割……等,若沒有大家合力互助,農事不可能獨自及時完成,巡水的工作也是一樣的道理。

夜幕低垂,部落瀰漫著煮飯的炊煙,各家主屋內,或升起篝火、或點上油燈(padawdaw'an),影子聚攏。剛結束一天工作,盥洗完畢,吃飽飯的家人們,通常拿張木製小椅子,圍著主屋內的火塘坐下,光影投射在被煙燻得黑黑的屋頂(有煙燻的屋頂不容易壞),各自訴說今日種種好壞遭遇,有時是老人講古,或是朋友來訪,大家都是圍聚在一起,談話或歌唱。冬天在主屋內取暖,夏天則在大榕樹下的涼台(sasa)。這涼台真是好,足夠全人躺在一起,當時沒有時鐘,觀察日月星辰的位置,就知道時間的流逝。又過了一天。

下集待續...
(2/3出刊)

本文將同步刊載於環境資訊中心比西里岸故事專欄(每週三不定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