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苑海味,情「蚵」綿綿

守護行動: 標籤: 踏芳苑泥.寫心內話
文 / 李岳儒

「等一下吧!說不定有人會去採蚵,會順便載我們一程。」我對著夥伴說道。

這是徒步旅行的第二天,我們計劃由鹿港出發,沿著西海岸的芳苑、大城行走,最後進入虎尾,藉著這次的旅行,想看看被稱為風頭水尾的芳苑、大城一帶景觀,聽說這裡的溼地是國際級景色。果然,這廣大的潮間帶,是如此令人震撼:潮汐退去的溼地,根本看不到海水與陸地的界線,數不盡的招潮蟹在沙洲慵懶閒逛,白鷺鷥在天上優雅地飛翔,打算尋找一處覓食地,好好大快朵頤;溼地上的小水鳥,踏著輕快腳步,四處飛快奔跑,彷彿沒有地心引力,加上強烈又乾冷的東北季風吹襲,交織出蒼茫無垠,但卻極富生命力的一幅畫面。

此時遠方有位阿姨駕著牛車過來,我想機會到來了,大聲呼叫著:「阿姨,我們可以跟著妳去採蚵嗎?」「可以啊!但是我的牛車不等人,追得上就載你們!」阿姨回答著,二話不說,我們揹起重重的行囊,快速奔向牛車,上了牛車之後,除了對阿姨感謝之外,心中也默默對牛哥說聲謝謝,因為我們又加重了牠的負擔。

  一望無際的溼地     牛車採蚵

採蚵西海岸,見證生命力

到了蚵場,我們兩個門外漢,當然只能在一旁欣賞阿姨高超的採蚵技術。採蚵,並不是件輕鬆的工作,首先身體必須泡在冰冷的海水,甚至寒流來襲也是,這種低溫的工作環境已是一大考驗,再來會割下養殖已久的鮮蚵串,用手剝下依附在塑膠繩上的蚵殼,雖然有手套保護,但堅硬的蚵殼,有時仍會劃破細嫩的皮膚,取下蚵殼後,裝在塑膠簍中,再利用腰力與臂力,在海水中上下晃動塑膠簍,藉此淘去蚵殼上的泥沙,這樣的工作強度,讓我突然想起《女農討山誌》作者阿寶曾寫道:「生命總在逆境時,才會展現它旺盛的生命力」。

回程時阿姨告訴我們,芳苑的蚵仔是「靠天養」,有些沿海地區可將蚵仔拖到近海,加以人工養殖,所以芳苑的蚵仔成熟期不能確定,而且體型較小,但滋味卻最好。

 平掛式養蚵法    一輩子採蚵、剖蚵的手

人的自私.海的無私

我也詢問阿姨對國光石化的看法,她持反對意見。阿姨說她從事養蚵五十餘年,雙手因一輩子剝蚵、剖蚵而變形,但她很感謝這片海洋,希望能延續下去。

我心想,像這種大規模開發案,號稱可以促進就業,增加經濟繁榮,但真正獲得利益的是財團,而就業機會也僅供給相關領域者。也就是說,只有「符合條件」才能生存,不像大海,任何人只要願意親近她,她便不吝提供生命所需,而且是永恆的。

阿姨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她是沒讀過書的人,若國光石化捲土重來,都要靠我們幫她。

阿姨,我向你承諾,若有開發案要破壞這片海洋,我會為妳發聲!

 當地人的國光石化的表達     守護福寶溼地的神明

編按:你/妳,可曾拜訪過座落於彰濱工業區荒漠中的這片生機,並深受當地自然環境、純樸人情或產業活力吸引?白海豚119電子報希望藉由分享這些文字及影像,讓更多人看見大城溼地的質樸風韻!在政府未明令規範前,持續以民眾自發性的行動,守護咱的土地珍寶,詳情請見:「踏芳苑泥.寫心內話:彰化海岸溼地旅遊心得徵文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