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糖勿成農業公敵—推動台糖土地環境信託

文 / munch

日前,經建會為了釋地給新增投資,提出修改台糖土地釋出規則,可以和企業議價讓售台糖土地,無異將台灣最優良的農地,推向滅絕的境地。如同1960年代以農業經濟扶助工業發展之後,現今又在再度以農業土地捐輸工業擴張,挖盡農業的老本,來維持問題重重的工業體系。

日治之後,台糖公司接收11萬多公頃土地,扣除撥交、放領的土地,仍然保有5萬多公頃土地,其中4萬多公頃農場土地,因為長期的管制,大多數沒有散落農舍或入侵工廠,並且擁有良好灌排系統,保持著完整的素地面貌,成為台灣最優秀的農地。

但是,從1960年代之後,配合工業發展需要,台糖在50年間陸續釋出7000多公頃農場土地,作為工業用地,2005年8月台糖為活化土地資產,一口氣推出十筆土地招商,面積高達1000多公頃,到了晚近更多工業區用地被徵收釋出,面積都是動輒數百公頃。

      

例如由國科會需求的中科三期使用的后里、七星農場約200多公頃,中科四期使用的大排沙、萬興農場約800多公頃,南科路竹基地的路竹、本洲農場約600多公頃。由地方報編開發的嘉義縣馬稠後工業區的馬稠後農場約400公頃,台中市精機園區的山仔腳農場100多公頃等等工業區。粗估台糖前後將近有10000多公頃農場土地,陸續轉為工業用地,甚至在台灣30000多公頃工業區土地上,將近1/3使用台糖農地。

這些台糖土地在易於徵收使用,以及價格低廉下,不斷被釋出,但是在促進工業發展的大旗下,卻是忽視許多問題。

首先,最優良農地的消失,這些保持完整的台糖農地,無異是台灣未來延續生產的農業基地,在無工業污染,耕地面積完整,提供許多新世代農業發展的潛力,例如台糖自行推動有機農業,有機土地驗證面積,到2011年底已達254公頃,約占國內有機驗證面積6.49%,如果開放有機農民轉租使用,更是快速提昇台灣有機農業的發展。

其次,台糖任意租售農場轉為工業區,廣大面積引發的切割效應,作用在周邊農村土地,讓原本四方相連的農業區,因為台糖農場的工業區化,引發的污染問題,以及工業搶水問題,都讓周遭農村未獲其利、先受其害。

最後,低價的台糖農地租售,加上許多工業融資、減稅等優惠措施,無異政府以國有土地和國家稅收,流血扶植少數財團,以毀滅農業的態勢,讓財團成為跨國巨獸,再將剝削台灣土地、農業所賺的錢財,不斷投資海外。在最近,電子業又掀無薪假風暴,在看似虧損的面貌下,其實包含著太多海外投資失利,以及低價競爭的贏者通吃,當工業發展面臨瓶頸,政府不思提升整合,充分利用閒置工業地,又是任由財團浮濫要地,製造投資假象,以利取得更多股金或融資挽救企業。

釋出台糖土地,絕非挽救台灣經濟的良方,反而是賣掉生存老本的毒藥,當政府無視農業作為糧食之本,能夠安定國民生活,甚至可成為振興經濟的綠色資本,一眛靠台糖賣祖產土地,來充實國家財庫,以及扶持跨國財團,作為人民必須思考自救之道。

在台糖持續釋出更多農場土地之際,必須要求台糖土地信託化,設立監管機制,審核台糖土地的釋出使用,在農地農用,以及保護優良農地的先決條件下,台糖農場土地應該視為國家戰略資源,提供糧食生產,以及作為農業發展的基地。

惡性徵收引發農村風暴,政府該思考是工業體系的效率化以及優質化,而不是民間徵收困難重重,就將算盤打到國營事業的台糖土地,持續釋出土地,大開國家土地供輸財團的便門,讓已失競爭力的財團,消耗破壞一塊又一塊最珍貴的農業土地。

台糖勿成農業共敵,政府別再當財團的土地掮客,全民搶救台糖農場地,推動台糖土地環境信託的保護思維。

本文轉載自漂浪。島嶼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