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和霖/吃台鐵便當不產生垃圾的遐思異想

文: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

搭乘台鐵或高鐵時,常常因為飢腸轆轆或嘴巴無聊,聽到服務小姐叫賣便當時,便忍不住買了便當。但一時口欲滿足之後,卻產生了便當盒垃圾。根據報導,台鐵每日販賣的便當數量達到2萬5,000個,高鐵則平均銷售3,500到4,000個,也就是每天總共將近3萬個、每年1000多萬個便當盒垃圾,就這麼產生了。

可重複清洗的鐵盒便當。圖片來源:jyleen21 from Pixabay。
可重複清洗的鐵盒便當。圖片來源:jyleen21 from Pixabay。

跟全國每年至少60億個紙餐盒用量相比,這每年1000多萬個台鐵/高鐵便當盒,看來小巫見大巫,卻極具源頭減量潛力,同時潛藏一個極大的機會:台鐵與高鐵若能改變服務模式,提供可重複清洗的鐵盒便當,不僅可起到帶頭示範作用,更可增加環保餐具租賃服務所需的基礎設施,為其他場域的環保餐具租賃服務,提供更大的實現機會。

台灣地狹人稠,許多餐飲服務業的店面面積狹小,如果要捨棄免洗餐具,改用可重複清洗餐具,有許多商家勢必仰賴專業的餐具清洗服務業者提供餐具回收清洗配送的服務。如果這樣的服務成本可以和免洗餐具成本競爭,勢必會有許多餐具清洗服務業者投入這個環保戰場,但現況顯然不是:雖然目前國內已有餐具或飲料杯租賃服務的存在,但屈指可數,原因還是回到台灣地狹人稠,土地成本昂貴;如果無法於鄰近服務對象的地點取得便宜土地設置餐具清洗設備,那麼光是回收與配送的運費成本,就讓業者知難而退了。

但台鐵和高鐵顯然在環保餐具租賃服務方面,具備顯著優勢。首先,由於其出入月台有閘門及人員管制,不但可降低環保餐具有去無回的可能性,也成為餐具集中回收的理想地點。其次,台鐵與高鐵可以在其眾場站之中,找到適當空間設置餐具清洗設備。再者,台鐵與高鐵只要從每天來往各場站的列車中,找出冷門班次,就可撥出部份車廂空間,順便載運需要清洗或配送的便當盒。所以在建置餐具回收清洗配送服務的基礎設施上,台鐵和高鐵可輕易上手,而能有效降低成本,增加財務與實務可行性。

許多台鐵車站位於市中心,高鐵站也多期許未來能成為新市鎮中心,若能撥出空間設置清洗設備,更可運用清洗設備閒置時間,服務鄰近商圈的餐飲業與手搖飲料店,進一步發揮其效益。台鐵與高鐵更可聯合投資設置雲端管理系統,為那些打算投入環保餐具回收清洗配送服務的業者,提供可方便他們掌握環保餐具流向以及押金收取退還情形的服務[1],如此在不同區位提供環保餐具租賃服務的不同業者,可共享一套雲端管理系統,不但可進一步降低他們的服務成本,也可讓在不同地區消費的民眾,能有統一的使用經驗。

如此台鐵與高鐵的角色,將不再只是提供人們便捷的運輸服務,而是透過軟硬體設施的設置與共享,為在城市間與城市內往來移動的人們,提供零垃圾的旅遊服務與環保體驗,為清淨城市打下基礎。交通部身為交通運輸與觀光旅遊的主管機關,在促成這個願景的實踐上,責無旁貸。

附註

[1] 參見:〈垃圾回收率的故事七部曲〉中的「有U-Bike,為何不能有U-Cup——回收Web3.0.3」這段文字。」

※本文原刊於2019年8月2日看守台灣協會網站。

新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