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環境

訂閱 透視中國環境 feed
已更新: 24 分鐘 27 秒 前

「美境自然」張穎溢 在壯族里山守護白頭葉猴

週五, 2018-09-21 10:30
張穎溢個頭兒嬌小,戴著眼鏡而舉止斯文,講起話來秀氣溫緩,參訪行程前抓緊時間訪談,科學研究、NGO、社區保護地三大脈絡照樣梳理清楚俐落,眼神專注地,傳達出一股扎實的、理性感性兼具的保育力量,雋永宏大。來自江蘇的她,從小喜歡生物,學的便是環境生物與生態學專業,自承考上蠻幸運的,1992~2002年就讀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並獲動物學博士學位。 那如何與白頭葉猴相遇的呢?「1996年,被譽為中國大熊貓保護之父潘文石教授的研究剛好從大熊貓轉向白頭葉猴,隔年成為老師的博士研究生,他說你跟我去廣西吧,去了發現很好耶,在石山的谷地裡走來走去、不用在秦嶺那樣每天上上下下爬近千米,在這樣一片區域,人類的生活生產與自然鑲嵌在一起,後來即以牠作為研究對象。」她接續下師從任務,迄今緣分仍然深刻,依舊從事著相關白頭葉猴的保育工作,且延伸結合社區發展領域,更加全方位地進行自然保護。 白頭葉猴:極度瀕危到成功保育,數量逆轉倍數上翻 被公認為世界上最稀有的猴類之一:白頭葉猴,乃疣猴科的一種,與黑葉猴的親緣關係很近,頭、肩部均是白色,以植物的葉子、花、芽為主食,因此得名。該物種已有300多萬年的生存歷史,但分佈狹窄,全球唯一分佈地在廣西,主要分佈在明江和左江相夾的狹小三角地帶,其生存空間和數量遠較貓熊窄小,是IUCN的極度瀕危物種,也屬中國一級保護動物。 廣西為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省份之一,...

米、餅、茶 × 山豬、藍鵲、獼猴 里山經濟學與中國經驗交會

週五, 2018-09-21 09:22
(延續 上篇 )台灣於2010年開始,引入里山倡議的做法,在中央山脈的生態保育廊道之外,在周遭的淺山地區發展以社區為主的保育策略,建構一個更具整體性的綠網。營造「讓保育從軸線變成分枝,有如血脈連結到海岸,成為緊密的網絡」,一個人與自然共生的生產環境。 在鄰近的中國,NGO及環境工作者進入到社區,陪著社區成長,即便不是以里山倡議為名義,但是發展出同樣里山精神的人與自然和諧共處模式。 本報「中國綠色臉譜」專題,在今年8月,邀請四位在中國長期耕耘社區、聚落的環境工作者來台,他們分別是麗江健康與環境研究中心理事長鄧儀、自然之友蓋婭自然學校校長張赫赫、綠駝鈴環境發展中心理事長趙中和美境自然創始人張穎溢。 在與環資新竹自然谷交流、參訪人禾陪伴的貢寮水梯田和宜蘭新南田董米之後,綠色人物一行人來到相當多里山故事正在發生的花蓮,踏入部落與社區,與當地人、環境工作者、NGO和社會企業坐下來、好好的聊一聊,分享一路走來的里山風景。 以前怎麼做,現在就怎麼做 沿著台11線往南,駛過蔚藍的海岸,來到花蓮縣豐濱鄉的新社村,依照一個小小的「復興無菸部落」指示牌右轉而上,在寫著「DIPIT」的五個彩色小滾筒前停了下來。牆上大大的字牌,顛覆了一般對於原住民部落的想像,這裡是一個無菸、無酒、無檳榔的部落。 「Dipit的意思是貝殼、笠螺」,也是復興部落的原名。從熱鬧的太巴塱部落嫁過來的媳婦張慧芬,...

通往「內生式」發展的鄉村路 鄧儀談三十年環保社會實踐

四, 2018-09-20 10:51
濃粗的兩道眉、眼睛瞇瞇的看起來總像溢著笑意,氣質平和猶如循循善誘的智者,可一講起話來卻相當生猛有力,滿滿實務談之際更常貫穿對發展主義的深沉思辯,引人覺省。鄧儀,現任麗江健康與環境研究中心理事長,回看30多年以來、這一段投入自然保護志業的漫長歷程,他如此賦予定義:社會實踐者的自我啟蒙。 單拚:保護就是鬥爭初體驗 1964年生於貴州,1987年自貴州大學環境管理專業畢業後,即正式投入本地公職,來到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工作,一做就是十多年。 草海,位於雲貴高原中部頂端的烏蒙山麓腹地,地處貴州省西北邊緣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縣城西南隅,保護區面積120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積46.5平方公里。它是一個完整、典型的高原濕地生態系統,為中國特有高原鶴類黑頸鶴等228種鳥類的重要越冬地及遷徙中轉站,乃中國三大高原湖泊(草海、滇池、青海湖)之一,被「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計畫」列為一級重要濕地,而擁有「高原明珠」、「鳥類王國」等美譽。 1985年草海設立省級自然保護區,1992年升格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這時期鄧儀擔任的是為國家、為法律、為工作性質的保護,經歷了最初階段的震撼教育。草海枯榮更迭,歷經1958、1972年兩次人為排放,水域面積日益縮小,僅剩2平方公里。他表示,那時候從事搶救性保護,要恢復到25平方公里濕地,但過去政府已把土地承包給村民,蓄水將淹沒耕地導致生計問題,還包括人鳥衝突、...

「綠駝鈴」趙中 在黃河源和藏民守護瑪曲草原

四, 2018-09-20 09:51
「整個中國這麼大、這個多的環境問題,為什麼我會選擇瑪曲呢?實際上是有很多個人的感情在連結的。這片見證我們愛情與青春的地方,如果我們不保護下來,要去哪裡回憶呢?」以甘肅瑪曲草原守護為工作核心的「綠駝鈴環境發展中心」創辦人趙中,因為大學時參與登山社、到甘肅登山而與此處結下不解之緣,乃至成立當地第一個環保團體、堅持十餘年至今。 黃河上游的瑪曲草原,素有「天下第一彎」之稱,過去擁有亞洲第一天然草場之稱。近年因為過度放牧、礦業發展和工程建設,面臨沙漠化、地表水減少等危機。草原濕地,慢慢退化成荒漠沙丘。趙中本來按照主流社會期待,在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做助理,卻發現自己「特別坐不住」。本來是利用業餘時間經營綠駝鈴、帶領當地高中生、大學生定期參加登山、賞鳥、植樹、回收電池等環保活動,但他卻慢慢發現只利日假日,到野外無法滿足自己,逐漸演變成常常請假、後來索性在2007年離職全心經營綠駝鈴。 趙中的父母面對兒子辭去穩定工作儘管失落,但依然願意支持。趙中的母親在剛退休時,到蘭州花費一年的時間支援綠駝鈴的行政工作,協助組織建立檔案系統:「如果要發動志願者,就從自己的親人開始!如果連親人都動員不了,更不用說要動員陌生人了!」趙中也讓過去在都市中生活的母親,趁機接觸當地的自然環境。而趙中的太太,也從參加綠駝鈴活動的學員、志願者,成為他的情人。 面對草原過度放牧引起的荒漠化問題,2010年起,...

顧生計也顧生態 兩岸里山經驗交流 探詢人與土地的連結

三, 2018-09-19 12:48
過去為保存棲地及生物多樣性的完整,多由國家以公權力劃設保護區,阻絕人為干擾,但是近年來,國際也開始關注到保護區外、淺山地區的保育問題。2010年,在日本舉行的第十屆《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COP 10)上,便通過了「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欲藉由傳統的生活智慧和環境哲學,推展「社會—生態的生產地景與海景」(SEPLS),尋求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方式,挽救快速流失的自然棲地與生物多樣性。以台灣來說,淺山地區的保育難題在於,土地多屬私有土地,國人已在其上生活多時,不適合透過過去劃設保護區的方式來保育,而應積極尋求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方式,來保留淺山生物多樣性。 因此為補足中央山脈保育廊道的未盡之處,並參考國際上里山倡議的作法,林務局從2018年開始,啟動「國土生態綠網建置計畫」,希望能夠進一步擴展保育軸線,將過去較侷限於中央山脈的生態保育廊道,與周遭的淺山地區相互連結為一個更具整體性的綠網。在既有的保護區之外,關注區外的保育,並且透過里山倡議以社區為主的保育策略,建構綠帶,以達林務局長林華慶所說:「讓保育從軸線變成分枝,有如血脈連結到海岸,成為緊密的網絡」。 台灣亦於2010年開始,引入里山倡議的做法,由林務局與民間夥伴合力推動包含綠色保育標章、水梯田復育、原鄉綠色經濟等工作,營造人與自然共生的生產環境。 視野轉到鄰近的中國,在當地,...

張赫赫 以里山作自然學校 為北京留下石虎家園

三, 2018-09-19 10:51
「你好,我叫張赫赫,也可以叫我蚊滋滋!」 因為本身手長腳長,再加上性格開朗,常一不小心就打開話匣子。來自環保組織自然之友的張赫赫(下稱蚊滋滋),調侃自己就像蚊子一樣,常在別人耳旁發出嗡嗡嗡嗡的聲音。 在北京讀大學,之後也到過挪威讀碩士。但在城市生活多年後,蚊滋滋卻和男友長角羚一起,毅然決然搬到了北京平谷區華北平原向山區過渡的淺山地帶生活,這兒不但是北京生態多樣性最豐富的地方之一,且近十年來,農戶在此開墾種植經濟果樹,山林與農田交匯銜接,構成了很典型的里山環境。 「蓋婭・沃思花園」,是他們給自己這30畝的家取的名字,而它,同時也是「自然之友・蓋婭自然學校」的永續生活教育基地。 是石虎偷吃了雞,還是我們沒盡到農夫的本分? 蚊滋滋和長角羚都熱愛自然,平日裡,兩人樂於農作,對食用香草的栽培尤其著迷。有空時,也會在生態豐富的花園做自然觀察,寫文章分享到網路上。蓋婭・沃思花園說是有30畝地,但實際上他們把一半的地留給了荒野自然,因此有幸,很多野生動物也在此生活。 「到我們香草園來偷吃桑果的野兔、山上的環頸雉小刺蝟,還有有毒的腹蛇。在北京啊,能看到蛇已經是很不錯了,還有這種咬到就會有生命威脅的毒蛇!然後另外就是大家看到這裡有狗獾、有果子狸、有豹貓也就是石虎⋯⋯」 而說到石虎,在兩年前蚊滋滋和長角羚養的雞與石虎有段不解之緣,而也是這段緣份,讓他們更認識到與野生動物雖有衝突,但也有和平共處的可能...

中國禁洋垃圾,大幅拉動境內原生材料需求,對環境真的好嗎?

四, 2018-09-06 08:28
洋垃圾禁令事實上大幅拉動了原生材料的需求,其環境影響或許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 今年年初中國限制進口國外垃圾之後,其原材料供應面臨著數百萬噸的 缺口 。 然而,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周邊國家非但沒有被中國海岸警衛隊拒絕的垃圾淹沒,反而得益於越來越多價格低廉的可回收材料供應。 2016年7月,中國在世界貿易論壇上宣布將限制26種塑料和廢紙的進口。乍一看,該決定似乎是一個有利於環境的消息。西方國家將被迫停止向中國「傾倒垃圾」,對自己的垃圾負起責任。樂觀主義者預計,美國和歐盟的垃圾處理系統將會徹底變革——企業開始通過 優化產品設計 來減少供應鏈中的垃圾。 但實際上,垃圾出口大國們無論是硬件還是軟件都沒有做好應對這一變化的準備。裝載著垃圾的集裝箱改變路航線,駛向其他缺乏垃圾處理基礎設施的發展中國家。與此同時,中國的製造商們已經開始適應。那麼,禁令(2018年1月1日)生效8個月後,效果如何呢? 亞當·明特是一名美國記者,著有《廢物星球:穿行在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垃圾貿易中》(Junkyard Planet: Travels in the Billion-Dollar Trash Trade)一書。他曾在中國工作10多年,為彭博報導中國的回收業,後來前往馬來西亞。他認為,中國拒絕的不是無用的垃圾,而是本該供應給支撐該國經濟的回收和製造部門的有價值的廢料。 在亞當即將著手撰寫新書之際,...

兩岸綠色人物 暢談重返「里山」沿途風景

週一, 2018-08-27 10:15
廣西村莊、阡陌,村民依山傍水而居;藏區高原,水草,帳篷點綴於雪山下;北京城郊、林蔭,蟲鳴鳥叫相伴。千百年來,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種人與自然環境鑲嵌的生活樣貌,隨著近年保育思潮的演進,成為國際上廣受討論的「里山倡議」。 環境資訊協會今年第二波中國綠色人物交流計畫,以里山倡議為主題,邀請四位中國的里山實踐者來台交流,以及在台灣農村長期耕耘的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分享在地經驗,全場超過70位民眾參與、座無虛席,現場也開放網路直播,讓民眾上線收看。(上午場 http://bit.ly/2BKyJOh 、下午場 http://bit.ly/2BWkA0i ) 林務局保育組夏榮生組長表示,2010年聯合國提出里山倡議目標後,台灣也迅速與國際保育思潮接軌,由於政府單位力量有限,需要結合民間齊心努力推動,林務局2011年起與慈心合作的綠色保育友善農業推廣,已累積300多戶、超過4000公頃的成果,透過友善農業保育淺山生態,期待能夠持續推動努力。像今天的兩岸實務交流活動也具十足意義。 論壇首位分享者鄧儀,現為麗江健康與環境研究中心理事長。20年來在雲貴等地區,無論擔任公職或變身NGO工作者,皆致力於保育工作。最初,他為了一草一木與當地農民拳腳相對,在跌撞中漸漸明白:「環保不是餓肚子、以生計為代價的環保注定無法持續。」 鄧儀:30年經驗驗證 保育須以在地人為主體 鄧儀漸漸從保護區將人的因素驅逐於外的...

垃圾管理新政背後 北京個體回收業者難謀生

四, 2018-08-23 10:36
中國政府努力將垃圾處理正規化時,曾經撐起廢品回收業半邊天的個體戶們在大城市中卻舉步維艱。 在北京做了12年廢品中轉的個體戶李強(化名)還在等待他的營業執照。他去年就開始申請,但和很多同行一樣,這張執照一直辦不下來。 中國的廢品回收行業在等候一場變革。今年七月初,中央政府發布了一份重要文件,稱將在2020年前在全國城市中建立正規,市場化的生活垃圾分類處理回收體系。這意味著政府默許垃圾管理領域非正規。從業者大量存在的狀況將一去不復返,而這支由外地人構成的非正規軍,每年為北京回收了一百多萬噸各類有用廢品。 事實上,隨著北京的日漸「士紳化」(高檔化),已經有很多拾荒者找不到負擔得起的住所因而離開北京、離開回收業,但也有一些像李強這樣的中間商,仍然期待能夠在新的垃圾管理格局中佔有一席之地。 然而一些公民社會人士和學者也認為,非正規回收業者的存在,貢獻和掙扎,需要被看見。 廢品專家 2006年,18歲的李強高中畢業就跟著老鄉來到北京,在遠離市中心的一個廢品中轉市場以每月2000元租下了一個鋪面,回收塑料袋,薄膜,飲料瓶等塑料製品,這也是他的居住場所。 收廢品的收入比在老家種田高。李強來自河南固始,北京廢品回收行業近90%的勞動力都來自這個貧困縣。 這群固始人在北京組成一條沒有註冊,不被法律承認,但卻完整高效的固體廢物再生鏈條,熟練地從北京每天產生的超過兩萬噸生活垃圾中回收能夠再利用的那一部分...

鋒波不斷 從環保圈「Me Too」事件省思草根組織困境

四, 2018-07-26 10:51
編按:中國知名環保組織「自然大學」發起人馮永鋒,23日被環保行動者在微信朋友圈發文指控對機構裡的女實習生和女性員工進行性騷擾,情節包括襲胸、爆打和強姦等。隔日,被害者的組織發佈 〈南都公益基金會關於2017年員工遭遇性騷擾事件的說明〉 ,馮永鋒也對舉報內容做出回應,發佈文章 〈是的,我承認,性騷擾是我欲望太邪惡,是對女性的不尊重〉 。這起發生在北京的Me Too事件,本報邀請曾於2012年前往自然大學服務實習一年多的林吉洋,藉由他的視角,讓台灣讀者一同關注這起事件。 以馮永鋒為中心式的組織 這回北京公益圈出現 很多Metoo事件 ,其中有一位是我在北京尊敬的老領導──馮永鋒。他是目前中國公認最頂尖的環保記者,在「自然大學」裡面暱稱「校長」,自是代表自然大學團隊的支柱,我在台灣幾次分享的場合,都曾提到這位馮校長對我的關照與啟蒙。 我印象裡的自然大學是中國環保事業裡值得驕傲的一支野戰軍,一手寫文章、一手打議題、不時發動眾籌自我造血,就靠這兩三項本事走南闖北打下名號,這個組織性格與資源籌募幾乎全依照馮永鋒的意志打造,如今馮永鋒的人格信譽出現危機,除了他必須面對法律與道德的制裁外,整體機構的開展可能也得重新洗牌,但是我認為「自然大學」對中國本土環保事業開拓的道路並不能坍塌盡滅。 令人遺憾的是,2015年曾經與我一起共患難進行獨立調研的劉斌(化名),曾經遭恐嚇圍毆、被警方冠上「賣淫嫖娼」...

替再生塑膠訂出「碳效益」 塑膠回收再利用的新出路?

四, 2018-06-21 09:40
世紀50年代以來,人類已經製造了超過90億噸的塑膠,其中90%已經成為垃圾。這些塑膠垃圾有的進入海洋,威脅著海洋生物;有的被掩埋在全球數以萬計的垃圾掩埋廠,危害著人類的健康。世界各地人類的血液和組織中都發現了從塑膠中析出的化學物質,癌症、嬰兒先天缺陷、免疫力受損以及內分泌紊亂等疾病都與這些物質有關。 根據塑膠污染聯盟(Plastic Pollution Coalition)的數據,每年有1700萬桶石油用於製造新的塑膠,其中大部分用了一次就被扔掉。塑膠一旦被丟棄,收集、管理、運輸和處理這些都是社會的一筆開支,若管理不善則會帶來嚴重的危害。 既然塑膠的危害那麼大,為什麼很少加以回收利用?一個問題在於塑膠的生產成本低廉,回收企業至今還在為盈利苦苦掙扎。業界的兩位專家認為,如果人們能從不同的角度發掘塑膠的價值,就能重新獲得其中蘊藏的能源,大幅減少污染。 永續包裝聯盟(Sustainable Packaging Coalition)總監、業內人士尼娜·古德里奇認為塑膠不是我們的敵人。她說:「我們之所以使用塑膠,是因為它是食品保鮮的一種有效率的解決方案。我們在食品生產中投入了大量的能源和資源,所以塑膠的作用非常重要。沒有塑膠,養活90億人的環境負擔將大幅提高。」 問題是,她繼續說:「我們用完塑膠之後就完全忽視了它們的價值。有人說從經濟的角度來說回收塑膠不可行,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考慮到自然資本...

替再生塑膠訂出「碳效益」 塑膠回收再利用的新出路?

四, 2018-06-21 09:40
世紀50年代以來,人類已經製造了超過90億噸的塑膠,其中90%已經成為垃圾。這些塑膠垃圾有的進入海洋,威脅著海洋生物;有的被掩埋在全球數以萬計的垃圾掩埋廠,危害著人類的健康。世界各地人類的血液和組織中都發現了從塑膠中析出的化學物質,癌症、嬰兒先天缺陷、免疫力受損以及內分泌紊亂等疾病都與這些物質有關。 根據塑膠污染聯盟(Plastic Pollution Coalition)的數據,每年有1700萬桶石油用於製造新的塑膠,其中大部分用了一次就被扔掉。塑膠一旦被丟棄,收集、管理、運輸和處理這些都是社會的一筆開支,若管理不善則會帶來嚴重的危害。 既然塑膠的危害那麼大,為什麼很少加以回收利用?一個問題在於塑膠的生產成本低廉,回收企業至今還在為盈利苦苦掙扎。業界的兩位專家認為,如果人們能從不同的角度發掘塑膠的價值,就能重新獲得其中蘊藏的能源,大幅減少污染。 永續包裝聯盟(Sustainable Packaging Coalition)總監、業內人士尼娜·古德里奇認為塑膠不是我們的敵人。她說:「我們之所以使用塑膠,是因為它是食品保鮮的一種有效率的解決方案。我們在食品生產中投入了大量的能源和資源,所以塑膠的作用非常重要。沒有塑膠,養活90億人的環境負擔將大幅提高。」 問題是,她繼續說:「我們用完塑膠之後就完全忽視了它們的價值。有人說從經濟的角度來說回收塑膠不可行,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考慮到自然資本...

環保觀察與話題創造者 香港綠惜地球朱漢強

四, 2018-06-07 10:58
香港「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經來台就讀政大新聞系,隨後回港展開記者生涯。1995年前後,環境議題在香港也開始受到關注,在《蘋果日報》的朱漢強專心投入環保線。當時,朱漢強受到紮實的報導訓練,「在《蘋果》的時候,幾乎就是每天想怎麼讓自己的新聞最吸引人,每天在眾多新聞當中爭取上版面。」 1995年踏足環保線時,朱漢強努力做功課,曾在一個星期中,把相關媒體過去一年的環境報導及脈絡整理出來,讓自己快速上手、將議題訊息清楚傳遞出來。漸漸的,朱漢強與當地環保團體建立相當的熟悉度,也不斷累積自己對環保議題的觀點與見地,1996年從時任香港總督彭定康手上,獲頒「地球獎」,以肯定環保新聞的表現。不但如此,他也曾經花費四、五年時間,追蹤孤兒院男童自殺冤案、轟動一時,被譽為港版《驚爆焦點》。 多年後,朱漢強負笈英國、攻讀環保碩士學位。學成返港後,他決定「投筆從環」:「對我來說做記者或做NGO,都是可以推動社會改革的工具,記者用一支筆,NGO則是另一種切入方式。」對朱漢強而言,媒體或NGO,都只是平台罷了,而他試圖透過這個平台讓社會更好。朱漢強也發現香港媒體環境不如1990年代時期,越來越商業化,而當時的環保團體也需要他的專業背景。考慮過後,2003年加入香港地球之友。 朱漢強靠著多年的媒體訓練與議題觀察,打磨出屬於他自己的觀點,在講座中傳達,並化為撬動議題的支點。他認為,記者的訓練,...

環保觀察與話題創造者 香港綠惜地球朱漢強

四, 2018-06-07 10:58
香港「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經來台就讀政大新聞系,隨後回港展開記者生涯。1995年前後,環境議題在香港也開始受到關注,在《蘋果日報》的朱漢強專心投入環保線。當時,朱漢強受到紮實的報導訓練,「在《蘋果》的時候,幾乎就是每天想怎麼讓自己的新聞最吸引人,每天在眾多新聞當中爭取上版面。」 1995年踏足環保線時,朱漢強努力做功課,曾在一個星期中,把相關媒體過去一年的環境報導及脈絡整理出來,讓自己快速上手、將議題訊息清楚傳遞出來。漸漸的,朱漢強與當地環保團體建立相當的熟悉度,也不斷累積自己對環保議題的觀點與見地,1996年從時任香港總督彭定康手上,獲頒「地球獎」,以肯定環保新聞的「表演」。不但如此,他也曾經花費四、五年時間,追蹤孤兒院男童自殺冤案、轟動一時,被譽為港版《驚爆焦點》。 多年後,朱漢強負笈英國、攻讀環保碩士學位。學成返港後,他決定「投筆從環」:「對我來說做記者或做NGO,都是可以推動社會改革的工具,記者用一支筆,NGO則是另一種切入方式。」對朱漢強而言,媒體或NGO,都只是平台罷了,而他試圖透過這個平台讓社會更好。朱漢強也發現香港媒體環境不如1990年代時期,越來越商業化,而當時的環保團體也需要他的專業背景。考慮過後,2003年加入香港地球之友。 朱漢強靠著多年的媒體訓練與議題觀察,打磨出屬於他自己的觀點,在講座中傳達,並化為撬動議題的支點。他認為,記者的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