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環境

訂閱 透視中國環境 feed
已更新: 1 小時 23 分鐘 前

40年造林得與失 中國自豪的植樹經驗將要推向全世界?

三, 2019-09-11 12:29
中國40年來引以為豪的「植樹造林」經驗能否隨著氣候變遷問題的日益緊迫而走向世界? 位於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的和林格爾縣有一片人工林,盛夏7月,置身其中,能聽到各種鳥鳴。然而在林子不遠處的白彥兔村,村委書記楊拴桃依然記得十幾年前此處寸草不生、風沙遍野的情景。 「以前,大風一刮,天空都是橘紅色的,屋子裡白天都是要點燈,」 楊拴桃說。 楊拴桃介紹,十幾年來,通過植樹造林,和林格爾生態環境有所改善,村民能感受風沙天數不斷減少。和林格爾是中國40餘年來以造林改善生態環境努力的一個典型案例。隨著氣候危機日益緊迫, 造林作為「負排放」技術對於應對氣候變遷的意義 得到重新審視。中國的造林經驗能否通過氣候變遷議題向國際推廣? 植樹造林和「自然為基礎的解決方案」 和林格爾縣保留著自己清朝時期(1636~1912年)的蒙古語名字,意為「20間房子」。作為北魏時期(386~534年)的繁華都城,和林格爾縣在之後的1000多年間由於氣候的變遷加上過度的人類活動,逐漸變了模樣:經濟疲敝、人口稀少,僅有20戶人家在風沙侵擾中艱難生存—這也是其蒙古語名字的由來。 和林格爾縣位於首都北京的上風處,西伯利亞冷空氣和大陸性季風途徑該區域,曾將此地風沙帶到京津冀城市群(編按:京津冀城市群是中國首都經濟圈的擴展,涵蓋北京、天津和河北全境所有城市。)。 從50年代直到21世紀初 ,每年春季的沙塵都困擾著中國北方地區。2010年...

榴槤供不應求! 馬來西亞伐林迎合中國市場

三, 2019-09-04 17:26
面對市場對榴槤需求量的迅猛增加,馬來西亞各州政府努力抓住機會增加榴槤產量;但這同時也帶來環境壓力。 隨著中國對「水果之王」榴槤的需求 飆升 ,馬來西亞榴槤產量將迎來飛躍。去年8月,中馬兩國簽署了一項新的協議,首次允許馬來西亞向中國出口冷凍帶殼榴槤,但需求也在加劇森林砍伐,導致森林為榴槤種植園讓路。 馬來西亞每年生產約30萬噸榴槤,其中內銷占大部分。根據馬來西亞統計局的資料,2018年的榴槤總出口量為23381噸,價值1.182億馬幣(2940萬美元)。其中2萬793噸(88.9%)銷往新加坡,只有236噸以榴槤漿和榴槤泥的形式出口到中國。 馬來西亞農業與農基工業部6月在一份聲明中表示,2030年馬來西亞對華榴槤出口總量有望增至2.2萬噸。 但與中國日益增長的榴槤需求相比,這一增幅微不足道。2018年中國新鮮榴槤進口額接近11億美元,是2017年的兩倍。進口量從2008年的約20萬噸增加到2018年的約43萬噸。 中國進口的新鮮榴槤幾乎都來自泰國,該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榴槤生產國和出口國。來自馬來西亞的官方份額很小,因為貿易限制規定其只能向中國出口榴槤漿和榴槤醬。不過有報導稱,一些榴槤以 非法形式 流入了中國。 馬來西亞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部長薩拉赫丁·阿尤布在一份聲明中宣佈,新協議簽署後,五家公司獲准向中國出口榴槤,6月17日馬來西亞發出了第一批冷凍帶殼榴槤。...

守株待兔:中國勢力深入海底採礦爭奪戰

三, 2019-08-28 16:11
當國際海底管理局及其深海採礦法談判處於歷史關鍵時刻,中國在這一領域的影響力正在日趨增長。 國際海底管理局 (ISA)上月(7月)召開會議,繼續就規範海底工業採礦的 法規 進行談判,與此同時,中國的深海採礦範圍在繼續擴大。 總部位於牙買加京斯敦的國際海底管理局批准了中國的 第五份採礦合同 ,意味著中國獲得的 海底採礦權 超過了世界上其他任何國家。目前中國有權在其國家管轄範圍以外23.8萬平方公里(與紐西蘭的面積相當)的深海海域開展鈷、鎳、銅等貴重礦物的勘探及潛在開採活動。 截至目前,ISA已經向跨國企業、創業公司和國資企業發放了30份勘探許可,涉及海底面積超過130萬平方公里。 作為ISA最大的財政捐助國之一,中國還與該組織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計畫在青島建立由國家海洋局負責運營的 深海聯合培訓和研究中心 。 中國影響力的日益增長恰逢ISA的關鍵時刻。秘書長邁克爾·洛奇、私人採礦承包者和支持採礦的國家正在推動在2020年底前完成「採礦行為準則」,以便開啟海底採礦。 這背後存在的風險非常高。 人們普遍認為深海中蘊藏著世界上最大的金屬儲備,可用於製造電動汽車電池、風力渦輪機,以及其他能夠幫助全球擺脫化石燃料、應對氣候變化的關鍵技術。但人類對海底瞭解甚少,那裡有著獨特的生態系統和 無數未被發現的稀有物種 ,其基因序列或許 有助於新藥 和其他生物技術的研發。採礦將直接破壞這些深海環境,...

「十四五」編制啟動 能源、氣候政策的重大變革整理

四, 2019-08-22 11:00
中國的下一個五年規劃將對能源轉型和全球氣候產生複雜影響。 五年規劃是中國的最高級別的政策藍圖,也被視為在影響全球可持續性方面「 世界最重要的文件之一 」。這一制度始於1953年,如今正在制訂是第14個五年規劃(2021-2025)。與之前一樣,「十四五」規劃將在經濟發展和農業生產等一整套發展目標的基礎上,指明中國的發展路徑。 「十四五」規劃對中國的能源轉型和全球應對氣候變遷的努力至關重要。在這裡,我們總結了政策圈和中國媒體正在討論的一些與氣候和能源相關的主要觀點。 起草「十四五」規劃 「十四五」規劃的制訂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簡稱國家發改委,NDRC)主導,廣泛吸收各方意見,並與其他部門協調起草一系列文件。最終方案將於2021年初由中國最高立法機關批准,之後將根據其原則和目標制定部門和地區計畫。例如,國家能源局(NEA)將制定一個能源的「十四五」計畫。 在最終批准之前,「十四五」規劃的起草過程可能長達兩年。作為今年「預分析」階段的一部分,各部委開始委託內部和研究機構進行研究。其結果將被納入明年的計畫起草階段。 但是,「十四五」規劃的起草過程發生了一些變化。作為去年 部委調整 的一部分,中國的氣候事務主管部門從國家發改委調到了生態環境部(MEE)。對於氣候觀察人士來說,這一點意義重大。這意味著,相比於「十三五」計畫起草階段,中國的氣候官員將在晚些時候才能看到「十四五」規劃版本,...

巴西交棒中國 FAO新任總幹事屈冬玉的挑戰——糧農系統轉型關鍵十年

三, 2019-08-14 18:46
屈冬玉當選聯合國糧農組織新幹事,將肩負引領全球糧食系統走向健康和可持續發展之路的重要責任。 英國政策研究機構查塔姆研究所傑出訪問學者蒂姆‧伯頓表示,如果我們想要保衛自身健康和自然環境,就必須抓緊時間改變現有的糧食生產與消費模式。 糧農系統的溫室氣體排放占全球排放總量的 1/3 。我們只剩下 12年 的時間採取行動避免災難性的氣候變化。為此,聯合國糧農組織代表匯聚羅馬,委任了一名引領全球糧食政策走向健康和可持續的新任總幹事。 北京時間6月23日,聯合國糧農組織各成員國以一國一票的方式進行無記名投票,中國候選人屈冬玉獲得超過半數投票,打敗法國籍候選人凱薩琳‧卡特琳以及喬治亞籍候選人大衛‧基爾瓦利澤,當選該組織首位中國籍幹事,首次任期四年。 「讓我們攜手共建一個更加充滿活力的糧農組織,為了建設一個更好的世界,朝著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而努力,」屈冬玉在當選後的首次 講話中 說到。 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AO)於1945年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成立,初始成員國42個,現有成員國192個。根據其憲章,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宗旨是確保「 人類免受饑餓困擾 」。 如今,聯合國糧農組織的主要工作是減緩糧食生產對氣候造成的影響以及確保糧食生產系統適應不可預測的氣候條件。 歷史的十字路口 本次聯合國糧農組織大會為期一週。...

從「黃河明珠」華麗轉身「天鵝城」——三門峽大壩的故事

四, 2019-08-01 10:44
這裡是黃河流域的第一座大型水壩,如今卻變身成為一片候鳥越冬棲息地,然而這番「華麗」轉變背後卻是當地農民和居民付出的巨大代價。 以三門峽大壩為故事背景的微電影《 天鵝城之戀 》(Love Story in Swan City)於2013年在中國中央電視台播出,隨後便引起了人們對這座大壩和水庫的廣泛關注。三門峽大壩建於1950年代末,以臨近的河南省三門峽市命名,是中國在黃河流域建設的第一座大壩。 女主角李素雲是一位來自北京的女記者,她試圖阻止當地農民狩獵天鵝。但農民們認為,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維持生計,並沒有搭理李素雲的要求。男主角劉思遠報名參加三門峽大壩建設。他看到這一幕後趕忙跑過來調停。劉思遠告訴當地農民,這些天鵝來自西伯利亞,捕殺這些天鵝就是破壞中蘇友誼。聽到這樣的指責,農民們趕緊悄悄離開了。 但是,電影中的政治言論和愛情故事都沒有引起我的共鳴。相反,我發現在1950年代,三門峽大壩並沒有大量天鵝生活的跡象。三門峽政府是這個影片的主要贊助方,於是這個關於三門峽大壩建設的故事以旅遊宣傳片的形式展現。當地政府希望藉此提高當地天鵝的知名度。 三門峽大壩建設 1955年,在前蘇聯的協助下,中國開始在黃河三門峽地區設計並建造第一座混凝土大壩。成千上萬的工人、工程師和政府官員被調遣到三門峽。而與此同時,為了建設大壩,庫區20多萬原著居民則被搬遷安置到陝西、山西,以及河南省的其他地區。...

從「做公益」到「做良好公益」 NGO工作者的邊界與自省

四, 2019-07-25 10:35
公益事業一般給人崇高、理想的印象,然而「公益」的定義為何?細究起來,也許每個人的回答都不相同。而公益專案的存在,究竟是為了服務資源持有者(出資者)抑或專案服務物件?這些發問往往因為過於抽象,或者實際執行過程中的複雜現實而被忽略。 麗江健康與環境研究中心(以下簡稱「中心」)於7月6日到8日舉辦的第五期「內生式發展與社區保護地」工作坊,便嘗試回應這些問題,邀請中國各地公益從業人員與社區人員參與,在三天的會議當中,探討「何為良好公益」。 中心創辦人、「內生式發展」理論踐行者鄧儀指出,公益從業人員其實也不過是職業的一種,應放下外界所賦予的光環,回歸本質,以「服務者」的專業自我要求。而「內生式發展」的核心,是以被服務者為主體。他嚴肅指出,「公益不是慈善,不是開開心心送東西拍張照就離開。」 中心每年舉辦工作坊,希望能為公益從業者搭建交流平台,打破公益人的慣性思維,打開新的工作思路,重新思考我們所站立和行動的點到底在哪裡、公益的邊界在哪裡,不斷地去認識自己,在生活和行動中能始終保持一份清醒。 「何為良好公益?」 先問「何為良好生活?」 工作坊罕見地以哲學議題開場,邀請首都師範大學哲學系教授陳嘉映分享。哲學與公益工作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其本質都是在探究人與生活的良好狀態。鄧儀認為,要討論「何為良好公益」,首先必須回到人的本質,自我詰問「何為良好生活」。 陳嘉映以「知行合一」為題,辯證知與行的關係...

協助中國海關查驗海洋生物製品的「鯨豚博士」

四, 2019-07-18 10:50
一位跨界海洋生物研究和海關執法鑑定的科研人員如何看待瀕危海洋物種保護?《中外對話》對鄭瑞強博士進行了專訪。 鄭銳強大概是中國35歲左右為數不多的專門從事鯨豚類研究的專家。作為汕頭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的博士後,他主要從事小種群中華白海豚的保育研究。 二年前,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廣東潮汕人,他辭去了北京一家公益機構的工作,受邀回到自己的故鄉海域從事研究。他親眼看到了七年來才第一次出現的新生白海豚,又眼睜睜看它在出生僅七天后死去。 他一直擔心,這個種群會在他的有生之年永遠從故鄉的那片海中消失。他所在的團隊除了進行海洋瀕危物種研究之外,還作為農業部瀕危水生野生動植物種鑑定單位之一,協助海關進行走私野生動物製品物種鑑定和數量核算。作為一個站在研究與執法交界處的專家,鄭銳強向中外對話分享了他參與走私物種鑑定的細節,以及他對物種保護和公眾教育的思考。 中外對話海洋(中):你是怎麼會受海關邀請去幫他們鑑定走私動物製品的? 鄭瑞強(鄭): 2017年11月農業部頒布了關於涉及珍稀、瀕危水生野生動物及其製品案件鑑定單位資格的相關文件。我所在的汕頭大學作為廣東地區唯一一家具有鯨豚類以及海龜鑑定資格的單位,開始協助海關、漁政等相關部門進行物種和製品的鑑定。鑑定團隊中包括我本人以及汕頭大學副校長劉文華教授。從日常的鯨豚研究工作中(包括擱淺救護以及解剖等),我們累積了豐富的識別鑑定經驗,...

習近平新政 上海進入強制垃圾分類時代:第一天的經驗與教訓

四, 2019-07-04 10:19
上海自7月開始強制垃圾分類,引發全民熱議。中國第一個對垃圾分類「較真」的城市面臨哪些挑戰? 7月1日早晨,上海的雨不小。然而,在我所居住的小區,兩位身披雨衣、穿著雨鞋的志願者阿姨一早就已經站在小區的垃圾投放點,對每一位前來扔垃圾的居民進行確認:「西瓜皮?濕垃圾扔這邊」。早起上班的小區住戶們意識到,扔垃圾,不再是一件隨心所欲的事。 從這一天起,《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施行,上海人進入了「強制垃圾分類」的時代。 中國從2000年起就在包括上海在內的8個大城市試點垃圾分類。 但由於缺乏對居民分類習慣的培養和後續收集處理措施的不匹配,近20年的試點大都不了了之。直到2017年,在中國推廣「生態文明」的大背景下,發改委、住建部發布《 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制度方案 》,中國城市才再次開始大力推行垃圾分類。 2018年11月,正是在上海,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視察時表態「垃圾分類就是新時尚」。上海成為中國垃圾分類先行先試的「排頭兵」。 正式分類實施的前幾週,有關上海實施垃圾分類的討論已經達到了全中國關注、全網參與的熱度。 上海市政府在各個場合表態:「分垃圾, 我們是認真的 。」上海的強制垃圾分類,擔負著為全中國城市 探路,並成為表率 的重任。 破解「垃圾圍城」 當前中國已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產生垃圾最多的國家。而上海與全中國的大多數城市一樣,也面臨著「垃圾圍城」的威脅。2018年,...

救護存活率低迷 科學家道出中華穿山甲的保育瓶頸

四, 2019-06-27 10:55
世界各國穿山甲保育嘗試紛紛遭遇瓶頸的同時,對救護成功的穿山甲野放的科學探討開始浮出水面,但實現科學野放仍阻力重重。 「那天傍晚,我正在巡護路上走,突然一個圓忽忽的東西從左邊山坡上滾到路前方,我當時很納悶是什麼,還沒來得及過去細看,它就開始慢慢移動到路右邊的樹叢中,然後爬上不遠的那棵樹上,這時,我才看清原來是一隻穿山甲,爬上樹去找白蟻吃的。」陸漢榮指著不遠處一株米老排樹,饒有興致地向來訪的考察人員講述發生在一年前,同一地點那個與野生穿山甲偶遇的場景。 這名廣西防城港市十萬大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前護林員接著掏出手機翻到一張當時拍攝的照片,照片顯示在一片鬱鬱蔥蔥的林木間的一棵樹的樹幹上盤踞著一隻穿山甲,拍攝日期2018年4月10日。來訪人員聽聞陸漢榮的講述都興奮不已,又比對著照片找到那棵米老排樹,唯一令人遺憾的是,當時拍攝的一段影片,據陸講不小心被家裡的孩子刪除,因此沒有保存。 「就我所知,這是近年來,廣西第一次又發現了野生穿山甲,事實上,由於該物種的瀕危狀況,在全國範圍都很難看到野生穿山甲了。」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綠發會」)工作人員張思遠在三月初向記者回顧了當時考察的場景。 據張介紹,她今年2月底受廣西林業部門邀請,參加了一次歷時三天在廣西地界內的穿山甲棲息地考察項目。同行的隊員還包括廣西林業的工作人員以及一位廣西師範大學的螞蟻研究專家。...

90後公益世代如何搞環保?天津綠領負責人董劍的歷程探索(下)

四, 2019-06-27 10:50
2013年《境外法》生效 公益環境生變 (承接 上篇 )董劍說明,《境外NGO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立法是因有關部門要防堵境外組織的非法行為,如「討論民主法治、提倡公民社會」(這一類已經屬於言論管制的敏感詞),或是防範假借非政府組織進行間諜行為。 法律出台後,境外組織在境內活動必須在公安局註冊,另由業務單位直管,等於雙主管機關。這樣導致業務主管單位為了避免麻煩,或規避事後被究責,境外組織的活動範圍就變得非常侷限,且限定在特定區域內。 未註冊境外組織若要在境內活動,就必須找當地組織協辦,並到公安局登記「臨時活動」,等同要當地組織為你背書。例如綠色和平在北京辦公室,並未註冊社會組織,而是以公司名稱註冊,在天津的活動可能就要找「天津綠領」來掛靠協辦,並到公安局辦理「臨時活動備案」。 財務上,境外組織禁止在境內募款,全部運用境外的資金。 然而,主管單位有時候很僵化,不了解民間組織做事有一定彈性。例如樂施會被視為慈善團體,是進行扶貧的機構;但如果樂施會去做氣候變遷項目,主管單位只懂一個業務,當它不了解慈善機構為何可以做氣候變遷項目時,就會限制非政府組織的活動範圍。 這樣一來,勞工維權、愛滋病、這一些敏感的領域,很難得找到地方政府的主管機關願意讓你掛靠;若沒有部門願意為境外組織行為負責,就很難在中國境內辦活動。 當然有的國際組織可通過駐華使館或第三方對境內項目進行投資,有些機構也擁有香港帳戶,...

90後公益世代如何搞環保? 天津綠領負責人董劍的歷程探索(上)

三, 2019-06-26 10:57
6月11日晚間,中國環保組織「 天津綠領 」負責人董劍,受「關注當代中國」讀書會邀請進行分享,講座借用台大城鄉所場地進行。董劍講座的原標題為「中國大陸的公益組織探索—從環保NGO說起」。筆者係座談主持人,並撰文紀錄座談會內容。 董劍是中國本土環保機構「天津綠領」發起人,迄今仍是機構主要負責人。天津綠領是天津第一家專注於環境保護與污染防治、也是有行動力與學習適應能力的組織。 董劍年輕、聰明、冷靜而有決斷力,2010年他未滿20歲,放棄大學文憑,大膽投入公益創業──中國的公益發展道路上,有許多像他這樣的年輕人放棄主流道路,選擇公益領域作為自我實現的舞台。 這或許可以視為2008年北京奧運、川震以後(被稱為公益元年)的歷史機遇下,中國社會及人力資源投入民間公益事業的一種社會現象。 像董劍這一輩NGO工作者,多採用更新的互聯網技術與觀念投入實際工作,對運用互聯網技術投入公益、環保事業有許多嘗試與心得,去(2018)年也曾來台參與g0v年會,對台灣民間運用網路的觀念和技術有很大求知欲。 董劍未滿30卻已在這行業近10年,對機構發展、倡導方法等實務工作已很有經驗。他比較像一名環境公益的創業家,而非激進的社會變革倡議,在他身上,可以看到成長於公益世代的一些公益創業者特質。 本篇記錄稿主文部分由董劍口述,前後的介紹與回應是由擔任主持人與談的筆者撰述,文責由筆者自負。以下為董劍演講紀要。 天津綠領...

香港環團反 「送中」 從被失蹤環保青年看《逃犯條例》隱形之手

四, 2019-06-13 10:36
《逃犯條例》與環保,表面風馬牛不相及,不過有環團中人以劉曙為例,提出兩者其實關係密切。 劉曙何許人?應該沒多少香港人認識。她不過就是九十後的內地青年,在大學唸完環保,希望學以致用,和同學在2013年成立蚊型組織「曙光環保公益發展中心」(簡稱「曙光環保」 ),監察當地污染情況。 然而,在2016年10月,25歲的她忽然失蹤。親朋尋訪無果,卻原來小妮子遭長沙市國安局抓走,再以「洩露反間諜工作的國家秘密」為由行政拘留10日。洩露國家機密是何等大的指控,但當局放人後再沒檢控,彷彿一切不曾發生,卻在劉曙身上留下揮之不去的隱型枷鎖。 前幾年,我跟劉曙聊起這些。畢業後她到藥廠上班,收入不錯,可是眼看湖南湘江嚴重污染,決意投身環保。她和團隊走訪多個農村,在土壤和稻穀抽取百多個樣本化驗,寫成湘江重金屬污染調查報告,揭示有土壤的重金屬成分超標715倍。事件曝光後,政府部門當然不高興,省環保廳發來嚴正公函,威脅要取締「曙光環保」。 劉曙是環保科班出身,取樣工作半點不含糊:環保單位做一個採樣點,曙光做三個,過程錄影存證兼有GPS定位記錄,樣本更由獨立第三方認證,加上有學者顧問團背書,讓政府單位無話可說。曙光也明白監督污染工作,不能光靠幾位成員,於是致力培訓公民科學家,教授調查、取樣的方法和步驟,組建出2000多人的民間監督污染網絡,隨時透過社交媒體分發信息及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