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校長 一路好走!

2010年6月03日 星期四

寫這篇文章的心情是沈重的,為了紀念在今年五月永遠離開我們的徐仁貴校長,我希望我能逐漸習慣沒有徐校長的台東,也希望協會的團隊成員以及參與過我們台東行動的志工們,能夠繼續校長的遺願,盡我們的力量,帶給部落的孩子們,更多的關懷與愛!

協會和徐校長的緣起,從德榕在2007年6月26日至台東成功環境信託園區進行生態調查時的一場邂逅談起……

第一次見到徐校長,是在台東的小餐館裡,同桌的老師是校長的同學,校長見了老同學過來寒暄,當時我們正尋找台東信託園區在當地的長期合作對象,校長對我們的計畫很感興趣,他說台東的孩子需要對家鄉多一點瞭解,環境教育可以給學童多一些刺激。有著咪咪笑眼的徐校長和我們的緣分就這麼開始了……徐校長總是笑瞇瞇的和我們一同上山踏查,笑瞇瞇的聽著我們對活動的規劃,笑瞇瞇的看著參與活動開心的小朋友們……

從2007年開始,我們每年都到台東成功和平國小進行一場環境教育的課程,認真的校長,總是陪伴著大家,還會三不五時,幫我們上山巡一下山裡的狀況,幫我們尋找更好走的路上山。 

  

  

  

不常下雨的台東,在我們進駐的前幾年,總是豪雨不斷,每次一到台東,校長就會開玩笑的說,因為你們實在太「水」(台語美的諧音)了,才會為台東帶來那麼多的雨啊!而不管我們問什麼或需要什麼,徐校長,總是一句「沒問題!」化解了我們擔憂。

和平國小全校也不過30位學生,九成都是阿美族的孩子,孩子們多是隔代教養,老人家很難有餘力照顧學生們的課業與生活,所以,校長積極地爭取機會與相關補助計畫,好讓孩子們課後還可以有老師繼續陪伴完成功課,也有更多與外界接觸的機會。在這個超級迷你,背山面海的小學裡,我看到校長對孩子們的愛。

常會和我們一起上山的徐校長,很喜歡爬山,他說他從小就在台東成功鎮長大,常和我們分享小時候在山裡開墾耕地的辛苦與在自然裡成長的快樂,我們沒有多餘的經費可以租車載孩子們上山,徐校長就自己開車,再動用他的人脈關係,情商了許多老師協助我們帶著學生去戶外旅行。

2009年的春天,當我又如常的要連絡校長,安排年度活動時,才知道校長已經因為肺腺癌而提早退休進行治療。但學校們的老師以及新調任的校長,還是繼續支持著我們在做的事。

2010年的五月,我知道,徐校長永遠都會在天上看顧著我們及孩子們,校長,請記得保佑我們辦活動時都有好天氣,也保佑台東這片好山好山啊!

  

後記:請原諒我這篇流水帳似的文章,在整理照片的過程裡,徐校長的身影一遍又一遍的在我眼前重映,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許再掉淚……

以下是協會曾經參與過台東成功環境信託園區專案的工作人員—佳其與德榕想對徐校長說的話……

佳其:記得徐校長戴著帽子跟著我們一起走進在山上的信託園區,認真的聽著介紹的樣子,謝謝校長,讓初到台東的我們感受到溫暖跟支持。

德榕:很難相信這位好好先生就這麼離開了,真是太突然、太讓人震驚了和平國小的學童們失去了最疼愛他們的校長,台東的山上我們也再見不到校長微笑的身影..校長那逐漸遠去的身影彷彿在說「沒問題!台東這片山林和台東的孩子都是最可愛的,只要多給他們一些關愛、多給他們一些機會,就會呈現出最美的面貌。」行筆至此,還是難掩心中的驚訝。世事無常,願校長能放下心中牽掛一路好走,也希望這些雜亂的文字能來得及給你。

【延伸閱讀】
台灣的東邊╱記和平國小「自然探險隊」
台東學童組自然探險隊從自家看見生物多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