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TEIA 從生態廊道開始

2010年9月05日 星期日

※編按: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的許天麟老師長期投注於台灣的蛙類觀測行動中,因為發現新竹縣橫山鄉某處的探查地點,大量的梭德氏樹蛙在繁殖期遭路過的車子碾斃,尋求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的幫助,評估於此處建生態廊道的可能。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長期關注「生態工程」議題,本次也受邀參與整個探查行程。同時藉此機會,邀請前來應徵工作的詩婷隨行,直接走到現場觀察。就讓我們來看看身為社會新鮮人的詩婷對這個新鮮的面試經驗有怎樣的體會吧!

8月12日,一通電話響起,環資協會的高小姐(小編曰:就是現在初為人母的那位。)問我要不要去新竹參觀青蛙生態廊道,並寫一篇心得做為面試的一部份,我二話不說,立刻答應。

隔天早上8點多,和協會的工作人員鄭香君相約在板橋高鐵入口處,帶著既興奮、期待又緊張的心情上路。

認識生態廊道  接觸環境議題的開始

「生態廊道是什麼?」

在來到新竹橫山鄉的大山背的探查地點之前,我對生態廊道的概念十分模糊。第一眼的感覺是「沒什麼特別」,不過就是條極普通的山路,一邊依山,另一邊則有潺潺溪流。原以為可以見到正在趕工的生態廊道,還有主角——梭德氏赤蛙,但在場只見到一群專業人士不斷討論、研究著。

仔細聽了他們討論的內容,加上香君的解說,我才慢慢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梭德氏赤蛙繁殖期是每年的十月,傍晚五點多會從山區開始移動到另一頭乾淨的河水進行產卵儀式。荒野協會許天麟老師說,2009年時,他們無意間發現梭德氏赤蛙會大量跨越馬路到河中產卵,但因為車流量大,使得產卵之路困難重重。加上紐澤西護欄的阻擋,青蛙們無法順利到達目的地,常常死於輪下。據他們統計,一個晚上最多會造成上百隻無辜青蛙的死亡。為了保護這些青蛙的安全,許老師發起了護蛙行動,號召志工在繁殖季節和時間,護送青蛙安全的到溪河裡產卵,但這種作法既耗時又費工,實在不是長久之計。這時才有建議造生態廊道的聲音出現。

此行任務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勘查青蛙的生活環境、遷移的路徑、如何改善和找出問題點所在。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的黃于玻老師發現路邊其實有個地下涵洞,但為什麼青蛙不願意走涵洞,卻要冒險過馬路,目前沒辦法解答,必須透過長期觀察才能推論出青蛙們的行為模式。如果能改善涵洞的環境和問題的癥結點,也許就不需要再另外做生態廊道了。

生態破壞彌補難  一開始就把事情做對

這次的面試經驗,真的太特別了。

讓我想起大學時期,老師曾說過:「其實台灣很多措施原本就是錯的,只是到後期問題一一浮現,只好選擇補救措施這一條路,將錯就錯。」

也許是現在問題一一的浮現,大家漸漸重視到環境保育這一塊,生態工法也漸漸浮出檯面,以不破壞生態體系為原則,以永續發展為目標。有人說「生態工法」其實是「心態工法」,要想成功,就得從心態面做起,從教育層面來做改善和宣導。

我想新竹橫山鄉這裡的梭德氏赤蛙比較幸運一點,因為荒野的老師們發現了牠們的境遇,並設法搶救中,但全台灣還有多少動物也碰上了同樣的麻煩,卻求救無門呢?

【延伸閱讀】

更多生態廊道相關資訊,請看:

【馬路如虎口】生態廊道──虎口下的一條生路
【馬路如虎口】虎年長見識之棲地零碎化
還給椰子蟹友善的空間:談生態廊道
白海豚的生與死--白海豚,海豚媽媽不要妳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