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施月英 — 永不妥協的環保女鬥士(下)

2011年10月05日 星期三

※ 編按:上個月我們分享了月英踏進彰化環盟前的故事,歷經多次失望的工作經驗後,竟因駕照被扣,意外促成人生的轉捩點,進到彰化環盟,從此展開了一連串與政府、地方人士角力的日子。台灣不但有「僅供參考」的環評制度,還有全力挺開發的政府。如中科三期經最高法院判決停工,閣揆及環保署竟然硬拗「停工不停廠」;以及「濁水溪口海埔地公益信託」案自七月上旬送件至今,仍因未取得國有財產局「讓售文件」,遭主管機關內政部擱置未受理。面對失望大於希望的現實,月英又是用什麼方式克服沮喪,繼續向前衝呢?

永遠的High咖 × 搞怪鬼 × 大膽王

自台灣有環評制度以來,鮮有不通過的案子。環保團體和在地居民聲嘶力竭的抗爭後,還是換來「有條件通過」的結果,長期的消磨累積,難免讓人沮喪消沉。但,面對不如意的現實,月英始終笑口常開,一副「High」樣。她說:「即便很多開發案有條件通過,我還是不會放棄,也無損我樂觀的本性。」

而只要認識她的人都能感受到那充沛、無所畏懼的戰鬥力。環保團體在捍衛環境、反對開發的過程中,常因擋人財路,遭到威脅恐嚇。月英也不例外,曾有自稱警察的人士,打電話到家裡,跟她的母親聊天並要她的手機號碼;也有黑道請她去喝茶,她竟單身赴約,面對威脅,仍笑笑地堅持自己的立場,不為所動。還好最後平安無事,活著回來。

除了常不知道在「High」什麼的特異功能之外,月英還是個點子王,經常在抗議場合帶頭「搞鬼」。譬如在今年(2010)8月3日,立法院舉辦六輕工安事件的公聽會,原本只是一場單純的會議,月英卻神來一筆,跟在場的政治人物套好招,號召當地居民送臭魚、臭文蛤到行政院,加上雲林縣長蘇治芬當場下跪,成功吸引媒體注意,引發社會社會關注。

珍惜台灣土地 引導在地居民挺身奮戰

其實月英投身環保運動資歷不算太深,但今年的抗爭案件卻是史上少見的頻繁。她對台灣環境的關懷,都表現在阻擋不當開發的種種努力上。

科學園區表面上創造了亮眼的經濟數字,背後付出的環境成本卻由全民承擔。一位曾來台訪問的矽谷毒物專家Ted Smith指出,高科技存在之處,地下水必遭污染,高科技產業並非政府、廠商所宣稱的「乾淨產業」。這些所謂的新興產業,使用了許多毒性不明的稀有金屬,而高科技的汙染管制並未明確執行。政治人物為了選票和莫名的南北平衡,所以建了南科,現在中部也要求蓋中科,且已規劃到了第四期。姑且不論土地徵收條例有多粗陋,月英更在乎的是高科技造成的廢水以及空氣汙染。

為了打好中科四期(彰化二林、相思寮地區)這場仗,她在圖書館裡閉關將近一個月,收集了所有關於高科技汙染的文獻,以便將鐵的證據呈現在環評委員面前,她說:「這場仗讓我壓力很大,幾乎有一個禮拜,晚上做夢都會夢到鬼!」

但環保並非光靠月英一個人就能扭轉劣勢,首要之務是先喚醒在地居民,讓他們懂得為自己的權益打拼。反中科四期開發,一開始動員民眾上街頭的就是月英。筆者跟她聊起這些過程時,她說:「福興鄉居民最讓我印象深刻」。起初當地民眾也抱持著「政府不會出賣人民」、「政府會好好管控汙染」的看法。因此第一次北上抗議時,來參與的只有小貓兩三隻,費盡唇舌,好不容易多拉了些人,嘴裡卻不停抱怨環保團體「吃飽撐著」。然而,經過月英耐心地說明真實狀況後,原本半信半疑的居民才慢慢瞭解事態嚴重,決心捍衛自己的權利。後來幾次抗議陳情,都是居民主動提出策略,環保團體扮演從旁協助的角色,這是在地人為在地事挺身而出的最好案例。

心中一把尺 抗爭有訣竅

很多人也許都會問:到底抗議有沒有用?參加環評會議能換來專家委員的理解和同情嗎?對此,月英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她認為,即便這件開發案已經「有條件通過」,但還是有翻盤的可能,陳情、抗議、開記者會等策略都有其效益。例如隨著中科四期廢水排放的爭議越演越烈,環保署不得不訂定高科技廢水的管制標準。而過去大家對科學園區懷有莫名的崇拜,但在不斷的陳情、抗議、行動訴求之下,大家開始討論:「科學園區真的好嗎?」而灣寶、大埔、相思療以及二重埔等事件,也引起社會重視台灣土地徵收浮濫的問題。

旁觀者常說:「你們環保團體是小蝦米在對大鯨魚,無路用。」這種未戰先降的「唱衰」,月英的處理方式是「左耳進右耳出」。面對一次又一次環評的「有條件通過」及一樁又一樁的環境污染事件,她照樣啟動腦中的抗爭作業模式:第一步,將真相告知當地居民;第二步,開記者會;第三步,讓受害者站出來,挺身捍衛自身權益;第四步,成立自救會並串連其他同病相憐的團體;第五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一定要參與政府辦的相關會議,到場必發言。

她說,曾有環評主席私下跟她透露,難得看到環保團體每場會議都到,認真的精神感動了環評委員。之後凡有相關會議都會主動通知當地居民或是環保團體。

 

昔日緊張大師 今日環保戰士

在過去研究所的歲月裡,我們經常為了一個學期一次要上台報告的專題討論,弄得神經緊繃、歇斯底里。然而現在月英在環評會議上,流露出的自信眼神與穩健台風,絲毫看不出過去曾有「緊張大師」的封號。除了環保運動上的磨練與進步外,厚臉皮與敢衝撞的人格特質,讓她能夠不畏政府壓力和權勢。筆者認為,月英根本就是生來吃這一行飯的人嘛!

※ 後記:筆者常問月英:「妳會不會難過?」或是「妳還好吧?」她的回答總是:「我很開心啊!」 其實,在自我感覺良好的背後,她應該承受了極大壓力,卻很少透露出絕望的一面。所以也許大家下次見到她,可以給她多一些關心和問候,讓她知道在為台灣環境奮鬥的路上並不孤單。(小編曰:感謝月英為台灣環境奮勇作戰,還能保持樂觀積極的人生態度。這條路上,我們也會繼續努力,妳不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