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資十年有願有力 堅定守護家園目標

2011年5月05日 星期四

編按: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自2001年成立至今,就要過十歲生日,從一台撥接型數據機、幾個赤手空拳、滿腔熱血的青年,到變成擁有30幾個工作人員,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組織團體。創立之初,秘書長瑞賓投入200萬積蓄,不到半年就告罄,直到今日,他仍為籌措經費而孜孜矻矻地努力著。許多人不解,協會究竟是如何撐過來的,是背後有金主?是偷偷中了樂透,還是...?且聽遍嚐經營、管理的酸甜苦辣的瑞賓娓娓道來...

每年此時,不論是週年、2週年、3週年…等,總要應景回顧,並談談未來展望。但提到這些,其實我很心虛!為什麼?因為,鎮日為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等凡間瑣事而愁煩,簡直成了我這些年來的註冊商標。尤其當同事叫我老闆時,內心的錯愕和糾葛,很難為外人道也。這回,要我寫環保NGO經營心得與環資未來展望,我不禁想問:是不是被叫「老闆」的人,都要很懂經營呢?

 

話說回來,環保團體的經營模式,大概就是想做什麼事,以及有沒有足夠的資源來做這些事;當然,也有人是有多少錢,才決定做多少事。但,多半我們認識的環保團體多屬前者。資源不論是人或錢,有團體以擴展會員為主要的手段,從人去帶錢;或擴展志工及志工服務,從志工服務去攢下經費留;有的則是承接專案來支撐;只有極少數是理監事在努力幫忙籌款,支撐著會務的運作。

 

十年篳路藍縷,經費打哪來?

我們早年天真的以為,只要好好做事,強調專業、敬業,就能獲得社會的認同和資助。但事與願違,大家反而以為我們背後有金主,所以才有能力把事情做得不錯。因此,每年年初我都在想,若維持既有規模不變,需要籌措多少經費?然後,每天、每星期、每個月,都必須緊盯銀行餘額,盤算著現金流,斤斤計算著何時可能會有那一筆錢入帳?夠不夠付這個月的薪水?

眼見一個會員不到百位,工作人員卻已30位,每年喊窮卻也撐了10 年的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很多人,包含同行的環保團體都很好奇,到底環資的經費從那裡來?怎麼撐到現在?這一切當然要歸功於所有參與協會運作的理監事們、同事、志工、捐款者,以及很多被我們給拖下水的親朋好友了。

因不想廣招會員,志工多在網路上,更不想和既有的環保團體競爭。我們的經費來源,主要是透過和政府、學校的合作,也就是一般習慣的接專案、做計畫。但我們的做法和大部份環保團體不太一樣。我們盯著政府的公開採購網,搜尋符合我們宗旨和任務的專案,然後直接參與競標。當然,成功機率總是偏低。因為在評選過程中,我們發現環保團體給人的印象總是小貓兩三隻,沒有足夠的學養和專業,至今還不時被評選委員問到:「環保團體可以標案嗎?」這類令人傻眼的問題。

另外很多人也常問:「如果經費主要來自政府機構,會不會失去獨立性?」

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們的策略是擴大和不同部會的合作,包含農委會保育科、林務局、公共工程委員會、陸委會、經建會、青輔會、勞委會、文建會、蒙藏委員會、環保署、教育部環保小組、營建署國家公園組、陽明山國家公園、墾丁國家公園、太魯閣國家公園、觀光局…等,也會跟地方縣市政府,也樂意和鄉鎮市公所合作。如果遇到利益衝突,我們就在期間停止和對方合作。例如我們參與治水預算監督聯盟時,就不去參與水利署的計畫。當然,公部門也不時因著各種原因,停止和我們的合作關係。

但是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心態」,因為我們自始至終抱著「合作」的想法,而不是「拿錢辦事,顧客至上」。反而更多時候,我們企圖藉由專案合作,將我們認為重要的觀念植入,連帶影響委辦單位的公職人員。

募款難! 堅定目標,多方開源

因為我們敬業的態度,以及對事務品質的堅持,常在可簡單結案的事上,額外消耗心力和經費,以致能夠撙節的經費十分有限,再加上政府財政拮据,經費更加吃緊。

在過程中,我們很早就開始發展定期定額捐款的工作,這也是每個認識我的人不斷被我騷擾的原因之一。但是,募款真的太難太難。雖然我們很快的就在一兩年內,達到每個月3、4萬的定期捐款,但,一直維持在這個水平長達七八年,直到去年,我一封一封的寫著募款信給一些師長,才達到每個月10萬元。但是,離我們每年大約2千4百萬的需求,還是有一大段距離。每年在努力維持既有的專案規模的同時,勉強擠出時間來進行募款的工作,在這樣子的情況下,是很難做出成效的。

因此,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藉由政府解決失業的人力補助方案,我們開啟了募集發票、零錢,也配合公益勸募的申請,在雅虎公益平台上進行勸募,慢慢的將捐款的額度拉高到年度營收的20%,雖然距離理想還有一段距離。但是,方向上是明確的。

和企業合作的部份,則是我們另一個嘗試。相較於公部門而言,企業合作往往呈現兩極化的狀況。有將本會視為伙伴關係,不求名利而資助的伊聖詩,也有完全沒編列預算,認為我們是非營利組織或志工的知名企業。至今,我們也還在摸索學習當中。

沒錢不是一兩年,而是十年向來如此

談了這些家務事,其實也同時在反映我的工作壓力。為了舒解壓力,在去年底連僅有的小套房都賣了,充當營運週轉。這也顯示我的經營能力其實很笨拙,否則怎麼會十年下來,協會還負債3百萬,而我連房子都賣了呢?

在這樣子的情況下,要談環資未來的展望,不知道各位朋友會不會覺得太空虛了一些?

其實我每天都在想這類的事情,似乎也不知不覺得磨練出難以言喻的信心。未來雖充滿變數,但方向卻很清楚;雖然滿心焦慮,但腦袋卻反而清澈、營運該努力的方向更清楚。我們努力爭取定期捐款者、繼續努力佈建發票箱和零錢箱,就有機會將捐款收入的比例拉高、有機會選擇及做我們認為更重要的事情。

什麼是我們認為更重要的事呢?

我必須承認,在思考未來十年時,除了憂心,不免也深覺無力。但看著自己不到一歲半的小孩時,就很清楚的知道該做的事是什麼。十年前,我們在充滿環境運動的年代中,努力在許多前輩奮鬥的成果中,承接了當時的期待和協助,努力打造新的可能性,將環境保護行動往前再推一步。

十年後的今天,面對氣候災難和自然資源短缺及不均的壓力,我們將扛起更大的責任,協助每一位伙伴,從觀念到食衣住行育樂等個人生活習慣的改變;協助學校機構,從人生哲理到經世濟民的技術,跟上時代的腳步;協助台灣社會和政府,從政策到制度的調整,加快調適的腳步;協助企業朋友,從生產、製造到銷售的改善,進一步掌握綠色經濟的契機,不僅有助於台灣內部,也將對全世界有所貢獻。

雖然現今的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還力有未逮,但我們堅信,心願有多大,力量就有多大,更何況我們擁有超過十萬的讀者和環境信託的伙伴。不論是為了家人或自己,每一個人一定能找到自己的理由,一起守護我們的家園。

※ 延伸閱讀:【環資十年特刊】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本於「真正的關懷來自於真實的瞭解與深刻的體認」,於環境資訊中心創立之初,就希望能夠扮演提供更多元的環境資訊傳遞與環境議題討論的一個平台。

值此十年之際,編輯室企劃了特別專刊,4月17日起,連續5個周日刊出。在第一個單元中,我們進一步廣邀各領域的學者、專家,分別從社會學觀察、媒體視角、NGO觀點、產業思維、官方角度等多面向的視角,以較具「時間史觀」的觀察分析,談談過去十年的環境生態變遷,以及其與過去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究竟有何顯著差異,期間演變的軌跡與意義又何在,同時希望藉以提出對於未來的期許,讓我們可以在未來十年,以這樣的基礎繼續往前。

在第二個單元中,主要則內容是向十年來所有的參與者、會員、志工夥伴、捐款者與支持的讀者朋友們,匯報協會十大項主要的努力成果,供各界檢驗與建議。

在十年的路途上,有許多關心的夥伴默默支持著我們的努力,他們和協會發生關係的過程是什麼?對所有參與者努力的成果如何看待?則是最後一個單元欲呈現的。當然,我們也希望,若您認同我們努力的方向和目標,歡迎隨時加入我們,和我們一起促進環境資訊的交流與普及、建構人與自然的和諧。

最後,竭誠邀請您,抽空在十周年特刊講上幾句話,與我們共襄盛舉,紀念這特別的日子。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