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想要乾淨的空氣、乾淨的水嗎?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夥伴您好:

我叫吳佳奇,也可以叫我5+7,現在擔任「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新竹工作站」專案經理,一晃眼,我已經在這工作一段時間,儘管當初家人不懂我為何辭掉原有的穩定工作,執意到一個所謂沒有「錢」途的地方上班;但其實他們並不了解,這是我在大學時候的夢想。

自然谷的委託人杰峰大哥曾跟我說,2007年,幾個朋友集資買下自然谷,甚至將土地捐出來信託,開始了保護低海拔森林的行動,而這僅為了呼吸乾淨的空氣、喝乾淨的水、吃無毒的食物。

就是如此簡單的願望。

2007年,那時我還在念大學呢,好巧不巧在一堂課中許下願望,希望未來當個環境生態保育人士。

兩個傻願望,在2015年時,契合在一起,變成美好的行動。

第一天上班是在五月,走入自然谷,看到漫天飛舞的油桐花,落在大型蕨類上,連一向不浪漫的我也無法撇開視線,森林與夢幻的交織毫無違和感。     

自然谷

難以想像,9年前,這裡曾是一個荒廢的果園,還差一點成為納骨塔的基地。

2016年的現在,在環境信託契約的守護下,現在這片土地逐漸恢復低海拔森林的樣貌,得以永續與我們共存。而我,居然坐在這個地方,看著森林在我眼前活了過來,腦袋想的都是如何作棲地維護、如何推廣環境信託與環境教育。

 

為什麼要推廣環境信託?

你可曾想過,三、五十年後,我們的下一代會看見怎樣的風景?

還有動物嗎?

還有樹嗎?

有乾淨的水嗎?

空氣清新嗎?

我在這裡待得越久,越確信「環境信託」是一個能夠守護環境的有效方式之一。

環境信託是指把環境交給「可信任的受託人」,管理和永續經營,讓環境被多數人共享。當政府不足以保護我們的山林、濕地、海洋時,人民可以選擇自己保護;就像存款一樣,我們可以選擇要存什麼樣的環境給我們的孩子。

我們拍到八色鳥出現在自然谷

(我們拍到八色鳥出現在自然谷!)

以自然谷來說,它以前是茶園、果園,會灑農藥,山林的開墾勢必會讓一些動物失去棲息地,而現在透過「環境信託」的守護,已慢慢修復,成為許多動物與植物的居所。在自然谷復育7年後,我們就發現稀有保育類八色鳥,在撿拾樹枝築巢,牠專注地撿拾,倒是我們自己興奮得蹦蹦跳跳~除了八色鳥外,在自然谷地及週遭也發現穿山甲、林鵰、黃嘴角鴞等珍貴稀有保育類生物的蹤跡。

像自然谷這樣美好的環境,在台灣有非常多!而他們都不是保護區,我們稍加不注意,一個開發、建設,很可能就瞬間讓台灣寶貴資產消失,連帶原本在上頭居住的動物們也會跟著消失。

我跟同事也曾在自然谷附近巡查時,周圍山林的葉子枯黃一片,才發現是除草劑的緣故,這時更慶幸自然谷已被保護下來,也更激起我們希望將更多不能劃為保護區保護下來的地方,用「環境信託」來保存。

自然谷面貌的變遷

(自然谷面貌的變遷)

 

任何改變,唯有開始,才有接下來的故事

自然谷是台灣環境信託第一個成功案例,但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期許將來有第二個、第三個成功案例,守護更多的棲地,讓更多的動物回家。

您可以不用像我一樣,毅然辭掉原本的工作來守護台灣土地,但我們需要您的捐款支持,一個月幾百元,就可以一起守護台灣山林、濕地、海洋!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新竹工作站 專案經理 吳佳奇 敬上

 

我們信託中心團隊,秉持著環境信託的「開放參與」「永恆保存」兩大精神,致力於推廣與實踐:

信託各項工作

 

經營管理新竹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不像傳統劃設保護區,將人與自然隔絕,我們更希望這裡是學習與自然和諧共處的地方。(歡迎來找我們玩

我們把握任何推廣機會至各地社區、校園,辦理講座、出版環境信託手冊。

我們長期與國際國民信託組織交流,促進信託更加成熟有力(我們的同事還被選為執行委員哦超優秀!)

建置台東成功工作站,研究並推動環境信託管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