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紀錄

文/吳佳奇 (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 專案經理)

2014年10月,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開始接手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這面積僅僅1.3甲的山坡地,有人笑說:「鳥一飛就過去了!」但它揹負眾人對「環境信託在台萌芽」的大大期待。自然谷的前身是一處廢棄的果園,經由委託人多年的努力與眾人的協助之下,才逐漸復育成為一座生命力豐富的低海拔森林;我們在這裡,持續努力,希望成為這座森林跟野生動物的守護者。

轉眼兩年過去了,以前不曾聽聞山羌的叫聲。但2015年開始,我們陸續聽見山羌的呼叫,後來更在紅外線動態攝影中記錄到許多其他野生動物的蹤跡,像是八色鳥、穿山甲、野豬、白鼻心、鼬獾、竹雞等等......許多低海拔森林會出現的野生動物,都可以在自然谷看見牠們的身影。當然,自然谷的豐富生態並不單單只是因為棲地復育有成,也是因為同時間鄰近的自然環境未受破壞,才讓野生動物得以棲息在此,有完整安全的家。

然而今年2016年五月,我們發現了一隻小穿山甲的屍體。來自特生中心的獸醫研判,這隻穿山甲可能是剛離開媽媽要獨立的個體,可惜命喪鄰近家犬的利齒之下。生命的逝去原是自然界中常見之事,然而自然谷這座號稱野生動物庇護所的森林,身為其中的守護者,卻未能阻擋人為的干擾,使得剛要獨立的小穿山甲命喪犬齒,卻重重顯得我們失職...... 穿山甲通常要到2歲才會性成熟,一年僅能生一胎,經過10月懷胎後才生下寶寶。因此,這次的事件給我們很大的教訓,也讓我們切切實實體認貓狗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在台灣,貓狗的飼養是很普見的事,但若是將貓狗任意放置在自然環境中,其實會影響野生動物的生存。經過幾次的溝通,也與委託人達成共識,在晚上將家犬繫綁起來,減少對野生動物的影響。未來,如何與周圍的鄰居溝通,將是我們持續努力的目標。

飼養貓狗,除了愛牠不棄養,飼主更須具有環境保護的意識,認知家貓家犬可能對野生動物造成影響更有可能造成傷害。

諸如貓對於爬蟲、鳥類的傷害,遠比大家想像的多;狗對哺乳類的獵殺,更是現在野外常見的問題,以台北市立動物園為例,每年都會收到野生穿山甲遭到攻擊的通報,而其中有大部分皆是因為野狗攻擊受傷。

未來,我們將會努力避免相關的情事再度發生,並持續溝通、思考如何面對淺山地區常見的貓狗與野生動物問題。

此外,放養對於家裡的寵物也有危險喔!野生動物也可能攜帶傳染疾病,​而且​很多淺山還是存在盜獵行為,有時會在野外撿到捕獸夾,雖然有些捕獸夾也許已經沒在用了,但夾斷腿的力量還是有的,所以,顧好自己的寵物,是飼主最基本應有的責任之一。

  

參考資料

台灣穿山甲研究與保育

誰被漠視?毛小孩與野小孩的動物權衝突

除了愛牠和不棄養,「飼主責任」更需要積極融入環境意識

野生動物保育與動物保護在台灣的衝突有沒有解套的可能?

是小鹿沒事亂撞還是小狗亂追?為什麼不該帶狗進國家公園

國家公園禁餵流浪動物並不可笑,可悲的是執意造成野生與馴化動物衝突的理盲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