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商看不見的基翬海岸

守護行動: 標籤: 比西里岸部落地圖行動 
文 / 李昀(TEIA 台東工作站 專案執行)2016.01.13

前言:2015年,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與比西里岸部落一起製作部落地圖,部落地圖開啟的是一段尋訪傳統地名與老人家記憶的路程......這次,我們來到了基翬。

遠眺基翬海岸
遠眺基翬海岸。攝影:李昀。

初見基翬海岸

想像自己是隻鷹,從空中往下俯視,三仙台南邊的海岸,向西南延伸一公里多,一個拐彎接著朝西北舒展,過了漁港碼頭,一個大夾角又轉向西南。基翬,就被這段海岸線溫柔擁抱,阿美語原名為Kihaw(音近「ㄍ一」 浩),是擁有天然海灣之處。

從知名的三仙台沿著台11縣舊路往南,左方一片綠野,稀落的幾戶人家,主要道路沿著一塊區域擦邊而過,若是過客,大概除了偶被遠方山海交錯的景致吸引外,不太會有人注意到這塊向海洋延伸的海角。

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曾數次因開發案的傲慢躍上媒體。

2011年,一場「動工前說明會」,居民才發現自家附近將要蓋上10公頃以上的大型遊樂區。地方只依稀記得民國72年左右,開始有財團在基翬附近收購土地,但幾十年過去不見動靜。就在以為這片土將繼續沉寂時,大開發的聲音又席捲而來。基翬的原野,就被兩個十幾公頃以上的遊樂區「寶盛水族生態遊樂區」、「滿地富遊樂區」所佔據。

兩種不同的價值觀從同一片土地長出來。財團看中了此處的山海美景,只說這些休耕的荒野不如讓它開發生金;我卻從基翬土生土長的faki(男性長輩、叔伯的意思)口中,看見基翬的另一種面貌。

土地富藏記憶

民國42年出生的faki Kayama,從出生起便一直住在基翬這片土地上。家族最初落腳的地方是現今三仙台風景區停車場一帶,名為Komayan的地方。水泥化的停車場前身是大片的水田。後來,政府說要徵收,由不得faki家族拒絕,便強迫他們將4分多的田地換成6萬元的現金。

面北往Komayan的左邊看去,與三仙台連成一氣的,是一片叫Lokalok的階地。「像一條龍」faki說,而三仙台彷彿龍頭向東望著。日治時期為了開路,Lokalok的山體因而被挖開。據老人家說,當時開鑿的人總覺得有不明力量朝他們不斷扔擲石頭。但丟石頭顯然也起不了嚇阻作用,巨龍的身體仍被挖出了一個凹洞。

現今開發案的基地,過去也都是豐饒的水田,還有自然湧出的泉水。在還有水田的時候,湧泉常讓田地積水一片。Holiwan,是遠從比西里岸的山中蜿蜒過來的灌溉水渠。儘管地圖上看不見,faki卻還記得有一條水路直到基翬港邊,滿滿的鰻魚和蝦,是他小時候游泳、找青蛙、抓魚蝦的好地方;稍微有高度落差之處,雨水多的季節會形成水瀑,是孩子們的最愛。                             部落地圖。攝影:李昀。

俯拾即是生活

舊台11線公路邊的斜坡Apilis,也是孩童的遊樂場。拿段竹子斜放就是現成的溜滑梯,一路從坡頂滑到尚未鋪上柏油的路上,faki的褲子因此滑破了好幾條。

面向大海,從漁港向右方綿延500多公尺的海岸線,過去長滿林投與瓊麻,faki小時候都在這附近放牛;基翬婦女則最喜歡在這裡micekiw(阿美語:採集螺貝類),這裡的cekiw(阿美語:螺貝類的總稱)口感極好;再往北走,叫做Cilifangan的海岸線,最多海藻。

土地不只長著讓人取用的資源,也長出一套使用資源的倫理。Faki說:「以前的老人都不敢去拿竹筍,拿竹筍就會罵...不能夠隨便去採。」竹子是當時蓋房子的主要資材,老人家當然格外珍惜。「你拿竹筍,要做房子竹子要去哪裡拿?有時候去田裡那邊拿一個,阿公知道就罵死
了!」

基翬區域地圖
 基翬區域地圖。圖片擷取自:Google地圖。

民國70年代後,基翬地區有一半的田地不再耕作。灌溉用的水渠,漸漸變成不起眼的水溝。大概也是從這時候起,財團的手腳伸向這片不再耕種的水田。湧泉仍在,會淹水的水田已被財團收編;舊時的灌溉水渠,在沒有汙水處理系統的成功鎮,成為排汙的通道。水道的出海口附近盡是叢生的海藻,水面上也浮著滿滿的泡沫,想來是因沿線的汙水匯流造成的優氧化現象。海藻是阿美族人喜愛的美食之一,但當地居民都知道要避免到這些溝渠出海口附近採集。

Faki Kayama的記憶似乎隨著海潮被推得遙遠。開發,往往以抹去某代人類生活累積的記憶為代價。當地人一直聽聞財團開發會為地方帶來發展,然而建設家鄉的口號喊了十幾年依然在喊,顯見財團根本不是為在地居民的利益在做打算。居民代代生活累積在此的記憶、感情與地方知識,金錢根本買不到,又怎麼能夠讓只懂金錢利益的外人輕易抹去?

【參考資料】
「下星期一就動工!」 東部海岸開發再一例
搞ㄏㄨㄟ機! 基翬海岸要動工才開說明會 居民連署抗議
緊鄰自然保護區,滿地富遊樂區該開發嗎?

本文亦將刊載於環境資訊中心比西里岸故事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