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不來」放山雞 保護淺山生態新對策

國土綠網系列報導(4)
本報2018年4月17日新竹、苗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好吃的放山雞不但人們愛吃,也是石虎等野生動物覬覦的對象!靠山區的放養雞舍,發現石虎出沒該怎麼辦?下毒、放獸夾這類的行為並不能解決根本的問題,反而傷害生態系。林務局新竹林管處管轄範圍內擁有全台一半以上石虎棲地,該機構的國土綠網推動任務與石虎保育密切相關,目前正與野聲生態顧問公司合作,在幾個石虎生態熱點上發展防治對策,提供雞農友善生態系的選項,讓雞隻平安長大、石虎不再來,生存也獲得保障!


讓籠舍內的雞群平安長大,新竹林管處發展友善生態系的石虎防治策略。攝影:廖靜蕙

不讓你靠近第一步  籠舍補丁、晚上開燈

位於苗栗市與後龍鎮交界的彭家雞舍,正因石虎捕食雞隻深感苦惱,為了尋求不傷及野生動物的解決之道,幾年前通報給一群關心生態的朋友,野聲環境生態顧問公司負責人姜博仁在微薄的經費支持下,展開這項監測防治計畫。

石虎入侵雞舍是個籠統的說法,需要進一步釐清石虎如何捕食雞隻。石虎主要捕食的機會來自外出、遠離人群的雞隻,比較少入侵籠舍,但若籠舍有洞隙,那就另當別論。彭家雞舍搭建在聚落後的空地,周邊是逐漸荒廢的次生林,以及乾涸的溪溝。

新竹林管處結合國土綠網計畫,擴大石虎禽舍防治計畫,彭家是其中一個試驗點位,只見周遭設置了包括燈光、聲音等實驗器材;透過這些設備所紀錄的影像,可以清楚看見石虎於雞舍兩旁溪溝叼雞的完整畫面。

了解石虎的捕食行為之後,研究團隊一步一步解決問題,並以驅趕的方式為主,才不至於傷害野生動物。姜博仁說,山區搭建的籠舍特徵,通常就地取材、廢物利用,不一定會考慮將破洞補滿,因此,一開始先協助這戶雞舍把破洞都補滿。示範籠舍很多補丁,都是研究人員的傑作。


山區雞舍的特徵:就地取材、廢物利用。攝影:廖靜蕙

自從洞補齊了之後,雞隻損失明顯降低。此外,石虎深具警戒心,對人尤其提防,姜博仁建議,籠舍晚上點燈,讓石虎以為有人不敢靠近。接下來的挑戰是,民眾愛吃的放山雞,總得出籠舍跑跑吧?但是出了籠舍安全地帶,能保證不被石虎咬嗎?

姜博仁解釋石虎活動習性,幾乎是全天候的,只是較集中於晨昏和夜晚,因此針對這些時間點重點防治之外,平時也不能鬆懈。過去彭家雞舍不設門限,天未亮前,雞就跑出門,只要雞隻跑到遠離雞舍的山坡上,就可能成為石虎的大餐。

研究團隊建議農家早上八點才讓雞出門,傍晚約五點前關進籠舍。關進籠舍後要確定關好門、密閉,並且點燈。另外,使用圍網圈出雞隻外出活動的空間,圍網夠高、不能靠近樹林,讓石虎跳不過去、或無法借助爬樹進入。另外,在籠舍周邊放廣播、人聲,利用閃動的燈光,結合太陽能提供電源等方式,都是實驗項目。


防治石虎的聲音播放器。林務局新竹林管處提供。

「嫌惡制約」派上用場

姜博仁建議,針對石虎損害養雞戶,若要採取補貼措施,也必須搭配防治對策。

目前研究團隊正測試「嫌惡制約法」,讓石虎討厭靠近禽舍。這道理就像國外處裡入侵人類聚落的熊,捕抓後野放前會以BB彈射擊熊的身體,讓牠感覺難以承受的疼痛,並與不當行為產生連結,因此不再靠近聚落周圍。

為了發展嫌惡制約,野聲公司專員蔡作明先在自己養的貓身上試用犬貓專用的苦味劑,效果令人滿意;但在田野現場,卻得煞費苦心做測試,研究人員必須抓準時機,放對地方,讓石虎接觸得到苦味劑。接觸之後石虎的表現,又有很多解釋,是要增加劑量?或者根本無效?於是一次接著一次嘗試以及解讀,過程可說撲朔迷離,考驗研究人員的智慧和耐心。

「苦味劑非常苦,目的是要石虎遠離禽舍。」姜博仁說,目前還不知道多少劑量才能發揮效果。他們也嘗試使用哇沙米、胡椒噴劑等,不影響貓科動物理毛、安全的方式。

姜博仁說,驅趕還有一個好處,石虎不但進不去雞舍,也持續守護勢力範圍,讓其他野生動物無法入侵。

反之,若讓石虎養成依靠禽舍習性,但又不是每個農戶都願意友善對待石虎,便可能讓石虎處於高風險中。他建議,石虎侵襲家禽的事件,最好能馬上處理,不讓人對石虎產生壞印象。

姜博仁歸納放養雞舍友善防治的選項,最重要的是夜棲籠舍要密閉,如果需雞隻到籠舍外活動,那就是在活動範圍加上圍網,並避免石虎爬樹進入。再搭配播放聲音、晚上點燈等,如果這樣還是有石虎來,會建議先不要放毒、放獸夾,直接通報縣市政府或林區管理處,結合民間組織一起解決問題。

西部淺山平原  縫補石虎棲地

石虎好,意味著淺山生態系健全運作,這是國土綠網計畫的任務目標之一。這個目標下,新竹林管處於去(2017)年推動石虎捕食利用模式研究委辦計畫,透過與放養家禽(放山雞)農戶合作,其周邊石虎捕食模式,以及生態行為,根據這些調查,建置合適、友善的防治設施,一方面減少家禽死亡帶來的經濟損失,也避免、減少石虎因農業危害導致人為死亡。

新竹林管處大湖工作站轄區就是石虎重要棲息環境。工作站主任林如森表示,計畫透過柔性訴求、有效的問題解決,減緩人與動物的衝突,讓居民不因生活或生計的損失而仇視、敵對石虎。「這些計畫過去沒有人做過,現在至少踏出一步,學習摸索下一步怎麼走。」


新竹林管處大湖工作站主任林如森(左)與野聲生態顧問公司負責人姜博仁。攝影:廖靜蕙

這些防治措施成效令人滿意,彭家二哥彭忠正就說,過去養的20多隻雞,被石虎吃到剩下7隻,現在已無石虎叼雞的情形了,言談中,十分肯定這項計畫的努力。

林如森也說,研究團隊把貓喜歡和不喜歡的事情充分運用在石虎身上。例如貓不喜歡爬軟軟的東西不好施力,因此圍網設計兩層,內圍是硬的,外圍則是軟材質。這也是保育的手段。只是動物會習慣、也會學習,因此戰略必須不斷變化。現在安裝在彭家雞舍的攝影機只拍到石虎在附近徘徊。

那麼石虎會因此沒有食物嗎?姜博仁說,從監測到石虎媽媽帶小石虎的情況,顯示食物充裕。許多繁衍很快又讓農民頭痛的鼠類、竹雞、野兔和地上活動的鳥類,都是石虎重要的食物來源。


石虎食物充足,就怕吃了服毒的鼠、兔、鳥,消費者支持友善農耕、綠色消費也很重要!圖片來源:陳美汀

因此,新竹林管處也推動友善農耕,鼓勵農民不要對土地和野生物下毒,否則,「老鼠都餵毒鼠藥,結果石虎吃了,就是換牠死。」禽舍防治計畫的相關資訊可連結「石虎家禽衝突友善防治」臉書粉絲專頁。

※ 人與野生動物主題報導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

新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