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兩輪凸全台灣 鳥人林昆海為濕地而騎

本報2017年11月13日高雄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2011年國家重要濕地保育計畫公告實施後,很多濕地的狀況改變了,當時的威脅是否還在?《濕地保育法》實施,我們的濕地保育變得更好了?還是更差?」

懷著探訪全台各濕地現況、串聯各地關注濕地保育團體的想法,高雄野鳥學會總幹事林昆海11日從高雄鳥松濕地騎著Birdy鳥車出發,準備由南而北、而東,單人騎車環島拜訪這些台灣珍貴的生態資源,為濕地、為候鳥而騎。

林昆海為濕地而騎11日從高雄鳥松濕地出發。攝影:李育琴。
林昆海為濕地而騎11日從高雄鳥松濕地出發。攝影:李育琴。

今年留職停薪的他,發起這項「Birdy for Wetlands:為濕地而騎、鳥人真愛台灣行」計畫,準備利用未來一年時間,好好了解台灣各個重要濕地面臨的處境,也和各地保育夥伴進行串聯,交換在濕地保育上的經驗和看法。

首輪將探訪沿海濕地,接著到內陸和離島,最終將完成「民間版的濕地報告」。不僅要給官方參考,未來也將透過分享、行動參與等的活動串聯,讓更多人了解台灣濕地面臨的情況,擴大濕地保育的行動效益。

《濕地保育法》實施至今,今年全台各地重要濕地卻面臨格外險峻的威脅,內政部營建署針對全國41處地方級暫定濕地進行再評定作業,然而卻面臨民代、地主、國營事業等單位的反對和國家推動綠能政策的衝突。

尤其目前政府全面發展綠能的政策推動下,未經評估的能源轉型,直接扼殺了重要濕地的保育價值,包括高雄市永安濕地,在再評定的過程中,被高雄市政府和台電公司以興建新的燃氣電廠為由,砍除了1/3的面積,嚴重縮減野生動物保育棲息地;桃園大潭藻礁也因中油公司的天然氣接收站工程恐將剷除;雲嘉南沿海地區的舊鹽灘、東岸的台東知本濕地,也有大面積的太陽能光電板架設計畫。「台灣濕地面臨著被除名、開發、面積縮減和棲地劣化的各種威脅!」

「《濕地保育法》實施後,應該是可以用國家的力量好好保護現有的重要濕地,但是在這一年再評定的過程中看到很多問題,各個單位和部門對於這個法的詮釋、角色很不同,到底問題在哪裡?各地的保育工作者又有什麼不同的經驗和意見,我想要去了解。」林昆海在出發前的記者會,說明這次「為濕地而騎」單車環島行動的初衷。

鳥松濕地也在今年再評定的過程中面臨地主水公司要求收回的威脅。攝影:李育琴。
鳥松濕地也在今年再評定的過程中面臨地主水公司要求收回的威脅。攝影:李育琴。

從鳥松濕地出發,因為這裡既是台灣第一座濕地公園,也是他20年濕地和鳥類保育工作的重要起點。目前鳥松濕地在高雄鳥會的經營管理下,成為高雄市區兼具生態保育、教育和休憩功能的重要濕地,極受市民喜愛和廣泛利用。

然而即便是在都會區如此珍貴的鳥松濕地,也在內政部的再評定過程中,面臨地主自來水公司要求收回、提出不願意劃設國家重要濕地的意見。所幸消息披露後,在極短的時間內,有大量支持保育、要求維持劃設國家級濕地的民眾意見湧入,進行聯署,才得以使水公司退讓,讓市府宣布支持濕地的保育價值。

「但是並非每一塊面臨威脅的濕地,都像鳥松濕地一樣受到民眾關注。很多濕地不是沒有受到重視,就面臨開發以及綠能衝突的問題。」前來聲援林昆海的美濃愛鄉協進會理事長劉孝伸說,他很支持這次林昆海為濕地而騎的行動,透過濕地之旅,體檢台灣所有濕地的現況,用真實的行動告知大家濕地現況。

這項行動也獲得多位支持保育和環境生態教育的個人及單位認同並贊助。活動共同發起單位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秘書長李益鑫形容,林昆海透過踏實的方式關心環境,「是以勇者身分,要像鳥嚮往自由的態度重新檢視台灣的環境。」

林昆海從鳥松濕地出發,預計由南而北、而東完成單車環島。攝影:李育琴。
林昆海從鳥松濕地出發,預計由南而北、而東完成單車環島。攝影:李育琴。

從鳥松濕地出發後,第一站就是探訪同在高雄面臨開發壓力的永安和茄萣濕地。林昆海將其濕地之旅的行程公布在其臉書,並將在路途中持續公開拜訪各濕地的記錄,預計將在12月中完成環島回到高雄。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

新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