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調度辦法草案10月底前重公告 不再明訂底渣回運%數

本報2017年10月12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為了防止縣市間再次展開「垃圾大戰」,去年年底立院修廢清法時,授權由環保署出面調度,因此需要訂定的《現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設施統一調度辦法》,必須要在2018年1月18日完成。環保署署長李應元12日在立院表示,草案將在10月底前再次公告並展開公聽,要趕在期限內完成。

DSC00053

立院12日審查環保署106年公務預算凍結案,14案全數獲得解凍。賴品瑀攝。

立院12日審查環保署106年公務預算凍結案,包括5報告案、9討論案,14案全數獲得解凍,其中獲立委提出問題的,僅有垃圾緊急應變計畫與空品監測計畫,兩案原遭凍結的預算分別為1億元、500萬,而整個計畫的預算則分別是約13億、約7000萬。

糾結底渣去化問題 第一次公告遭縣市反彈

環署在7月曾經第一次公告,不過在舉行第一次公聽會時,就遭到縣市政府大力反彈,因此環署便收回重擬,沒有繼續公聽下去。環署督察總隊隊長吳盛忠坦言,最大的爭議仍是出在底渣的去處問題。

先前高雄市以1公噸垃圾換1.8底渣的代價,代台東、雲林縣焚化垃圾,不料無處可去的焚化爐底渣卻引發垃圾大戰,而雲林縣那些「暫時堆置」的底渣,李應元表示,已經陸續協助運輸了,年底前應該能將累積的底渣處理完成。

比起其他規定民眾、規定廠商的法令,垃圾調度辦法要規定的卻是縣市政府,然而環署目前的政策是要縣市自主處理垃圾,而縣市政府要負責的其實是地方議會,而非立法院,中央其實也無法強力去執行。因此環署坦言,草案出爐後,的確遭遇部分縣市的激烈反對。

吳盛忠表示,也不能說是哪些縣市不願配合,而是說面對底渣問題,現在要地方縣市自主處理,大家都沒有經驗,不知如何做,且地方民代也對底渣有不少疑慮,因此環署這些時間就是在持續與縣市溝通。

李應元在立院回答立委洪慈庸時表示,「政治問題的部分已解決,目前正在協調底渣的百分比」並承諾一個月內可以交出再公告的草案。而會後吳盛忠受訪表示,目前傾向取消由環保署明文訂出底渣回運的%數,這樣比較有彈性,縣市之間才有更高的意願互相幫助。

而目前行政院定調,這些底渣的去處,以各地方政府的公共工程優先使用,因此環保署與工程會合作,也陸續交出相關的使用規範,要確保底渣的品質,讓各地的工程單位能用、敢用這些底渣。

「把缺口減少!」吳盛忠強調,比起走到啟動調度機制,環保署更重視的讓各地政府有能力自主處理廢棄物,因此將優先補助目前沒有廢棄物處理設備的八個縣市,且將以垃圾脫水設備、沼氣發電、高速堆肥等能減量、循環經濟的新技術優先。

空品感測物聯網 首批500微型監測設備上路

至於空品監測計畫,是環署提出要以6989萬元汰換空品監測設備。當時洪慈庸以工業空品監測站僅五站,恐怕過少不足以監測工業區空品而凍結500萬要求環署提出報告。

環署監資處處長張順欽表示,空氣監測站設置與維護所費不貲,一個站設置要7到800萬,每年還要100萬維護,實在無法無限制增設,目前環署改循整合監測數據的方式,要規劃完整空品監測網。

目前環署建構的感測物聯網計畫中,今年底要完成的500點空品感測點佈設,但洪慈庸指出,目前外界對於這些微型測站有所疑慮,擔憂真的是準確的嗎?又中研院的空氣盒子、業者向民眾銷售的微型監測工具會有的誤差問題,環保署又將怎麼處理?李應元表示,當然還是以政府的資訊為準,民間的小型監測器呈現的趨勢會是對的,但是數值是參考值,不需為它數值的高高低低太過驚慌。

張順欽補充,環署持續在實驗室、實場對這500點空品感測點的微型監測設備進行比對與校正,年底前會完成風洞實驗室的建置。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

新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