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環境

訂閱 透視中國環境 feed
已更新: 1 小時 21 分鐘 前

替再生塑膠訂出「碳效益」 塑膠回收再利用的新出路?

四, 2018-06-21 09:40
世紀50年代以來,人類已經製造了超過90億噸的塑膠,其中90%已經成為垃圾。這些塑膠垃圾有的進入海洋,威脅著海洋生物;有的被掩埋在全球數以萬計的垃圾掩埋廠,危害著人類的健康。世界各地人類的血液和組織中都發現了從塑膠中析出的化學物質,癌症、嬰兒先天缺陷、免疫力受損以及內分泌紊亂等疾病都與這些物質有關。 根據塑膠污染聯盟(Plastic Pollution Coalition)的數據,每年有1700萬桶石油用於製造新的塑膠,其中大部分用了一次就被扔掉。塑膠一旦被丟棄,收集、管理、運輸和處理這些都是社會的一筆開支,若管理不善則會帶來嚴重的危害。 既然塑膠的危害那麼大,為什麼很少加以回收利用?一個問題在於塑膠的生產成本低廉,回收企業至今還在為盈利苦苦掙扎。業界的兩位專家認為,如果人們能從不同的角度發掘塑膠的價值,就能重新獲得其中蘊藏的能源,大幅減少污染。 永續包裝聯盟(Sustainable Packaging Coalition)總監、業內人士尼娜·古德里奇認為塑膠不是我們的敵人。她說:「我們之所以使用塑膠,是因為它是食品保鮮的一種有效率的解決方案。我們在食品生產中投入了大量的能源和資源,所以塑膠的作用非常重要。沒有塑膠,養活90億人的環境負擔將大幅提高。」 問題是,她繼續說:「我們用完塑膠之後就完全忽視了它們的價值。有人說從經濟的角度來說回收塑膠不可行,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考慮到自然資本...

環保觀察與話題創造者 香港綠惜地球朱漢強

四, 2018-06-07 10:58
香港「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經來台就讀政大新聞系,隨後回港展開記者生涯。1995年前後,環境議題在香港也開始受到關注,在《蘋果日報》的朱漢強專心投入環保線。當時,朱漢強受到紮實的報導訓練,「在《蘋果》的時候,幾乎就是每天想怎麼讓自己的新聞最吸引人,每天在眾多新聞當中爭取上版面。」 1995年踏足環保線時,朱漢強努力做功課,曾在一個星期中,把相關媒體過去一年的環境報導及脈絡整理出來,讓自己快速上手、將議題訊息清楚傳遞出來。漸漸的,朱漢強與當地環保團體建立相當的熟悉度,也不斷累積自己對環保議題的觀點與見地,1996年從時任香港總督彭定康手上,獲頒「地球獎」,以肯定環保新聞的「表演」。不但如此,他也曾經花費四、五年時間,追蹤孤兒院男童自殺冤案、轟動一時,被譽為港版《驚爆焦點》。 多年後,朱漢強負笈英國、攻讀環保碩士學位。學成返港後,他決定「投筆從環」:「對我來說做記者或做NGO,都是可以推動社會改革的工具,記者用一支筆,NGO則是另一種切入方式。」對朱漢強而言,媒體或NGO,都只是平台罷了,而他試圖透過這個平台讓社會更好。朱漢強也發現香港媒體環境不如1990年代時期,越來越商業化,而當時的環保團體也需要他的專業背景。考慮過後,2003年加入香港地球之友。 朱漢強靠著多年的媒體訓練與議題觀察,打磨出屬於他自己的觀點,在講座中傳達,並化為撬動議題的支點。他認為,記者的訓練,...

垃圾不是燒掉就沒事 南台灣底渣、集塵灰現形記

四, 2018-05-31 10:31
生活中製造出來的垃圾,在進到垃圾桶、燒掉之後就沒事了嗎? 同樣是廢棄物、垃圾議題,焚化爐垃圾焚燒後殘存的飛灰、底渣,以及工業產生的事業廢棄物,向來缺乏社會大眾的關注,但它們產生的問題,往往損害土地的健康,進而影響民眾的食品安全。 在今年地球日的前一日,本報「中國綠色臉譜」專題,帶著四名中國深耕廢棄物議題的環保工作者來到南台灣,跟隨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副教授黃煥彰和台南社大環境研究小組晁瑞光的腳步,來到深受焚化爐底渣、工業有害廢棄物違法傾倒之害的南台灣。 路旁可見重金屬集塵灰 最耐毒的台灣人 在網路上搜尋高雄小港駱駝山,可見:「駱駝山是日據時代開挖的山洞,深具觀光價值,結合山上的奇石、林木,是休憩的好去處,有長2公里的登山路徑,方便民眾登山攬勝⋯⋯」這裡是民眾散步、健行的地方,但是,隨著追蹤有毒廢棄物違法傾倒的黃煥彰與晁瑞光至此,筆者心中不禁一陣擔憂。 「你看這些像不像山羊大便?」黃煥彰指著地上一顆一顆咖啡色的小土塊,那可能是台灣煉鋼廠電弧爐產生的集塵灰。 集塵灰互相敲擊即碎,晁瑞光馬上拿出測量儀器,金屬值一路飆升,鋅值10萬、鉛值1萬2,根據政府的土壤污染管制標準,兩者都是2,000毫克/公斤。走到道路另一側,鋅值更是高達20萬,鉛值9萬,看似跟一般土壤、沙子沒什麼兩樣的地方,鋅值也高達1萬6,「這裡養動物一定會出事!」 「我從2009年就檢舉了,到現在都還沒處理。」黃煥彰說,...

六年練就焚化廠資訊追蹤術 零廢棄聯盟秘書長田倩

四, 2018-05-24 10:27
「訊息公開是非常重要!這訴求需要依據,我們團隊就一直在找依據。」簡單而平淡的一句話,道出零廢棄聯盟秘書長田倩,多年來匍匐推動垃圾焚燒資訊公開的工作樣貌。三十出頭的年紀,說話的聲調仍帶著女孩的活力,厚厚的鏡片下透出堅毅的眼神。過去這些年走來,她儼然是中國垃圾焚燒環境資訊公開的重要推手。 田倩大學畢業於以「生態立校」的北京林業大學、浸潤在基本環境科學的訓練中,隨後進入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研究生態學,喜歡大自然的她,選擇生態學研究所、夢想自己以後可以天天到處出野外、採標本,沒想到卻鎮日坐在研究室裡,研究土壤裡的微生物對溫室氣體排放的影響。田倩開始困惑,純粹的學術研究能否對環境議題產生作用?加上從大學起,她就常接觸自然之友等大型環保組織、在校內也參與環保社團,這樣的養成背景,使得她碩士畢業後決定尋找環保NGO的工作。 田倩全職投入的蕪湖生態中心,在當時才剛起步,而「組織要生存得先有項目」,所以就開始關注廢棄物議題。後來田倩陸續到自然之友、零廢棄聯盟等單位,一路上的工作都圍繞著垃圾議題,目前,她所在的零廢棄聯盟,持續與全中國關注垃圾議題的組織進行網絡連結。 回顧2006年北京六里屯焚化廠的建設議題,開啟了社會大眾對焚化廠的關注,該廠最終做出選址有疑義、宣布緩建的結論。隨後中國各地群起「反焚」,焚化廠開始被視為鄰避設施、垃圾成為社會熱門話題與政策焦點,六里屯事件後,垃圾焚化廠的建設,...

形象破滅! 中國環保人士訪台追垃圾 看見裸露集塵灰

週五, 2018-05-18 10:38
(延續 上篇 )台灣曾是外媒眼中的「垃圾處理天才」,今年更推出擴大限塑政策,自豪於領先全球,但回顧生活周遭,馬路上隨處可見棄置飲料杯、免洗餐具,偏鄉底渣亂填、集塵灰亂倒,不禁令人反思,這樣的廢棄物政策是「藥到病除」還是「短暫的止痛藥」。 本報「中國綠色臉譜」專題,邀請四位長期耕耘廢棄物議題的資深環境工作者來台參訪,分別是有「垃圾博士」之稱的中國零廢棄聯盟發起人毛達、零廢棄聯盟秘書長田倩、農村分類基金發起人陳立雯和香港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除了與民間團體交流「垃圾話」,他們對台灣的垃圾處理印象也有了徹底的轉變。 手搖飲料王國 新創社企推源頭減廢 高中生時期很愛喝飲料的青瓢創辦人林志龍,在大學接觸環保議題後開始思考,有沒有辦法解決「想喝飲料但沒帶到杯子的一種痛」,後來有機緣去中國自然之友工作,在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21)觀察到法國環保杯租借公司Ecocup,想將租賃的模式引進台灣——這個每年使用約15億個一次性環保杯的手搖飲料王國。 從去年一個月一兩場,到現在一週三到五場,青瓢研究活動影響租賃的原因,「每個主辦方想做的方式不太一樣」,並盡力跟每個活動主辦方溝通。提及路跑的嘗試,在中國有很多的零廢棄賽事,正在蓬勃地發展,「需要搭配理念跟細膩的操作溝通」團隊支援很多零廢棄賽事的田倩說道。 活動的廢棄物管理是綠惜地球的長期目標,朱漢強也回應,「零廢棄活動剛開始很理想,...

走遍第一線的環境史學家 中國「垃圾博士」毛達

四, 2018-05-17 10:58
醫學博士、物理博士、文學博士時有耳聞,但你聽過「垃圾博士」嗎?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在4月份邀請中國廢棄物專家來台交流,其中一位就是有「垃圾博士」之稱的環境史專家毛達。 毛達是「零廢棄聯盟」發起人,廢棄物議題是他的關懷重心,從他2003年進入澳洲阿德雷德大學就讀環境管理碩士至今,接觸廢棄物議題領域已有十五年。 大學時,毛達就讀的是工商管理,但課堂所學令他索然無味,真正吸引他的是人文社科。大量的課外閱讀,讓他將興趣重心漸漸轉向社會議題,2003年,他決定前往澳洲就讀環境管理碩士,當時毛達的碩士論文,以當地高校的廢棄物處理為主題,從此與垃圾結下不解之緣。 在澳洲,當地NGO蓬勃發展,也是常態職業選擇之一,毛達受到啟蒙,開始思考畢業回國後,以NGO作為職業選項的可能性。當時中國NGO的氛圍還不強,但毛達依然陸續接觸了幾個知名度較高的大型組織,如綠色和平、自然之友等,隨後正式進入以廢棄物為主要項目的組織「北京地球村」工作。 毛達在進行環境倡議及推廣工作的同時,開始深刻感受到,環境推廣工作若缺乏相關實證知識作為基礎,將難以長久、也難以給出有力的論述;同時他也認識到自己對學術研究的熱情與能力,因此他決定繼續深造,進入北京師範大學的博士班研究環境史。 毛達在就讀博士班期間,協助指導教授完成《北京市有害垃圾管理調研報告》。期間他走訪了北京大量的垃圾處理廠、轉運站等相關單位,對北京的垃圾處理問題,...

中國環保人士跨海追垃圾 減塑、反焚、爐碴全方面探討

四, 2018-05-17 10:29
台灣曾是外媒眼中的「垃圾處理天才」,今年更推出擴大限塑政策,自豪於領先全球,但回顧生活周遭,馬路上隨處可見棄置飲料杯、免洗餐具,偏鄉底渣亂填、集塵灰亂倒,不禁令人反思,這樣的廢棄物政策是「藥到病除」還是「短暫的止痛藥」。 本報「中國綠色臉譜」專題,邀請四位長期耕耘廢棄物議題的資深環境工作者來台參訪,除了與民間團體交流「垃圾話」,也讓他們對台灣的垃圾處理印象有了徹底的轉變。 4月17日的微涼晚上,四名長期在中國「追著垃圾跑」的資深環境工作者陸續抵達台灣,用環保食物袋買便利商店的包子填肚子後,開始談起全球的減塑政策,講到一半,一聽到「給愛麗絲」的旋律就追了出去。他們是有「垃圾博士」之稱的中國零廢棄聯盟發起人毛達、零廢棄聯盟秘書長田倩、農村分類基金發起人陳立雯和香港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受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邀請,展開為期近一周的台灣廢棄物議題參訪,從北到南,深入了解台灣垃圾處理的發展歷程。 垃圾與信任之間的微妙關係 反思北京「綠繡標」 「覺得台灣的垃圾處理做得很好,沒人關注垃圾問題。」田倩從過去接觸到的台灣夥伴身上,感受到的是垃圾處理的美好印象。 交流行程的第一日,四位綠色人物來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辦公室,由理事賴偉傑分享台灣垃圾處理政策的發展歷程。「資源回收是靠制度,不是單靠良心或道德」,賴偉傑從資本主義處理的邏輯著手,包括使用者收費、補助回收業者形成產業鏈、...

【你來報報】暖男蘭嶼阿文、香港康哥 為海洋走在一起

二, 2018-05-15 10:52
當香港、台灣兩個「愛」執垃圾的男人走埋一齊,會發展出怎樣的關係?我會說,是「愛情故事」。 話說香港的胡梓康是龍舟隊「泛非龍」的教練,冬季不「操水」的日子,會帶隊員到山頭、灘岸撿垃圾,而且難度愈高,愈帶勁。所以,你會在東龍島看到他們用飛索,從岸底把沉甸甸的大袋垃圾吊上四、五層樓高的岸頭運走;又或者挑撐着二、三十公斤的山野垃圾下山。 2016年7月,康哥與太太到台灣蘭嶼度假,此時有香港朋友建議他去找林正文 (阿文):「阿文是當地原住民,跟你一樣愛土地,做很多的清理郊野行動。」 於是,兩個執垃圾的大男人遇上了。從阿文口中,康哥看到自己的身影,只是對方似乎更全情投入:雖說大家都清垃圾,康哥大多是冬天才撿,阿文卻天天做。康哥住的地方,香港政府還可能會補底清理廢物;可是在地方資源不足的蘭嶼,阿文不做,塑膠垃圾便可能千秋萬世地遺落蘭嶼。 最震撼康哥的,或許是阿文為了使命,甚至變賣家當堅持做下去。而收回的瓶瓶罐罐,載到自家番薯田,多得夠他用來蓋個教育中心。別以為阿文靠這個維生,因為他根本是無償的幹。手頭漸漸緊張,他跟爸爸商量,說「地瓜(番薯)就少吃一點吧」。 康哥說,阿文家境不富裕,仍依然豁出去,是基於對出生、成長的土地的疼惜和醒覺。但一個人的單打獨鬥,猶如無助的掙扎。 相遇相知一天之後,康哥夫婦帶着無限感慨離開蘭嶼,與海島漸行漸遠,想着自己能為阿文和這片土地做點什麼。 翌年2月20日,...

為腦癱家庭討公道 讓中國農村遠離污染 陳立雯走上「垃圾路」

週五, 2018-05-11 06:31
4月下旬,走訪台灣「廢棄物」主題之行的中國環保工作者,進入台南市區,從力行減塑的正興街區回到大學路18巷底民宿。一行人難掩疲憊,拖著行李爬上磨石子樓梯,來自北京環保團體《自然大學》的陳立雯是其中一員。房間吹進夜涼,談著與垃圾分類奮鬥的一路點滴,陳立雯依然抖擻,目光炯炯。 在網站搜尋欄鍵入「陳立雯」,跑出來的是「『海歸女碩士』下鄉做垃圾分類」,來自華北平原河北滄州農村、八零後的陳立雯如何走上與垃圾互依互存的路呢?「每個人的成長都經歷一些潛移默化,自己都說不明白的機遇。」陳立雯對農村有很深的眷念,1980年代初農村的自然、純樸帶給她很深的影響,看著農村的垃圾問題日益嚴重卻無解,她心有不甘。 「當時我深深被感動了,其實已經忘了是哪句話,但還得當時激動的感覺。」回想起2006年某天,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北京地球村環境文化中心》創辦人廖曉義分享自己的公益環保之路,那時還是研究生的陳立雯開始對「NPO」、「NGO」、以及各類環境議題感興趣,上網查了許多資料。同年,她加入《北京地球村》成為志工。兩年的志工參與,讓陳立雯認識越來越多環境議題,正在猶豫要不要進入組織工作時,碰巧在一場以「垃圾」為題的講座,看到美國攝影師Chris Jordan鏡頭下肚子裡滿是塑膠垃圾的信天翁。自此,剛從學校畢業懷著滿腔熱血的陳立雯,正式展開了她的環保之路。那年,自天津師範大學外語研究所畢業的陳立雯也成了「唯二」...

窮鄉僻壤裝不起清淨機 中國室內PM2.5治理出現城鄉差距

三, 2018-05-02 18:07
隨著中國「向污染宣戰」,煤炭消費量的減少,綠色技術、能源和建築受到了重視,城區內的工廠不是遷出就是關閉。自2014年這一政策宣布以來,中國的空氣質量有了顯著改善。芝加哥大學新的 分析 發現,2013年以來中國城市空氣PM2.5(細顆粒物)濃度平均減少了32%。 然而室內空氣品質還是比室外糟糕得多,儘管如此,民眾尚未提升這方面的意識。除了開窗或建築物密閉性差PM2.5因此進入室內之外,劣質建築材料、油漆和粘合劑散發出來的甲醛、二氧化碳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等化學物質也令人擔憂。 消費者對空氣清淨機的需求增加 根據歐睿國際市調公司的數據顯示, 2013年霧霾期間中國只有310萬台空氣清淨機;分析師預測到今年底,這一數字將會增加一倍,達到750萬台,市場價值約771億台幣。 大城市裡的公司渴望吸引頂級人才,紛紛為辦公室加裝高品質的空氣過濾系統;酒店則以客房內的空氣品質為賣點。房地產諮詢業者仲量聯行按 WELL 健康建築國際標準建造的上海辦公室被認為是亞太地區第一、全球第三健康的辦公室。鐵獅門等房地產開發商也為自己在中國的物業安裝了高端的空氣過濾系統。 在中國工作的建築師雷弗·沃利斯看到人們對建築材料和健康環境的要求不斷提高,他根據這一需求推出了綠色建築標準RESET。經RESET標準認證的室內空間, 其PM2.5、二氧化碳和揮發性有機物等污染物質的水平必須連續三個月在健康限值以內...

地球日聊環保 中國零廢棄推手來台交流「垃圾話」

周日, 2018-04-22 18:29
今年世界地球日的主題為「終結塑膠污染」,環境資訊協會邀請在中國長期深耕廢棄物主題的工作者來台參訪,並在地球日當天舉辦「中國綠色人物臉譜」論壇,從分別政策演進、焚燒廠監測、垃圾分類、回收物貿易等角度,分享他們在中國廢棄物議題的實踐經驗與分析。 考掘歷史 喚起更深更細緻的垃圾問題分析 人稱「垃圾博士」的毛達,是環境史專家、「零廢棄聯盟」發起人,在演講中勾勒生活垃圾的輪廓與政策演變:從1979年至今,中國垃圾、尤其是城市生活垃圾量快速成長,從2500萬到增加到超過2億噸,垃圾的處理漸漸成為壓力與難題。他也引用紀錄片導演王久良所述「垃圾圍城」一詞並非新聞,早在1986年,北京到處都有固體廢棄物堆放,四週有超過4000座十六平方米以上的掩埋場。 另一講者「農村垃圾分類基金發起人」陳立雯指出,2011年左右,北京有25%的廢棄物處於失控狀態,完全沒有進入到任何掩埋場或焚燒廠,任意進入農村土地與自然環境中,即使是合法的處理系統,在實際操作上還是充滿風險,掩埋場的灰渣直接被棄置在農田旁。 中國的廢棄物處理,因為人口及消費型態演變,處理能力遠跟不上製造速度,因此到處可見垃圾處置,加上垃圾的處理採混和投放、混合運輸、缺乏妥善分類,以掩埋和焚燒為主,因此產生嚴重的二次污染。 毛達認為,1986年由國家環境委員會提出的垃圾「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原則,應該是本末有別、平衡的發展,不應該過度強調末端處理...

快遞、外送增「白色污染」 中國擬升級限塑令救海洋

四, 2018-03-08 10:09
中國中央政府最高規劃機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改委)在2018年1月5日在其官網上宣布,正在研究制定一份新的防治塑膠垃圾污染政策文件。這份尚未頒布的文件看起來將是已經實行了十年的「限塑令」的升級版。 2008年3月,發改委宣佈全面禁止生產、銷售、使用厚度小於0.025毫米的塑料購物袋,並且要求所有零售商對塑膠袋進行收費。 發改委指出,這份新的文件將對塑膠製品進行全面、細微的監管,更多的塑膠製品將面臨禁用,也有可能加速環保材質替代方案的產生。具體細節還在研擬中,發改委也在官網上開設專欄徵求大眾的意見。 電商、快遞和外送被認為是2008版限塑令需要升級的一個原因。清華大學固體廢物控制與資源化研究所所長王洪濤認為,快遞、外送等新型態的發展也為白色垃圾的處理提出了新的要求,提出新的限塑措施勢在必行。 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人快遞業務量達312.8億件,共消耗包裝袋約32億個、塑膠袋約68億個以及3.3億卷膠帶。中國青年報則報導,2016年中國餐飲外送用戶規模達到2.56億人,按照每個訂單3個餐盒估算,光是外送,中國人每天用掉的餐盒超過6000萬個。 海洋塑膠垃圾危機警報 限塑的一個重要意義在於拯救海洋。根據國家海洋局的2016年中國海洋環境公報,對45個海域的監測結果顯示,海面漂浮垃圾和海灘垃圾中的84%和68%為廢棄的塑膠垃圾。...